33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大街上,正在行进的方阵有上千人,比滩歌村的方阵整齐得多,是由头戴红色安全盔的男人组成。每人的前后左右相距数米,保持横平竖直。齐步行进时,每人如在胸前举旗那样,将手中两米半长的钢管举得笔直。每根钢管都是前端斜切形成矛尖,尖下做出倒钩。方阵随着指挥的口令和哨音保持步伐一致,前进若干距离,指挥者便会拖长节奏高喊「保—家—卫—国」,那时行进者便将长矛端平,弓步前迈用力刺出,再把矛尖置于水泥路面,前后磨三下,每下伴随一声喊「杀」。千人磨矛加喊杀,震动所经的城市街道。跟随他们的是千人摩托车队,每当夹道围观的市民向长矛阵热烈欢呼,摩托车便集体把油门轰到最大,与长矛与水泥的相磨声呼应。

那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民兵。他们本被当作准军事部队参与镇压维吾尔人,但是王锋一来便把苏建军发的枪收了。生产建设兵团是中共政权在新疆境内建立的最大汉人殖民集团。三百万兵团人基本都是从中国各地到新疆的移民。兵团按军队编制,每个新疆的州或地区有兵团的师,每个县有兵团的团,还有散布各地的大小农场和企业。兵团人抱团而居,与当地人格格不入,不被地方政权管辖,一直被中国当局当成控制新疆的依靠力量。在喀什事件引发南疆动乱后,真正在南疆与维吾尔人对峙的汉人主要是兵团人。王锋实行民族隔离也主要是隔离兵团人与维吾尔人。

王锋改变了以往的路线,不再依靠兵团,因为那不会带来真正的稳定,只能让冲突升级。兵团是维吾尔人的对立面,依靠兵团就是与维吾尔人为敌。除非能彻底消灭维吾尔人,否则就是没有尽头的战争,新疆永远不会稳定。王锋要制止双方的种族清洗,需要的是军队成为中立的裁决者,一碗水端平。一旦这样做,兵团人反而变得比维吾尔人还麻烦。一碗水端平对维吾尔人是改善,容易得到妥协与配合;对汉人却是退步,引起敌对,甚至故意挑衅。对王锋宣称的任何人逾越隔离区都会开火,兵团农一师的一群民兵不信邪,汉人军队怎么能对汉人开火?不过是共产党一贯的嘴上说而已。他们在大白天打着中国国旗和中共党旗步行进入了隔离区,没有攻击行为,只是在隔离区内列队唱红歌,从歌颂毛泽东的《东方红》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溜往下唱。

王锋在第一时间得到报告,连一秒钟的思考都没有,当即命令发射导弹。

「向人群?」现场指挥官小心翼翼地询问。

「我说了。」

「实弹?」

「我说了。」

「那些是汉人……」

「他妈的我问你是什么人了吗?」王锋暴怒地训斥。「命令说的是任何人逾越就开火!啰嗦什么?」

「是!」现场指挥官紧张得声音提高了八度。

武装直升机发射的空对地导弹当场炸死十九人。五名重伤者中两人在医院不治而亡,另两人重残,只有一人可治愈。从此无论哪一方再无人敢尝试逾越隔离区。那个质疑王锋命令的指挥官被撤职,也没人再敢对王锋的命令有犹豫。

兵团却不会因此臣服王锋。兵团是正省级单位,一直被视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内的汉族自治省」,被邓小平誉为「稳定新疆的核心力量」。新疆一千万汉人几乎都与兵团有联系。不管谁主政新疆首先要与兵团合作。而王锋不但收了兵团的枪,改变了依靠兵团的路线,还用导弹炸了兵团的人。兵团自此把王锋当成对头,兵团高层讲策略,不会公开这样表现,似乎不满都是来自群众。乌鲁木齐街上的兵团长矛阵便是针对王锋发射导弹进行的示威。长矛阵后面跟随着上万抗议者,乌鲁木齐的汉人市民也纷纷加入。群众队伍中醒目地出现了苏建军的肖像,是用网上照片打印的,粗糙,新疆人却都能清楚地认出那形象。随即有人在手机上调出苏建军的照片举在头顶,表达对强硬路线的怀念。到处都是展示苏建军照片的手机屏幕。苏建军枪杀美国记者被西方媒体公布后,却让新疆汉人更把他当成英雄,王锋则被骂成汉民族的叛徒。

跟随鲁时加来到乌鲁木齐的网络舆情公司的专家建议,苏建军事件有成为引爆点的所有要素,可以在中国网民中引发舆论爆炸。网络舆情公司把鲁时加视为大客户,派出二十多人的团队跟随他到乌鲁木齐,其实真正出钱的不是鲁时加,而是背后的兵团。在郑州被吕涛踢出局后,鲁时加连民主联盟的一分钱都拿不出,别说雇专家,身边工作人员的工资都一再拖欠。下滑势头再不扭转也许就再难翻身。兵团给他的这个活,相当于救了他的急。暗中接洽他的兵团官员表示,只要能在全国掀起倒王锋的民间舆论,鲁时加以后搞活动的资金兵团可以都包。兵团看中的是鲁时加登陆台北101树立起的民族主义形象,希望藉助他促成倒王锋的舆论潮和民众压力。

根据后来了解的情况,可以断定郑州集会是吕涛故意导演的,他知道鲁时加一定会与毛派群众对立,目的就是制造机会夺取民主联盟的领导权。鲁时加不出局,吕涛只能当一个管家的角色,而鲁时加的反毛又注定得不到底层民众的拥戴,所以于公于私吕涛都必须切割鲁时加。

鲁时加有偏执一面,也有善于反省的一面。他公开谴责吕涛分裂,坚持自己是民主联盟的正宗,心里却承认吕涛的路子是对的,至少有效。起步阶段的重点不在坚持原则,而是利用一切力量打基础。谁有最多的民众,谁就能在政治转型的当口抓住先机,得到强者恒强的先发优势。所以他这次没有犹豫地接了兵团的活。自己东山再起需要藉助兵团的资金。他不会给兵团当工具,但是可以找到相互的交集。今天能在民众中获得共鸣的只剩民族主义和毛主义。后者鲁时加不会沾,况且也已被吕涛拿走。唯有民族主义,不管喜欢不喜欢,既然能吸引多数中国人,就不能再把这面旗拱手让给别人。

不过鲁时加坚持不拿苏建军说事,那会让他和西方眼中的坏人捆在一起。损坏他的作为中国自由主义和民主力量代表的形象,得不偿失。他要的是把民主和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中国既然百分之九十二是汉人,民主的结果必然是汉人的民族主义。从这个角度,鼓吹汉人的民族主义就是体现中国的民主。历史上以民族主义体现民主的典范是五四运动,民主要有与政权对立的成分,而搞倒王锋,正好能将这几个方面聚合在一起。鲁时加认为王锋用导弹炸兵团人适合做引爆点,只是兵团当时没拿到视频证据,仅有被炸的现场和救治伤员的画面不够,所以寄希望于这次能拿到足够的视频。兵团电视台给鲁时加团队提供了工作间,舆情公司派出去的人以随身带的wifi设备相互组网,传回长矛阵示威的全过程。此时长矛阵已经接近二道桥。

乌鲁木齐的维吾尔人多在二道桥一带居住。王锋的民族隔离也以二道桥为重点,用了两道隔离铁丝网。一道铁丝网在汉人区一侧,一道铁丝网在维族区一侧,两道铁丝网之间是防弹岗亭、沙包掩体、金属拒马等,平民不得进入,军人巡逻值守。此刻,新疆军区下属摩托化步兵十一师的李上校,把他率领的一百三十八辆装甲车首尾相接排列在隔离带内,在汉族区与维族区之间形成了一道钢墙。装甲车炮口和枪口都在中间位置,既不对汉族区,也不对维族区。两千士兵分立钢墙两侧。士兵之间相距两米,枪口朝下。为显示不偏不倚,李上校对着扩音器宣读军令时也不面对任何一方。军令要求士兵向任何进入或试图越过隔离区的人开火,不问缘由,不分民族——强调不分民族明显是给隔离区外的兵团长矛阵听的,让他们明白这一点。他的宣读被高音喇叭放大,钢墙两侧一公里内都听得清楚。

要是没有那枚炸死了二十一个汉人民兵的导弹,兵团长矛阵只会把李上校宣读的军令当恐吓,现在则在隔离铁丝网前停下脚步。方队散开,沿隔离区排成了一排。李上校紧张地看到长矛被并排架在铁丝网上,长矛尖指向对面的维族居民楼。每个长矛手身后跟着一辆摩托车,相互的配合显然有过训练。兵团广播车的女播音员尖声宣读告全国人民书,抗议维吾尔人在全疆清洗汉人,谴责军队没有尽到保护汉人的职责,助长了民族分裂和恐怖主义的气焰,声称军队不能保护人民,人民只有自我保护,命令维吾尔人全部离开乌鲁木齐。

导弹事件后,王锋向高级军官私下做过解释,平定新疆不能不杀人,只杀维人情况会更糟,不杀汉人管不住新疆,而且汉人和维人杀的数量要差不多。新疆汉人与维人势均力敌,谁也无法战胜对方,最终只能和平共处。关键在于军队要充当公正的裁决者,让维人相信这一点,为此不能怕挨汉人骂,长久而言才能让汉人既得到和平又不会失去新疆。

李上校觉得至少在乌鲁木齐,维人比汉人好控制。维人只占乌鲁木齐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在以往冲突中被汉人吓怕了,把军队建立的隔离带视为安全保证。维族老人和妇女主动给站岗的军人送茶水。今天知道兵团示威游行,维族区店铺都不开门,人藏在家里,面向隔离带的居民楼皆把窗帘拉上。整个维族区看不到一个人影。

兵团长矛手从长矛后端塞入与钢管内径一样粗的铁弹,每个长矛手身后有一个摩托车手,把高压胶管连在长矛的后端上。摩托车的发动机一直在给携带的气泵加压,当长矛手瞄准了目标喊发射,摩托手便扳动气泵上的把手,释放的高压气瞬时将长矛内的铁弹射向街的对面。几百只长矛的第一波发射,让维人居民楼的临街窗一片稀哩哗啦,里面传出孩子的哭喊。长矛钢管的内径表面事先被加工出膛线,从中弹射的铁弹会被旋转,虽不如枪支,打中人的要害也可能毙命。

李上校有些无措,这种状况未在预想中­——兵团人未进入隔离区,用的也不是枪,该怎么处理?通过指挥电台向上级请示时,半天只听到电流中的杂音,没有回答。他有些心慌,按惯例这意味让他自行决定和负责,却没想到突然传出王锋的声音,看来层层向上一直请示到了王锋。虽然王锋只说了一句「看武器保险」,李上校顿时感到有了依靠。

王锋到西部战区后给新疆一线部队安装了遥控的武器保险。刚装不久,李上校还未形成意识。他试了一下自己的手枪,保险扳不开,说明部队的枪炮都在被锁死的状态。此刻显然是王锋掌握着控制权,没打开保险就是不允许用武器,想用也用不成。李上校只能让士兵面向兵团队伍,齐呼「民族团结,依法治国」。但是在兵团人眼中,这意味着军队在指责他们,袒护维族。本来就对挨了导弹心怀愤恨,对军队护着维人更加忍无可忍。有的长矛手便故意放低矛尖,把铁弹射向士兵。数名士兵中弹倒地,伤得不轻。其他士兵仍然呼喊口号。随着铁弹继续袭击,更多士兵受伤。李上校命令全体撤到装甲车另一侧,避免再中弹。被激怒的士兵有的试图开枪,却无法打开保险。

随着兵团广播车开始播放一首陈年老歌《冬天里的一把火》,长矛手们把塞进长矛的铁弹换成装了化学燃烧剂的铝管,发射后受到撞击便会迸裂自燃。铝管接连二三射进维人公寓的窗子。房间里面着火。有些维人则从居民楼顶上投掷玻璃瓶汽油弹进行还击。投得远的落进兵团人的队伍,引起混乱;不够远的则落进军队的行列。李上校感觉部队就像包在饺子里下锅煮,谁都能打,就是还不了手。

维人区事先做了反击准备,架起橡胶内胎做的大弹弓,能把篮球般大小的汽油坛子发射进汉人区。那可比铝管的燃烧量大得多,让处于下风的汉人区烧起了比维人区更大的火,借着风势迅速蔓延。

这时头顶传来了连续的高炮声,李上校仰面看到烟雾弹在蓝天上形成了大片的云。耳机中再次听到王锋声音:「看武器保险。」李上校马上就能扳动手枪的保险了,向天空连开了三枪,还未等他下令,士兵们已经纷纷开枪。兵团的长矛手和摩托手顷刻被打倒了一片。李上校则指挥装甲车向投掷燃烧瓶的维人开炮,将架着大弹弓的楼顶炸掉了一半。

乌鲁木齐一直被世界当成观察新疆的窗口,不仅欧美国家有多颗卫星侦察,一些伊斯兰国家也租用卫星进行监视。王锋上次来视察便让军队接管了气象局的人工造雨高炮,就是为需要时能制造云层,不让外国卫星拍到军队动用武器。军队开火只有几分钟,兵团人被打散,维人也停止了攻击。卫星虽然看不到这些场面,高炮人造云却无法遮挡住老百姓的手机。所拍的照片和视频大都是军队开火造成百姓死伤的场面,通过手机蓝牙疯狂地互传。汉人传的是兵团人死伤惨状,维人传的是军队炮轰维人居民楼,似乎整个事件都是军队在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屠杀。

鲁时加要的就是这种场面。这次拿到了足够视频,只需再拍一段鲁时加在事发现场的演讲,新疆的活儿就齐了。

鲁时加拒绝编导建议的在解放军进军新疆纪念碑前做演讲。他不要沾共产党的色彩,而是选择了汉人居民楼燃烧的场面当背景。他的演讲不需要有现场听众,只需对着摄像机。鲁时加愤怒地指责了腐败政府的新疆代理人王锋,在伊斯兰恐怖势力让乌鲁木齐陷入恐怖时,不但没有保护人民,还向游行请愿的兵团群众开枪,造成了又一次堪比六四屠杀的事件。新疆与祖国分裂在即!鲁时加号召全国民众紧急动员,像五四运动和八九天安门运动那样进行全国动员,捍卫国家统一。两个运动的脉络皆在民主与爱国,而最大的爱国就是实现民主!必须由人民而非专制者决定国家的命运!

鲁时加拍完演讲,兵团派的陪同者就催促他和舆情公司工作班子立刻撤离乌鲁木齐,夜长梦多,越早离开新疆越安全。鲁时加对陪同者的紧张不以为意,他是总书记向世界展示开明形象亲自批准提前释放的,难道王锋敢打总书记的脸?果然,舆情公司的商务车顺利地通过了军队设的关卡,加速向东行驶。一车人落下了悬着的心,车上欢声笑语。新疆断网,要进甘肃境内才能把这次在乌鲁木齐拍摄的内容送上网,开始持续地制造网络舆情,直到掀起全国波澜。

高速路前方有两辆厢式大货车并排行驶,一共两个车道都被挡住,连应急车道都堵了一半,怎么在后面鸣笛都不让。司机正骂着,忽然一辆大车货厢后部射出钢缆,钩住了商务车的底盘,同时货厢后面的卷帘门打开,伸出铲刀一样的吊板,直接铲进了商务车前轮下。司机拚命踩刹车,却被一辆不知何时跟上来的军用吉普从后面顶住。钢缆拉,吉普车顶,直到商务车的前后轮都上了吊板,刹车不再有用,几下便被拉进了大车货厢。吊板随即收起,卷帘门放下,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路上其他车辆即使看见了这场面,也会当成一次牛逼的抢险表演,意识不到是和新疆命运有关的行动。

的确,王锋顾忌秦邦的面子,开始没有想抓鲁时加,直到确定他是和兵团搞在了一起,才决定不能听之任之。对兵团不好下手,但也别想用个鲁时加来搞自己。之所以抓捕鲁时加用这么麻烦的方式,还是为了不给秦邦造成影响。只要不变成国际新闻,秦邦对鲁时加本人怎样其实不会在乎。商务车上其他人很快都释放,只是全被威胁绝对不可对外说这段。鲁时加则不会放也不会审,用个假名送到某个偏远看守所单独关押。外面尽可以猜测他是被抓了,但是有什么证据?谁知道是不是塔利班越境来抓走的?

虽然没让鲁时加在网上搞起事儿,但是国外媒体报导的却全是维人受害的场面,有兵团长矛手向维人居住区发射燃烧弹,有军队装甲车向维人居民楼开炮直到炸塌楼顶,上了不少国家的电视,却没有维人投掷燃烧瓶的镜头。本来军队这次射杀的兵团人比射杀的维人多,却被海外媒体渲染得好像军队只是对维吾尔人大开杀戒。不过这种报导倒是扭转了兵团攻击王锋的舆论,即使兵团有指控军队的证据,也难以改变海外媒体造成的先入为主,反而会让北京高层认为兵团攻击王锋是不识大局。

加上王锋也有反告兵团长矛队先攻击士兵的证据,还有舆情公司的人供出了兵团协助鲁时加倒王锋的活动,构成了对兵团的制约。王锋不想与兵团成为对头,主动允诺只要兵团不挑衅他的军令,他表面一碗水端平,实际必定会更多地维护兵团。双方在这种基础上达成妥协,都不向上告对方,而是联合起来,把责任推给维吾尔人。将维吾尔人后来的反击说成是维吾尔人先发起攻击,被军队射杀的四十四个兵团人都说成是维吾尔恐怖分子所杀。这种谎言被宣传机器放大后,在中国内地制造出了新一波汉人仇视维吾尔人的风暴。国外对这种谎言信不信无所谓,国内民众信就行,反正北京需要的是让国内民族主义一直对准新疆,这样的宣传正符合。

中国电视台播出的画面是士兵们齐喊「民族团结,依法治国」,下面衔接的是维人从楼顶抛出燃烧弹,砸进了士兵之中。一个年轻士兵变成火人,一旦军装烧掉只剩在火中变色的肉体,其实只是个孩子,声嘶力竭地哭喊妈妈。仅这一个画面就足够让中国十数亿汉人又一次爆发出群体的疯狂。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