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已分赴自己的选区。最高苏维埃11日已作出决定,向代表们提供在3月17日关于苏联未来的全民投票上担任正式观察员的权利。

向代表们提供这种权利的实质在于进行监督,以便使国家每个公民都能参加全民投票。最高苏维埃11日通过的决议指出: “侵犯苏联公民参加全民投票权利的任何行为、对这一权利的任何限制都是违反苏联宪法的,都是不合法的行为。”

这个提法是有所指的,因为亚美尼亚、格鲁吉亚、摩尔多瓦、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6个共和国的权力机构决定不在自己境内举行全苏的公民投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那里将不举行全民投票。苏联最高苏维埃早在2月底就通过了决定,允许地方苏维埃、劳动集体、企业的社会团体和部队自己举行全民投票。

3月13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在接受《共青团真理报》的采访时说: 3月17日举行的全民投票目的是加强国家的法制,保证无论居住在任何共和国的居民的权利,巩固各民族人民及其国家实体所具有的全部平等权利。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被公认为是至高无上的,这就意味着,应该由他们来决定: 他们应该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家里,是生活在主权共和国联邦中,还是生活在各个公国的混合体中。因此,应该保障每个公民,无论他住在什么地方,都能自由地表达意志,自由地选择。

归根结底,全民投票——这是千百万人表达意志的活动,是人民表现政治觉悟的行动。它具有团结的意义。因此,不必怀疑举行全民投票的必要性。

同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普罗科菲也夫今天举行记者招待会。

他说,距全民公决只有三天,时间非常紧张。这次公决不仅决定苏联的今天,也将决定它的明天,还将影响所有苏联人的命运。可是,某些政治力量时至今日还在从事旨在歪曲这次全民公决性质的活动,把它加以人格化,说什么这不是投票赞成还是反对保留联盟,而是投票赞成还是反对戈尔巴乔夫还是叶利钦。这完全是歪曲。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二人都是60岁,不论他们中谁将领导国家,从生理角度上讲再干10年就差不多了。但是,对国家、对人民以及对他们的命运来讲,远远不是10年的问题,而是几百年的时间。

同日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说: “在立陶宛只有立陶宛法律才有效力,而根据立陶宛共和国全民投票法,目前不打算举行任何全民投票。”今天,在立陶宛媒体中散发了这位立陶宛领导人对他收到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的电报发表的评论。

从列宁格勒回到莫斯科,戈尔巴乔夫集中精力为召开“加速科技进步会议”作准备。6月11日会议召开,戈尔巴乔夫作了报告。会议之后,戈尔巴乔夫继续他从列宁格勒开始的闪光的旅程。他往往走到他的访问者中间,不管这些公民表现出怎样的羞怯不安,张口结舌甚至直率得不讲礼貌,他都能不断地提高他与民众沟通的技能。
在远东的共青城,愤怒的消费者接二连三地向他投诉样样商品都匮乏。戈尔巴乔夫告诉他们: “我们有很问题,实际上问题成堆。我们这儿需要的是一辆大型推土机!” 他在电视机前与群众自然、坦率的交谈与他的前任呆板、拘谨的形象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他把群众、背景、消息和传媒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显示了他高超的沟通能力,使克里姆林宫在公共关系方面发生了一个戏剧性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戈尔巴乔夫比起他的前任来可以说是一位出色的演说家。以前只要勃列日涅夫或契尔年科一登上电视台,苏联人民就会关掉电视机,但是他们却愿意倾听戈尔巴乔夫的讲话,而他们所听到的话往往是令人吃惊的坦诚。

“没有人民的支持,任何政策都一文不值。” 基于这一认识,戈尔巴乔夫逾越了克里姆林宫的锯齿形围墙,走向大众中即席发挥,宣传他的改革和新思维。他就这样成了人民所喜欢的领袖,成为鼓舞人心的命运的使者。他以新的形象和作风向人民显示,他是一位具有雄图大略、坚定信念和强烈革新精神的领导人。他的上台是国家之幸、人民之福。

荀路 2021年3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