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6日 法国总统密特朗抵达莫斯科,对苏联进行几小时的工作访问。苏法两国总统举行会晤,讨论了欧洲和世界形势以及苏法关系等问题。双方重申愿意加深和扩大两国间的全面合作,以利于两国共同利益和赫尔辛基(欧安会)进程全体成员国的利益。戈尔巴乔夫说,苏联是个强有力的大国,世界将同苏联打交道,也有可能以新的形式打交道。密特朗表示,将继续从外部帮助苏联,不仅帮助戈尔巴乔夫,而且也帮助改革。

同日 正在美国巡回访问的苏联前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呼吁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苏联提供银行信贷和技术援助,以帮助防止出现经济和政治灾难。他说,如果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失败,那就很可能出现这样的灾难。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在5月9日胜利日前夕发表致苏联人民呼吁书,指出:“苏联人民及其武装力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建立了无与伦比的功勋,为击败法西斯作出了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们公认的主要贡献。” “然而,令人痛苦的是在其他地方,在政治狂热和野心极度激化的条件下,出现了贬低胜利意义,将胜利者的节日置之脑后的企图。” 因此,呼吁全体苏联人民用自己和平和团结的行动以及各种方式来“哀悼卫国战争的烈士”。

同日 叶利钦在会见日本自民党代表团时指出,俄罗斯领导人愿意同日本进行直接合作,“我们不破坏同联盟的关系,因为我们现在是联盟的一员,将来也将留在联盟里。” 如果总体战略方面的关系是建立在日本和联盟领导人之间的话,那么在所有的具体问题——政治、经济、文化上,“我们可以拥有直接的关系,而不得罪联盟领导人。” 叶利钦在会谈中强调,在日本和全联盟签订和约之前,“不能忽视俄罗斯直接同日本签订各种条约,届时不能作为一个条件提出北方领土问题。”
同日 雷日科夫被提名为俄罗斯总统候选人,他就此向塔斯社记者发表谈话指出:“我并不竭力追求权力,” 但是,“国家现在处在困难的境地。这样下去可能会把国家拖入一场内战。为了俄罗斯,为了国家,应当作出力所能及的一切努力。” 他对帕夫洛夫总理的反危机纲领反应强烈,认为不久前的提价是没有根据的强硬措施。

5月7日 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日前作出决议,要求苏联人代会召开非常会议,讨论纳卡州等问题。阿塞拜疆最高苏维埃今天发表声明,认为上述决议是对阿塞拜疆这个主权国家内政的粗暴干涉。阿塞拜疆坚决反对召开苏联人代会讨论纳卡州问题。阿塞拜疆外交部同日发表声明,指责亚美尼亚民族主义势力实际上开始了一个国家反对另一个国家的不宣而战的战争。声明说,今年头四个月亚美尼亚人向阿塞拜疆居民点发动了304次武装攻击,造成61人死亡。

尽管戈尔巴乔夫作了巨大的努力,一月全会仍差点陷入僵局。戈氏曾要求持反对观点的中央委员“站出来说话”,拿出能够取代他的改革方案的方案来,但是没有人公开同他唱对台戏。这使他十分生气。他讨厌这种明里不说又暗中反对的做派。
尽管如此,一月全会总算是召开了。戈尔巴乔夫在会议上作了题为《关于改革和干部政策》的报告,谈了三个问题:一、改革——客观的必要性;二、加深社会主义民主,发展人民自治;三、改革条件下的干部政策。

在谈改革的客观必要性时,戈尔巴乔夫说,改革,“就是指对社会进行真正革命的和全面的改造”。在这里,他第一次全面阐述了“改革”的七个内涵。戈尔巴乔夫说:“改革——这就是坚决克服停滞不前的过程,打破障碍机制,建立加速苏联社会经济发展的可靠而有效的机制”。 “改革——这就是依靠群众活生生的创造力;这就是全面发扬民主和开展社会主义自治,鼓励主动精神和首创精神,加强纪律和秩序,扩大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公开性、批评和自我批评;这就是大力提倡尊重人的价值和人格”。 “改革——这就是不断提高集约化因素在苏联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改革——这就是坚决转向科学,使实践与科学有效地结合在一起……” “改革——这就是优先发展社会领域,更充分地满足苏联人民对良好的劳动、生活、休息、教育和医疗服务条件的需求……” “改革——这就是努力使社会避免产生对社会主义道德的歪曲,不断实现社会公正原则……” “改革的最终目的是清楚的——要深入地革新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使社会主义具有最现代化的社会组织形式,最充分地揭示我们的制度各个决定性方面——经济、社会政治和道德方面的人道主义性质”。

戈尔巴乔夫将“人道主义性质”作为苏联社会制度的决定性因素,对于共产党人来说,这是彻头彻尾的转变。

荀路 2021年5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