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独夫民贼千古罪人的蒋介石先生统治了中国20几年后,兵败垓下,退守台湾。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军队一统大陆,江山易主。胜者王侯败者贼,昔日被围剿窜逃的共匪成了霸主,当年扬眉吐气不可一世的国军沦为蒋匪。又一次重演了中国特色的血雨腥风的改朝换代史。

蒋介石败了,但是他的儿子却有经天纬地之才,能够高瞻远瞩,在台湾这个弹丸之地开启了中华民族自由民主制度的先例,告别了靠打打杀杀政权交替的野蛮时代。让几千万台湾同胞享受到民主制度的优越,当家作主,在经济上也率先繁荣起来。以致令海峡对岸的大陆同胞钦羡不已,在CCTV的倡导下,大陆影视界都以耍几句台湾腔为荣耀。蒋介石在军事上败了,他的儿子蒋经国又在政治上赢了。共产党在GDP上赢了,可在廉政爱民上又输了。

台湾的多党轮流执政使许多大陆同胞对民主事业产生了信心,都是龙的传人,台湾能够办到的, 大陆应当也办得成。反对民主的人士则打出国情论和素质论来对抗民主的推行。他们强调只有马列主义才能救中国,要坚定不移地奉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路线。另一条论据就是大陆的百姓素质太低,当官的贪污受贿,经商的弄虚作假,连摔倒在地的老人都想利用机会,恩将仇报,反咬一口,发一笔外财。面对这样的国民素质来提倡民主,岂非笑话。

然而事实已经证明,这两条论断都不成立。社会主义阵营的分崩离析, 苏维埃帝国的解体,朝鲜金氏王朝带来到饥荒,以及中国十年文革的浩劫,都表明马列主义已经变异成封建独裁麻痹人民的工具。平心而论,现今中国共产党里还有几个人敢对天发誓,真的相信马列主义。至于素质论也不成立。事实上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容易统治的人群,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上千万人,老百姓里没有几个敢吭声叫苦的;毛主席要办人民公社,他们就交出土地,吃起了食堂;毛主席说人多热气高,他们就加速生产,子孙满堂; 毛主席要大炼钢铁,他们就把锅碗瓢勺一古脑儿地扔到了炼钢炉里,成为废渣。这么听话易受摆弄的人民,一旦政府让他们参加选举,步入民主殿堂,他们又什么理由去反对哪?

大陆与台湾的根本区别不在于老百姓的异同,而是在于两个不同的政党。曾经治理台湾的是国民党,自1949年来 一直统治大陆的是共产党。中国国民党成立于1894年, 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这两个党都是在中国内外交困,走投无路时衍生出的两大组织。在20年代初,孙中山先生主张联俄联共,辅助工农。国共两党虽然曾为兄弟, 但不同宗。一个是资产阶级的政党,与西方民主国家为伍;一个号称是无产阶级的集团,与列宁的共产国际结帮。由于基本政治观点和治国方略的不同,在孙先生逝世后,这两个党便分道扬镳,兵戎相见。国民政府的腐朽, 领导集团的懦弱,以及日寇的八年占领,导致了共产党做大,取而代之。

国民党的精英中有不少人都受过西方民主思想的熏陶, 他们主张保护私有财产,鼓励民族工商业,在文化思想领域和民主党派中间,也都留有宽松的余地。作为一个资产阶级的政党,他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共和国家。他们信仰的是三民主义,即民族主義、民權主義以及民生主義。其基本宗旨是人民享有自由民主的权利。因而,蒋经国先生在台湾实施民主制度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必然的归宿,只不过他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举成功,流放百世。

相对而言,共产党内也有不少留学西方的精英,周恩来,邓小平,陈毅,朱德等也都到过法国或德国,但是他们所信赖的是在西方没有市场的共产主义的幽灵。他们鼓吹的是苏维埃式的无产阶级革命。他们的宗旨是借助暴力,斗争地主,消灭私有,平分土地,上山打游击,伺机夺取政权。他们强调队是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的一党专政, 把人按成分划分为三六九等,剥削阶级被打倒后连子孙后代都不得安生。从一开始,共产党就踏上了一条与民主人权背道而驰的昏暗的路。

大陆在解放以后,为了巩固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极端统治,一个接着一个的运动,一批又一批的抓不完的反革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整个中国带进了中世纪的炼狱,人人胆战心惊, 不得自保。知识变成了罪恶,科学家教授被送去劳动改造,学生成了职业革命者,成天斗私批修,尾随着伟大领袖的巨手,天天演绎着荒诞的闹剧。人们能够躲躲闪闪免遭迫害已是万幸,至于自由民主则是连想也不敢想的梦境。

除了政治思想上的独裁垄断,中国人被迫丢掉了以往优秀的民族传统。忠孝节义被打上封建主义的烙印,旧日的戏剧电影被定为资本主义的毒草,亲不亲阶级分,党才是真正的母亲。 为了党的事业,可以揭发检举,六亲不认。为了入党做官,不择手段,残害他人。相对来说,台湾的民族传统却得以保全,这种传统也是民主制度得以实施的道德基础。改革开放后,贪官横行,民风不古,社会上坑蒙拐骗,尔虞我诈屡见不鲜。这种传统道德的遗失无疑是共产党的一大杰作,也必将成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的一股强大的阻力。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我曾经设想过,资产阶级的自由经济是一把火,终究会烧掉覆盖中国大陆的那层社会主义的窗纸。三十年后,我发现这种想法过于天真幼稚, 因为遮住中国的不是一层纸,而是一整块不朽钢板。时至今日,老百姓还会因为一篇文章被送进大狱,中国的防火墙还在阻止人们和世界网络的接通,微博还要实行实名制接受认证,人大的委员长还在强调六个不搞,严防西方自由民主思想的侵袭,总书记念念不忘的还是党指挥枪,几年一度的代表大会还在掩人耳目,招摇过市。改革开放三十年,GDP成了老二,可是自由民主的空间却越来越小,自由民主的道路却越来越渺茫。看来市场经济之火远远烧不掉无产阶级专政的躯壳。中国需要的是几把能量高度集中的电焊枪,造成2、3 千度的高温,才能把这块不锈钢板熔一个大洞,让老百姓看到晴朗的民主的天空。

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多次变法的主张,由于皇帝和文武百官不愿意失去骄奢淫欲的生活,变法均遭失败,主张变法的也大多数不得善终。实施民主制度要根除的是维持了几千年代封建统治,它要砸烂的是一个不合理的旧世界,它的深度和广度都远非历次的变法所能匹比,因而,它要遇到的阻力自然也会超出历史上任何一次变法运动。一旦中国实施了民主,那些数以千万计的官僚政客就会失去赖以生存作威作福的土壤,他们的子女就会失去靠特权因袭的尊贵,他们就会丢掉到人大会堂参加两会的露脸殊荣,那些贪官污吏就会在法律面前受到应有的制裁。因此,他们不惜动用军队,武警甚至黑社会来打压民主运动,千方百计地守住这个少数人世世代代养尊处优的天堂。在如此强大的阻力面前,奢谈民主,的确为时尚早。唱红歌易,搞民主难。

薄熙来同志的免职引发了海内为多数华人的欢呼雀跃,但是他的倒台不是人民的胜利。在一个多月的暗箱处理中,见不到一丝一毫民主的影子,人民不过是一台劣质电视的雪花信号前的好奇的观众。和高饶集团,林副主席,四人帮, 以及京沪的二陈一样,薄的失势不过是党内激烈斗争的结果,与老百姓的好恶无关。只要这个制度继续下去,薄东来, 厚北来还会相继出现。结束这种领导权争斗的唯一途径,就是全面实现民主制度。

共产党的伟大英明之处在于,他们能把中国和中国人民在反民主的路上越拉越远,中国政界的编导们正在上演一出现代版的南辕北辙。当然,中国最终还会实现民主,但是必须走过一条比台湾更加漫长,更加艰苦的道路。

2012-03-17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