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8日

很显然,不管是信使疫苗还是腺病毒载体疫苗都是新一代生物技术的产物,而灭活疫苗是几十年前,甚至是上百年前的技术。由于灭活疫苗技术上落后,疫苗产生的抗体有限,没有太大的保护作用,所以中国只能通过控制人员流动,延长隔离时间,大规模进行核酸检测的笨办法来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至于为什么要不断重复检测核酸,那只能理解为行政当局实际知道中国的核酸检测剂准确率不高,只能用重复检测的方法来弥补缺陷了。

从新冠疫苗生产的竞争中我们可以看到,这老牌发达国家的科技水平真不是盖的,你要超过他们还是很难,因为这是个系统工程,靠着一两个点的突破,靠着抖机灵只能平时吹吹牛,到了关键时刻就原型毕露,马上掉链子。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并不是所有发达国家都能生产出新冠疫苗。对那些不能生产出新冠疫苗的发达国家来说,开口买人家的疫苗也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比如日本法国就大规模订购美国,德国,英国生产的疫苗。而中国出于一种莫名的自豪感仍然在进行疫苗外交,最新的动作是以不交付中国疫苗威胁乌克兰退出在联合国谴责中共在新疆对待维吾尔等少数民族行为的联合行动。

如果到了秋天,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通过疫苗控制住了疫情,世界重新开放,那时的中国就尴尬了。到那个时候,不但境外输入疫情的借口不好再用,而且因为中国疫苗效果不佳,不能获得国际承认,中国国民出国怕也很是麻烦。有人会说中国疫情不是控制住了吗?为什么国际不会对中国开放。呵呵,中共宣传部的话也只能哄哄粉红们,连中共的俄爸都不认,你还指望国际社会能相信?全世界因为新冠肺炎死了接近4百万人,感染过病毒的人超过1.8亿人,作为发源地的中国拥有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却仅仅死了不到6千人,感染人数不过才区区11万多不到12万人(截止2021年6月27日)。要不是武汉看着死亡人数太少不好意思,加了1千多人,这死亡人数还更加少,所以那个李毅叫兽说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口因为新冠疫情才死亡4千人等于没有死人,其实还真是实话,真要是只死了几千人,那么新冠病毒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国发生大饥荒时,饿死了人,医生不准写饿死,而是要写死于浮肿病,听起来像人是吃多了撑死的。老傅估计十有八九很多死于新冠病毒的人的死亡证书上的死因写着其他的病症。在中国,一切都要讲政治,死人也得讲政治。

我在2020年4月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中国也许最先达到群体性免疫》,作为武汉疫情系列文章的第十篇,在里面我写到:“中共政府向外公布的数字都是按照政治需要发布的,可信度极低。既然数据不可信,依照这些数据制定的所谓的有序复工方案就是扯谈,中共现在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群体性免疫。如果中国能恢复正常,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中国已经达到了群体性免疫标准,很有可能,现在的中国已经有了群体性免疫。”(链接:https://fuzhibin.blogspot.com/2020/04/blog-post_22.html)。最后,世界靠打疫苗对新冠病毒有了抗体,中国靠群体免疫对病毒有了抗体,世界才能重归平静。

在结束本文之前,老傅还想给大家谈谈最近的一个感想,那就是如果你对接受新的消息不感兴趣,那你走到哪里也是个背井蛙。

在海外我碰到不少中国人,满心期待中国的新冠疫苗,认为外国的疫苗副作用大,中国疫苗没有副作用,效果好,这些人当中有些甚至是多年生活在海外。不说这些人为什么要出国生活,就是他们自己用的私家车也没有一个是中国产的车。他们用车时知道不用中国车,到了更需要科技水平的疫苗却认为中国的疫苗秒杀全世界的疫苗。老傅就纳闷,就算你不懂英文,不看外媒的消息,但前段时间中国连接不断的疫苗丑闻难道都没听过?从海外奶粉在中国热销的情形看,其实绝大部分中国人是知道中国产品有质量问题的,怎么到了疫苗问题上却忽然180度的大转弯,相信中国疫苗世界无敌了?

老傅只能说,得佩服这中共的思想管控到位,国产疫苗的问题从来不让报道,外国疫苗出了什么问题马上滚动播出,这其实秉承了新闻联播“中国很好,外国很乱”的路数。接着还得说,一旦人没了逻辑分析能力,不能举一反三,还真容易给中共这些洗脑技术套进去。最后当然要说中国学校摧毁人的思维能力的功力强大,让大部分的中国人不再用自己的脑子思考,而是人云亦云,跟着媒体的节奏走。

当然,在这后面的一切依然是灾难经济学在起作用,无论是生产疫苗的国药集团、科兴中维集团,还是生产核酸试剂的公司,以及他们的政治后台都在这次瘟疫中赚得盆满钵满,加上指定隔离酒店,抗疫物质等等等等,反正韭菜们都在那,该收割时就收割,各方面都不会闲着!最新消息是德国BioNTech公司为上海复星生产的“复必泰”疫苗(就是辉瑞疫苗)因为没有得到中共政府的上市许可,被迫转卖给了新加坡。显然,赚钱比老百姓的命重要,反正大领导们有特供,要什么有什么,不会耽误。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