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7日

最近一段时间,除了在油管上谈谈中国的事情(侃侃,每周三北京时间18点,油管)之外,很少动笔写关于中国发生的事情,原因当然是因为自己的文章很难被国内读者看到,也就有些兴意阑珊了。

但是昨天一个北京朋友的经历让我感到很有意思,觉得还是得写篇文章说说这事和这事背后的东西。

我这朋友是6月19日离京去深圳出差,第二天20日返回北京。去之前严格按照广东的规矩到医院做了核酸检测,而且去的地方也是低风险区。因为20日深圳机场有一人被检测出阳性感染,这朋友的飞机在抵达北京后做了全员核酸检测,直到21日凌晨2点结果出来,全部乘客呈阴性才被放回家。过了一天半,当地居委会通知他必须居家隔离14天,尽管他已经在北京自由活动了一天半。这所有一切给出的理由都是:接上级通知。这朋友将这事写了篇文章,让我给取个标题,我说,那就叫:奶奶的“上级”,你出来!,朋友是北京人,索性改成:奶奶的“上级”,你丫出来。可惜,这题目审核没被通过,朋友换了个标题,总算是面世了。这里是文章链接:https://t.co/fZGSQnZBio?amp=1, 有兴趣大家可以看看。

因为朋友的这篇文章,我也去查了下广东的疫情,才发现从5月底,广州在疯狂地全民检测核酸。仅仅一个荔湾区在48小时内就检测了225.26万人,5月30日对越秀、海珠两区285万人进行了检测,然后是天河、白云、番禺三区进行核酸检测,全部被检测人口达到864万。难怪前段时间在推特上看到一些照片说是凌晨被叫起去检测核酸,人贴人排队。看到在如此短的时间检测如此多的人,不人贴人你还能咋地?

这张图是6月7日广州市民接受核酸检测的图片。因为是官方发布的图片,看上去井井有条,但也能看出其密集程度。老傅想,这样的人群聚集程度,岂不是给病毒更好的传播机会?

我想给大家看的另外一张图是欧洲足球锦标赛观众席上的照片。

在观众席上基本看不到戴口罩的人,而且人群密度很高,与其他时候的比赛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不仅欧洲是这样,美国,加拿大的生活也快完全恢复正常了,尽管在美国很多人出于宗教或无知,拒绝接种疫苗,拖延了恢复正常生活的时间,但预计在7月中全美接种疫苗人数就会超过70%,到那时,美国人的生活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

老傅我在去年,也就是2020年底,当德国BioNTech公司与辉瑞联合制作的疫苗出来后就说过,随着这种疫苗生产规模上去,新冠病毒就该滚蛋了。

到现在为此,世界上的疫苗大致分为三个档次,第一档就是辉瑞和莫德纳这类mRNA疫苗,中文翻译成信使疫苗,是直接通过油脂包裹新冠病毒的RNA片段进入人体细胞质释放,让人体内产生病毒棘状蛋白,从而激发人体免疫功能,让人的身体对病毒产生抗体;第二档是阿斯利康疫苗和强生疫苗,通过黑猩猩腺病毒载体把病毒的DNA遗传密码传递到人的细胞核,然后转录为RNA进入细胞质,使细胞产生病毒棘状蛋白,教会人体免疫系统识别和击杀病毒,由此产生免疫力。这两者的区别是使用载体不一样,阿斯利康疫苗载体复杂,而且DNA还要转录为RNA,但由于DNA比较稳定,又有比较稳定的载体因此阿斯利康疫苗不需要超低温保存和运送,而辉瑞疫苗尽管产生效用过程更直接,但需要超低温保存和运输,提高了生产难度,对运输也有更高要求。在实验过程中辉瑞、莫德纳疫苗的保护效率要高过阿斯利康,但从实际使用效果来看,其差别并不是太大。值得注意的是,但目前为此,这两类疫苗对各种新冠病毒变异都很有效,这是一桩了不起的成就,似乎人类已经找到了一种克服病毒变异的办法(当然这一切还在观察、研究当中,但至少从现在看起来前景光明)。

第三档抗病毒疫苗就是中国生产的灭活疫苗。这类疫苗的原理是将病毒杀死后注入人体,让人体免疫系统认识这种病毒,产生抗体,当遇到真正的病毒之时,人体免疫系统就可以开始工作,杀死病毒。灭活疫苗的好处是技术成熟,工艺也比较简单,存储和运输也不需要超低温环境。但由于病毒已经被杀死,在体内不能繁殖,因此由病毒刺激而产生的抗体也就有限,因此需要多次反复接种才能保持长久免疫能力。为避免这个毛病也有减活疫苗,就是通过物理或化学的方法减去病毒的毒性,但病毒却活着,能繁殖,这样人体对这种病毒就会持续保持抗体,但似乎新冠病毒只能灭活。

除去不能持续产生抗体的毛病之外,灭活疫苗最大的缺陷是它只能让我们的免疫系统从外貌上认识病毒。这就像在战场上我们打死一个敌人,指挥官然后告诉士兵,看看,这个敌人穿着红盔甲,带着大刀,下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你们就使劲砍。如果这个病毒下一次穿了绿盔甲,拿着红缨枪,我们人体的免疫系统就又会抓瞎。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没有疫苗能够对付感冒的原因,因为病毒经常换马甲。

而现在信使疫苗和腺病毒载体技术的共同点都是告诉人的免疫系统病毒的RNA是怎样的。就好像一个军官告诉士兵,甭管这人穿红还是穿绿,拿刀还是拿枪,是高是矮,只要他听不懂咱的口令,你就使劲砍。也就是说,不管这病毒如何换马甲,只要他的RNA没有变,就躲不过由信使疫苗和腺病毒疫苗构筑的警戒线,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辉瑞,莫德纳,阿斯利康疫苗对各种变种病毒依然有效的原因。当然,如果病毒进化到彻底改变自己RNA的地步,那就另外再说了,真要到了那一步,要不人类会想出更高的招数,要不就将生死托付上苍好了。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