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7

中共党史专家、“中华学人联谊会”创办人司马璐于2021年3月28日逝世。5月17日,中华学人联谊会在司马先生七七忌日之际,举办在线追思会。

司马璐(原名马义)于1937年18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岁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图书馆馆长,20岁担任《新华日报》延安办事处主任。他在回忆文章中称自己可能是中国最早的毛派。早年的毛泽东用自己独特魅力征服了司马璐的心灵,他甚至模仿毛的声音、背诵毛的语言,以至于离开延安若干年后还被误认成湖南人。

可是,司马璐清醒得早。在延安目睹党内斗争的残酷后,他于1943年逃离“革命圣地”。他终于意识到,毛泽东的本质和秦始皇、张献忠、李自成是一样的,“毛泽东一生利用过无数的人,在他死亡前后又被无数的人利用过。他的躯体被一部分人利用,他的灵魂又被分割为不同的人利用;如林彪,四人帮与邓,乃至今天中国的统治者都是。”

视频:中国妇权负责人张菁2008年在纽约看望司马璐,为其歌唱《松花江上》,“整日价在关内,流浪!哪年,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

电视片《河殇》总撰稿人、流亡海外的中国作家苏晓康在会上称司马璐是流亡者的先知,一辈子都在逃离中国共产党这个人类近代史上的恶魔、异数、怪胎。

苏晓康:“司马璐一辈子都在逃共产党,他称自己是五四的孤儿。他是一个年纪最尊的异议分子。他是资格最老的流亡者。他是书写最久的反共文人,第一个反共刊物的创始人。他是一个把延安文人都赶超了的文人。”

从毛派到反共,从主义到人性

司马璐曾说,“这个党是一个完全以命令支配党员行动的党,军事化的党,特务化的党。每个党员,毫无保留地毫无还价地服从党的纪律。党的基本政策就是‘杀人越货”四个大字。”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滚滚赤潮,引得“世间多少痴儿女,枉托深情误一生”。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裴毅然认为,司马璐在三十岁之前攒够了一辈子够用的本事和资本;他在本能和主义之间,遵循了人性的本能,在一片歌颂马列主义的赤色灾难中出走、寻觅自己的灵魂,成就了“不幸时代中万幸的人生”。

中华学人联谊会前执行长陈破空也表示,如果司马先生没有在四十年退出中共,在延安整风中,他可能因为自己的善良和正直而落得王实味的下场;在反右运动或文革中,身首异处。

陈破空:“他跟国共两党高层有很多接触了解,成了反共历史学家。鉴于中共掩埋历史、没有真实的历史,司马璐对中共历史的记录弥补了中共当代史和近代史的空缺。”

被誉为“中国政治人物活辞典”的司马璐,曾见过毛泽东、张国焘、王明、博古、刘少奇、张闻天、朱德、彭德怀、周恩来、林彪、陈云、邓小平、康生、高岗、潘汉年、王稼祥、柯庆施、董必武等人;中国民主党派中,他见过章伯钧、罗隆基、张澜、沈钧儒、张申府、张君劢、梁漱溟等;国民党人中,他见过蒋介石、蒋经国、陈诚,还结识过徐复观、雷震。中共几个后来成为话题人物的知识份子,像王实味、邓拓、田家英,都是司马璐在延安时期的好友。

司马璐评中共:军阀、流氓、野蛮专制

离开大陆后,司马璐出版了《斗争十八年》、《中共党史暨文献精粹》、《瞿秋白传》、《中国和平演变论》、《当代中国政治》、《红楼梦与政治人物》,创办《展望》和主持《探索》杂志,1983年移居美国。其中,《斗争十八年》被历史学家余英时誉为“曾读斗争十八年,香江反共万人传”。

“他对中共的定义是三句话:军阀主义、流氓主义和野蛮的专制主义,这就是中共的本质。一般学者只不过引用材料、说明出处,他不仅引用,还把文献的全文刊载。我从他的《展望》杂志收获很大。”《开放》杂志主编金钟表示,司马璐的党史写法独特,文献材料极其丰富。在毛泽东死后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共试图收购司马璐的资料但是遭到拒绝。

1999年八十岁生日时,司马璐捐出亲友的一万多美元贺寿红包,作为“中华学人联谊会”的创办基金。现任会长王丹决心要继续收集司马璐的讲话和文稿,出版《司马璐、戈扬文集》;举办类似“中国论坛”的学术文化和启蒙活动,持续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