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看京剧的时候,心里总是琢磨,“古代男人的胡子咋那么长呀,跟一排挂面似的都耷拉到了肚脐眼了。”后来,才知道,那叫髯口,是用马尾制做的假胡子,挂在两个耳朵上。戴髯口的要么是老生,要么是大花脸。

令我奇怪的还有小生,满脸脂粉,衣衫鲜丽,说话阴阳怪气,不男不女。一会儿用大嗓,一会儿用小桑。这些人大多数爱和团里的花旦们拉拉扯扯,打情骂俏,扔个玉佩,拾个玉镯。怎么看都有点别扭。后来才明白,有人欣赏这口,男人把他们当成泄欲的娈童,女人把他们当成梦中的潘安。于是我认识到小生这个行当的存在也因为他的市场价值。老实说,我不大喜欢江青同志,但他在文革中至少做了一件好事,把小生这个行当给抹掉了。说来也是,要是让小生来扮演郭建光或洪常青,他们二位咿咿呀呀地和阿庆嫂、吴琼花调情逗闷,英雄形象会一扫而光,岂不是给咱党抹了大黑。

俗话说人急了造反,狗急了跳墙。当这些小生们身陷险境的时候也会迸发出几声铿锵的绝响。比如白门楼上的吕布吕奉先或者淤泥河里的罗成罗士信。不管怎么说,京剧原始于爷们戏,连青衣、花旦都由男角儿担当。像空城计、借东风、李陵碑这样的戏码竟然见不到女人的影子,连个小丫环都没雇。所以至今还没拍成电影。到了江浙,戏曲界来个性空间大反演,男人都得让女人扮了,比如贾宝玉、梁山伯。本来这些历史人物就是半拉娘们,再叫女人这么一演,就剩下一层男皮了。南方的男人虽然阳刚有限,除了姚明和刘翔们,个头也不太高,但性欲很强。何以为证?小报上形形色色离奇的花边新闻大部分来自祖国的南部,包括宝岛台湾。大概是因为饱食思淫欲,那里的生活条件太好了,不是小康,简直是太康。

后来从三国和水浒里知道,古人胡子的质料的确比今人要好。关云长和朱仝先生有五绺长髯,号称美髯公;张飞和李逵同志有压耳毫毛,一片虎须形同钢丝。花和尚鲁智深的胡子根也蛮重。可惜在文人的笔下,这些阳刚之气雄浑威武的男子汉都是粗暴鲁莽,只知道大酒大肉,不晓得怜香惜玉。好像连个生殖器都没长全,因此他们不爱女色,女人也不爱搭理他们。谈情说爱,生儿育女似乎成了那些小白脸的专利,像假小子贾宝玉那样,成天在娘们堆里鬼混的,这TM才叫男人。难怪中国从国到人的男人气概越来越弱,原来是因为长期逆向淘汰的社会选择,让张飞和李逵们频于绝灭。

退休时没想到怎么刚签完字就失业了,缺乏心理准备。只能靠电视剧来消除烦闷,打发时间。可惜这年头,找一部能够看下去的电视剧太难了,情节相近,台词抄袭。抗日的力量不管是土匪还是国军,最后都要皈依到8路的名下。连汉奸都转型了,成了不得不那么坏的好人。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背着媳妇瞎转悠叫10来个姑娘死追的小白脸。我欣赏亮剑里的李幼斌,狼毒花里的于荣光,远征军里的黄志忠,以及刚看过打狗棍里的巍子。他把抗日英豪戴天理先生演绎成一位侠肝义胆富有民族骨气的钢强铁汉,令人景仰。是啊,这才叫爷们儿。

最近有位二人转的鼻祖把一位高徒塑造成穿裙子娘们腔的纯爷们,居然在影视界被捧得大红大紫,令人跌破眼镜。无独有偶,吃惯了火锅的人们听腻了女人的女声独唱,于是捧红了一位叫什么刚的男人演的女声独唱。妩媚窈窕,引人垂爱。此人也在影视界大展身手。他唱的那段贵妃醉酒戏不像戏,歌又不像歌,我听着总像有人在蹭锯条,发出了单一的烦人频率,没一点泛音,这样的东西居然还在电视机里反复播放。其实中国的某些男女们要是真怜爱这样的艺人,不如从泰国直接进口,人家那可都是原装儿的,前胸也用不着塞东西。

10几年前,央视有个广告。一位中年男子在和媳妇争用护肤霜大宝。最后还说,他的老爹也离不开了。这群爷们就差和自家女人去夺口红了。也许是因为我天生皮肤多油质,用不惯那玩艺儿,所以才觉着不顺眼。还有一位瘦成骨头架子的小品演员,在电视里宣扬他的起居,两只手正往脸上擦雪花膏,有点恶心。我一向对整容反感,那是缺乏自信,那是在侮辱自己的先人。女人为了嫁出去,蒙骗几个饥渴的小伙尚情有可原。可是那位小瘦脸上拉出的双眼皮的确难看。中国男人的形象被这些名人给糟蹋了。

我看过几年春晚。郭达先生穿着被撕破的衣服往台上猛跑,蔡明女士破口大骂,紧追不舍;黄宏先生要开箱子,可钥匙在董卿手里攥着;保安做好事帮个姑娘,却不敢接妻子的电话。我同意毛主席说的女人能顶半边天,我也尊重母亲和姐妹们。可中国的男人是怎么了,照此下去连1/4的天恐怕都保不住了。

原先春晚的魔术演员是一对夫妻,男人男发男装,女人女发女容,类别分明。可后来换上两个会变戏法儿的小白脸,连自己的性都给变没了。一撮秀美的长发遮住半张粉面,脸蛋洁白细嫩。伸开玉指,纤细如笋,舞台动作也是轻柔似水。春晚的导演在给男孩子们树立什么样的形象?我真担心,未来中国的男人要都是这个德性,不亡国才怪。

相对而言,美国人比较重视男子气。在80年代,美男子的代表人物就是汤姆-塞莱克(Tom Selleck),浓眉利目,人高马大,鼻子下边涂着一层密麻的胡须。这才是男人。此外还有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查克-瑙瑞斯,西尔威斯特-史泰龙,斯梯夫-赛嘎, 乔治 C思考特以及那位刚下野的加州州长,等。再看看职业摔跤里声如洪钟满身肌肉的豪克-豪根门,要是把他们组成一支男子远征军,一定会所向披靡势不可挡。西方的文化、西方的男人和女人们的胃口成全了他们。当然,美国也不是没有奶油小生,但他们的名气比这些男子汉们要稍逊一筹。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美国的影视导演在选择演员的时候比较重演技而轻仪容。像克拉克-盖博和德斯汀-霍夫曼那样的个头,很难被导演相中。

在美国四、五十岁的女人都可以当空姐儿,还有空哥儿。到车行买车也见不到那些湿的或干的露露们。本来嘛,买的是车又不是大腿。坐的是飞机,又不是赏花。给你倒水的人是不是处男处女没多大关系。回家看好你的闺女别让想当局长的领导破处就行了。

西方的男子汉为什么以粗狂刚毅为特征呢?我原以为他们开化得较晚,作为民族比较年轻。中国文明古老,男气开始衰退。可是仔细一想,印度和两河文明也不比咱差,人家的胡子怎么还没脱落呢?于是只好归结于人种。我们这个民族的男子汉气向来不足,因而经常逆来顺受,甘心受辱。在外寇入侵的时候,不能以死抗争。为了活命,不惜甘当汉奸卖国求荣。中国国土的几次沦落也与咱们的阳气不足大有关系。再加上有些皇帝把人管的服服帖帖,刀横到脖子上都不敢吭声,还得自己骂自己反革命。男气又进一步因强权而受挫。中国要想强盛,必须像袁隆平院士那样,重新培育新的品种,不光是多产,还得让下一代的男孩成为顶天立地力可拔山气可盖世的英雄。

我原以为胡子是男性强弱的标志。其实留不留胡须倒是两可。可作为男人至少得有点男人的气魄,大丈夫的特征。如果政府允许春晚或影视继续忽悠下去,有那么一天,中国的男人真的会成为名副其实的老公。那些亲热地喊着老公的女人到时候会伤心地哭起来,他们不顶用了。这老公还不都是你们自己喊出来的吗。目前,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已经酿成急需解决的社会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不注意对男人的培养和教育,中国延续后代的问题早晚会提上日程。别让未来的国人像大熊猫那样,一个个还得靠体外授精来维系人种。

 2014 年 05 月 21 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