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奔赴岁月晚宴的生命呐喊:三月骚动之悟

《三月骚动》诗集中,有一首诗就题为“三月骚动”,写尽三月初秋的诗情画意,更透露诗人心底敏感的思绪。全诗如下:

焦黄干枯弯曲弓背的一片枫叶/孤独陈尸图书馆前/我骤然踩踏,三月初秋的/第一声惊呼,响自脚底呻吟/竟是生命最后呐喊//仰首沿街枫树婆娑褪色/青青葱绿渐渐淡化/彷佛天地变脸,无情/众生争相奔赴岁月晚宴/轻轻引起的骚动//翌晨临镜,头颅如树/冒现三五根白发/骚动的季节,乱泼染霜/竟不放过满顶乌丝/粉碎青春常驻的绮梦//我愤怒抛镜赶走幻影/却挥不掉妩媚秋日又黄又白的颜色

澳洲墨尔本位于南半球,那里的三月不是春暖花开,而是凉风乍起的初秋。曾经怒放过的枫叶今已飘零,化作弯曲弓背丶踏下哔啵作响的焦黄枯叶,这就是三月的骚动。满树沿街枫树褪色,葱绿淡化,不免让人有伤感之叹,但诗人以纷飞的想像及生命的思绪将伤逝淡化,对镜自视,要将镜中的幻像驱逐……触景生情,托物言志,在三月骚动里,诗人听到的“竟是生命最后呐喊”,看到的是“众生争相奔赴岁月晚宴”。对于伤逝,诗人那感情的波澜与内心的寄托暗示了一个回答:即以乐观豁达的态度去面对人生。

2011年4月21日,本书作者与心水、婉冰伉俪合照于悉尼。

许多论者都说,从这首《三月骚动》,以及本文以上引用的诗章,还有《三月骚动》和《温柔》两部诗集中其他不少诗章,可以看出,心水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特别其中的古典诗词的滋养,又领略到十九世纪浪漫主义诗潮的感染,甚至吸取了台湾现代主义诗歌的艺术手法和表现方式。心水喜欢让传统的文化踪迹与现代的生活思维和语言语境一起融合在诗歌文本里,使古老的文化语言在现代生活中继续保持充沛的生命力,使母语尽可能在描述中达到较高的艺术审美层次。他对语言的这种处理,既重视汉语特征的内涵与外延,又能在交流中自然地走进读者的心灵,使诗歌文本和诗人的心境与读者的理解方位和趋势,能够自然地产生认领和契合。的确,心水不少诗章,意像独特,韵味悠长,飘逸而不失沉凝,悠远而不失深邃,随意而不失典雅,刚毅而不失柔润。他不少诗章,富有寓言性丶隐喻性丶思想性,承载历史与文化的使命,承受生命与生活的重量。在生命与语言的瞬间交锋中,他这些诗章让人感受到生活的厚重与忧伤,感受到生命的力度和韧性,实现了灵魂的超越。从1992年5月出版的诗集《温柔》到2011年出版的《三月骚动》,都可以看到他这些诗歌品格。

2014年7月22日,心水和本书作者等文友合照于墨尔本澳华历史博物馆大门前(右起:何与怀、汪应果、心水、陈玉明)

在心水几乎四十年创作的诗章中,正如本文开头所表示,可以读出他和他一家的人生轨迹,可以测量他的写作业绩和文学功力,可以发现可以探究他的家国情怀与人生感悟。怒海幸存者心水,生活经历曲折丶离奇而丰富,本身即可以大书特书,其实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诗歌品格的生成。他的诗歌就是生命的呐喊,也是生活的礼赞。我想到他一篇散文《天无绝人之路》。这篇散文是应法鼓山墨尔本分会鞠立贤会长之邀前往该分会结文缘,分享人生点滴,是当天演讲的主要内容。此文叙述心水一家多次万幸逃过险境,特别是,1978年8月他一家投奔怒海,历经危险却大难不死。而根据联合国难民总署的统计,当年印支海上难民乘渔船逃亡的超过一百万人,实在到达东南亚各国难民营的约七十万,也就是说,估计有三十馀万人即总数的三分之一葬身汪洋大海了。心水一家非常幸运,属于那三分之二的成功到达者,包括后来心水的双亲与两位弟弟的家庭,都安全抵达马来西亚,如今二弟一家与儿孙们在瑞士生活,三弟一家则在德国北部安居。他们误打误闯,怒海馀生,竟然都来到了人间天堂。心水深有感慨,说:

天无绝人之路,那些走上绝路者,都是因为个人的业障。我们生而为人,是六道轮回的上三道,千万要扮演好自己这难得的肉身。时时存好心做好事,所谓行得正丶坐得正,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我们一旦面临绝境,诸天菩萨或神佛在冥冥中必然暗中施予援手,也就是天无绝人之路的本义也。

这是心水人生感悟。的确,天无绝人之路。他大难不死,灵魂不死,精神不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心水是一位有福之人。他的家国情怀及人生哲学,相信我们都能从中得到启发。

心水于2010年创办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现为其创会名誉会长。这是该会在墨尔本博士山文教中心一次会议后的合照(前左起:齐家贞、汪应果、黄惠元、黄玉液、婉冰、李照然; 后排右起:陆扬烈、沈志敏、倪立秋、张爱萍)。

今天,心水事业有成,在华文文坛上享有崇高的声望。谈论澳洲华文文学,他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重要角色。如果说,澳华文学的形成和发展是凝聚着整整一代华文作家的热情和心智,那麽,有个别重要作家则对澳华文学的历史进程起到承前启后丶推波助澜的作用。心水应是其中之一。这些年来,心水笔耕不辍,创作各类文体作品,出版著作多达十三部,甚为丰厚,并且曾经荣获十四类文学奖。他现为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创会名誉会长丶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丶国际潮人文学艺术协会名誉会长丶中国风雅汉俳学社名誉社长。除文学奖项之外,心水还荣获澳洲联邦总理丶维州州长及华社团体颁赠十六项服务奖,2005年获维州总督颁发多元文化杰出贡献奖。2018年,澳大利亚华人文化团体联合会向他敬颁“澳华文化界杰出贡献奖”。

心水已出版的部分作品。

走笔至此,在这篇力图呈现进入耄耋之年的心水先生的人生与成就的拙文行将结束之时,我想到一个典故,那个关于“柳絮飞来片片红”的典故。心水有一篇散文谈到这个典故,收在他2013年出版的第二部散文集中,这部散文集也命名为“柳絮飞来片片红”。句子据说出自“扬州八怪”之一金农的一首绝句:

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忆旧江东。
夕阳返照桃花坞,柳絮飞来片片红。

也有传说是《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吟出的一首诗:

玉带桥边袅袅风,牧童横笛过桥东。
夕阳返照桃花坞,柳絮飞来片片红。

不管出自何处,此刻的我,还沉迷于心水那些华章中,我似乎看到,那些华章散发出来的想像丶气息丶思绪,有如那连绵不断的柳絮一片又一片飞临,映入眼帘。本来杨花柳絮飞如雪,但此刻正是因为夕阳返照,片片分外艳红!

2018年9月29日,澳大利亚华人文化团体联合会向心水心水敬颁“澳华文化界杰出贡献奖”。心水婉冰伉俪从墨尔本专程前来悉尼参加颁奖大会。
这是向心水心水敬颁的奖座、奖牌和证书。

(全文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