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评论:当局以“铁笼子”手段强化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镇压

(维权网信息员张兵综合报道)高瑜、铁流、浦志强、夏霖、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寇延丁、郭玉闪、黄凯平、陈堃、何正军、薛野、柳建树、徐晓,当人们看到上面这个半年多以来被大陆当局关进“铁笼子”里的知识界名单,不知会做何感想呢?

一个严峻而无可回避的现实正在清晰地摆在世人的眼前——大陆当局正在以“铁笼子”手段强化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镇压。

近日徐晓、薛野、柳建树、何正军的被抓,可以被看成大陆当局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持续镇压的一部分,可以肯定,这绝不会是此轮镇压的最后一次。

上星期三(2014年11月26日)北京女作家、财经刊物《新世纪》首席文化编辑徐晓因所谓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北京警方带走。徐晓的新浪认证微博最后一次发帖是在上星期二(25日)。

徐晓的友人、北京万圣书园创始人刘苏里在其微博上证实了这个信息。刘苏里11月29日在其微博发帖说:“经与昌平区龙园派出所核实,2014年11月26日,徐晓被北京市公安局预审总队‘带走’。据亲属,没有收到任何文书,被告知,涉及‘国家安全’已被刑拘。消息是否确实,仍有待核实。”

刘苏里的微博还披露:11月26日被警方带走的还有原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长薛野、原立人乡村图书馆副总干事柳建树。

而11月26日晚,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行政主管何正军也被带走抄家,目前仍无下落。

徐晓曾于1970年代文化大革命时期被控以“反革命”罪而坐牢,其后从事记者等工作,并发表多篇散文和短篇小说,也有创作新诗。近年来也服务于“立人大学”。

薛野是贵州遵义市人,是“六四”一代的代表人物之一。1988年,薛野以贵州省文科状元考入北大。在北大读书期间,正好经历了“六四”,毕业后回到遵义创办了西西弗书店并担任董事长。后来,贵州西西弗书店成为中国有名的民营书店之一。2004年8月-2006年5月,薛野担任中国著名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总干事。2006年开始,薛野开始担任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民营书业工作委员会主任,直到2010年辞职。立人乡村图书馆创办之后,薛野曾在2012年12月被选为第二任理事长。

柳建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曾先后到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留学,2011年回国后担任立人乡村图书馆副总干事、教育研究中心总监,也曾在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和犀照法律平台等公益机构供职。

何正军又名何里仁,现任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行政主管,负责日常管理并主持纪录片项目,曾完成一部反映城市拆迁的纪录片《大国无私房》。

当局对知识界中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实质性打击,其实在今年六四前夕已经展开:4月下旬著名女记者高瑜遭抓捕是当局本轮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镇压的序幕。

高瑜今年4月下旬即遭抓捕,5月30日就被批捕。高瑜系原中新社记者,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为高瑜等人积极地街头活动并通过报纸声援民运,该报在“六四”后被取缔,而高瑜也身陷囹圄。高瑜此前曾两度系狱,出狱之后依然笔耕不辍。现为德国之声《北京观察》栏目特约作者、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特约评论员、香港明镜系刊物特约撰稿人。

而当局对今年六四研讨会的大规模抓捕,明确显示了当局开始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实行不同以往的强力镇压的铁腕政策。

八九“六四”25周年前夕,2014年5月3日,10多位具有深沉的历史责任感的自由知识分子聚集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先生家中,举行了“2014·北京·六四纪念研讨会”,呼吁调查六四真相,合理解决遗留问题。

参加是次研讨会的有徐友渔、郝建、崔卫平、秦晖、郭于华、胡石根、黎学文、梁晓燕、刘荻、浦志强、王东成、吴伟、野夫、张先玲、周枫等人,因事未能到场而提交书面发言的人士有:陈子明、贺卫方、慕容雪村、王小山等。他们中有大学教授、学者、作家、律师、“天安门母亲”和“六四难属”的代表。

会后,参加研讨会的浦志强律师、徐友渔教授、郝建教授、胡石根老师和独立作家刘荻女士都因参加“六四研讨会”在5月5日和6日先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五君子事件”。

虽然参加六四研讨会被刑事拘留的五君子之中,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4人6月5日获取保候审,但是浦志强律师被持续关押半年以后,最近竟传出被以多达4项控罪起诉。对浦志强律师的欲加其罪,可以看做是当局为展示其铁腕镇压决心的指标。

而在9月14日凌晨一时许,北京警方从家带走了81周岁的作家铁流老先生,并将其关进“铁笼子”里。可以说是当局警告是以此所有知识界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年纪大是丝毫不能阻止你被关进铁笼子里的。把81岁老作家关进“铁笼子”里,且绝不允许取保,展现出当局出不惧任何舆论批评的流氓本色。

而铁流被关进铁笼子里的理由,竟然是所谓非法经营,就是指他编印《往事微痕》,这是一份发表老右派回忆文章的刊物,免费赠送。而经费以他自掏为主,也有少部分是右派老人赞助,没有从中赚钱。所谓寻衅滋事是指他写的“反刘云山”的文章。

而当局对著名NGO“传知行”和“立人系”(立人村图书馆、立人大学)的全面扼杀,对其领导与骨干的大规模抓捕,是其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公开组织化努力毫不留情的镇压。

2014年10月1日当局在北京对立人大学总干事陈堃拘捕后,当局对独立的民间公益组织扼杀及把其骨干成员的关进“铁笼子”里的疯狂镇压,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

陈堃,字纯一,号秀实。一九八七年生,祖籍陜西咸阳,现居北京。二〇〇五年进入厦门大学法语系学习,后退学。在厦大期间,发起思想交流沙龙「周五论坛」,参与网络公益项目「益学会」,创办信息服务网站「厦大讲座网」,还挑战校园官僚为学生维权。多年来衷情公益,尝试以自己的方式为高等教育变革做出努力。二〇一三年秋,加入立人大学。

2014年10月9日凌晨两点,传知行创始人、原所长郭玉闪先生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传唤,同日晚上10点被刑拘。现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

2014年10月10日,北京传知行所长黄凯平先生被北京警方从北京传知行办公室带走后,至今仍无任何消息。

此次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镇压行动中对知识女性的抓捕是令人震惊的,除上述的高瑜和徐晓外,还有一位女作家寇延丁也格外引人关注。寇延丁是于10月9日在北京去五台山路上,被以“寻衅滋事”罪名抓捕并刑拘的。

寇延丁,山东籍人,现居住在北京,著有《可操作的民主》《行动改变生存》《为公益而共和》《柔软改变中国》等书,具体被抓捕仍然原因不详,但她的朋友们认为,可能与他支持香港的言谈有关。

综上所述,中共当局的这一轮对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镇压运动显示出与以往镇压行动的不同之处:

第一、对自由知识分子的NGO组织如传知行、立人系斩草除根式的扼杀;

第二、对80岁以上疾病缠身的老人也毫不留情关进铁笼子里,“不许取保”洞穿所有人道主义底线;

第三、对女性知识分子也毫不手软,展现出“红卫兵治国”独特的野蛮特色。

毋庸讳言,面对疯狂的镇压,自由知识分子正面临着八九六四以来又一次严峻的考验,而我们相信,此刻大陆自由知识分子的腰杆仍然是坚硬而笔直的。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