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许多人一直在问,这就是我们曾为之去坐牢的目的吗?这就是我们一切抗争所要 达到的结果吗?难道只是为另一批谋杀和掠夺扫清道路?此刻,一团绝望的阴云悬在我 们头顶。”

尼日利亚记者昆勒•阿吉巴德(Kunle Ajibade),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的国际笔会 狱中作家委员会大会上的演说,表达了我们时代这种日益增长的情绪。

参加此次会议的代表们认识到,当前是言论自由权的暗淡日子;但他们重申了自己的信 念:作家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多人要到一起来交流 思想和经验。

狱中作家委员会,不仅在作家系狱时为他们运作,而且提供论坛,使他们能与笔会成员分享经验,互相学习。

感谢卡塔兰笔会和三级政府的慷慨,这次大会已成为全世界狱中作家委员会代表有史以 来的最大一次聚会,还包括来自阿尔及利亚、尼加拉瓜、玻利维亚、阿富汗、巴拉圭、乌干达和塞拉利昂等新成立的狱中作家委员会的作家。

在这次会议中,作家、记者和出版者回顾了他们仅因表达自我而遭受的压制。他们中有:

昆勒•阿吉巴德(Kunle Ajibade),1995年被尼日利亚独裁者阿巴查
(Sani Abacha)判处终生监禁,1998年7月获释;
阿龙•伯哈尼(Aaron Berhane),厄立特里亚记者,在死亡的威胁下穿过 边界逃亡苏丹,现在加拿大过流亡生活;
谢赫•科内(Cheikh Kone),逃离象牙海岸,到澳大利亚后被关进难民营。他因签证被拒而无法与我们相聚(*)。此外,澳大利亚政府要他支付八万九千澳元的拘留费用。

我们还听了巴斯克媒体工作者马特克瑟罗•奥塔门迪(Martxelo Otamendi)的证词。 他报告了在马德里监狱中所受的五天虐待,其报纸Egunkaria因被控支持恐怖主义而遭封闭。

这些案例,都是作家们在世界各地目前所面对的问题范围的鲜明提示,甚至生活在西方民主国家也是如此。

在2001年9月11日之后,50多个国家已经引进了新的立法和修改现存法律,所说目的是对抗恐怖主义的威胁。

这些国家,如孟加拉国、美国、英国、肯尼亚、中国、摩洛哥和澳大利亚,都已经采取新的措施控制信息流通,并限制来自世界某些部分的人员流动。

狱中作家委员会认识到,恐怖行动对世界和平与安全构成真实威胁。不过,我们认为,各国政府必须采取一个均衡的看法,并体认《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利。

我们也敦促,各国政府尊重人们以和平手段反对政府政策及法律的权利,并承认异议是民主过程的基础。

狱中作家委员会成员还关注,在一些国家中,例如在中国、古巴、越南、伊朗和突尼斯,互联网活动受限制并遭国家破坏。我们向这些国家的政府呼吁,允许其公民自由地彼此通讯和对外通讯。

我们谴责,许多国家利用诽谤罪的法律来监禁作家,禁止出版,并以此鼓励自我审查。

我们哀悼,在中东和其它冲突地区的当地和外国媒体工作者被杀和受迫害。我们呼吁当地政府尊重言论自由权利和媒体开展其工作的权利。

最后,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深切关注,世界各地的移民和难民拘留营激增,被拘留者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遭受限制。

正如萨勒曼•拉什迪在其重要演讲中所说,“书籍活下来,作家却活不下去……”。在象这样的时代,当言论自由在世界上如此多的国家和地区受到威胁时,各国政府经常依赖这样的事实,其公民不能分享它们穿越国界的经验。

卡塔兰笔会对狱中作家委员会大会的款待,营造了善意和创造性交流的气氛,并证明了有可能使来自世界各大洲和各种文化的人们集体分担他们的关注和工作,以保护所有人表达自我的权利。

2004年5月21日于西班牙巴塞罗那

(*)谢赫•科内最终在会议闭幕两天后获得到西班牙的签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