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比起新疆其它城市基本没有民族特色,高楼很多,都是内地样式。来阿克苏的温州人老板居多,只要出一亿元地方政府就无偿给地皮,还从这边的银行给几亿元贷款;政府出面搞拆迁,扒掉老房子,迁走老百姓,然后盖起跟内地一样的大楼卖给当地人。维族朋友说,要是具备这些条件,谁不会做生意?什么人都能干!但是当官的就愿意让内地人做,因为和本地牵扯少,卖掉房子就走人,官员从中渔利的腐败不容易暴露。如果工程给本地人,千丝万缕的关系容易露馅。只是这种内地样式的楼一盖起来至少几十年不能再拆,阿克苏无法再有民族特色。

市中心的广场上,大群汉人随汉族音乐跳舞。广场原来是当地的铁匠街,居民都是维吾尔人。维吾尔人那时住在市中心,可以靠出租房子得到收入,或是自己做小买卖,生活之道比较多。后来政府在市中心搞形象工程,建广场,强迫维吾尔人拆迁,让他们到七公里以外的市郊盖房子。那里远离城市,没有挣钱的生意,进一次城公交车费来回二元,一家五口就得十元。失去城里的落脚之地,谋生之道都被堵死,只能变得更穷。这是非常典型的边缘化过程。

维族朋友说,八十年代的维吾尔人认为只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和科技水平,实现民族的现代化,就可以和汉族平起平坐。所以那时把精力主要放在学习上,出国深造,学习汉语等。后来失望了。有人在日本留学几年回来,只能做最一般的工作,重要职位都被汉人占据,从中看出并不是语言问题。维吾尔人这样议论,以为学好汉语能提高我们的社会地位就错了,回族人生下来就讲汉语、用汉字,还不是只能拉牛肉面!

不过,也有成功的维吾尔人。进一家“阿尔曼连锁店”,店里经营的食品从饮用水到乳制品、营养品、调料、糖果、果冻等,还有土耳其的进口食品,也卖其它维族品牌产品。“阿尔曼”是一个维吾尔企业集团,有很多制作清真食品的加工厂。这家集团之所以能发展起来,就在于汉人做的清真食品不可信,维吾尔人不敢买。例如,有内地生产的糖果写着清真,后来被发现糯米纸原料里有猪油。维吾尔人相信自己民族的生产者,是阿尔曼集团得以迅速扩大的基础。对食品的禁忌,是维系维吾尔人和穆斯林的重要特点。

见到另一个维族朋友,在为学校让他教汉语烦恼。他只是二十多年前在大学预科学了一年汉语,很不流利,发音也差,怎么能教好?本该由汉族老师教汉语,可是所有汉族老师都一点维语不会,无法教维族学生。当局讲了多年让汉族老师学维语,汉族老师嘴上同意,实际就不学。其实那些老师都在本地住,学点维语对他们自己的生活也方便。二十年前,工作的汉人大部分都会些维语,后面这二十年工作的汉人则基本不会,也没人想学。

聊到家里的生活,这位朋友说,农民比前几年更穷了,原因主要在官员。比如,乌什县的汉人书记让农民都种苜蓿,然后搞了一个加工厂,大家都知道那加工厂有书记的利益。收购时百般挑剔,长了短了干了湿了都不行,农民排队一两天,最后结果往往还是不收购。维族县长表示了一点不满,说收购这么困难就不要种苜蓿了,还是种粮食吧,粮食至少还能饱肚子。结果县长当了不到六个月,就被调到地区农机局当书记,什么权力都没了。农民现在越来越没有选择权,种什么都由当官的决定,名义是指导市场,其实目的在于官员或亲属搞个什么工厂,让农民给他们种原料。市场好的时候设关卡不让去外面卖,想方设法压低收购价;市场不好的时候就不收了,风险全让农民承担。这种情况下,农民生活自然会比过去自主权多的时候更差。

RFA2021.08.2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