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在1976年9月9日去地狱见阎王的

之后,每逢每年12月26日毛泽东的出生日或是在9月9日毛泽东“翘辫子”的日子里,都会有一帮人出来哭哭滴滴要歌颂毛泽东一番。除了毛泽东的亲属外,有如下的人是绝对不适合出来纪念毛泽东的:

一,高干子弟,红二代。

毛泽东发动“文革”,要打倒全中国全部的老干部,推翻一个名叫“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建立起一个名叫”革命委员会的毛家王朝”:。那些老干部,除了被迫害致死或是上吊跳楼吃毒药自杀的,剩下来的,毛泽东惧怕他们重新联合反扑过来,都得要被赶出北京城,驱除到全国各地偏远的山区乡村被监视居住。而他们的子女们,也得要统统流放到偏僻贫困落后的农村山区度过他们的一生。像现在做了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习近平,当年流放到陕西乡村。今年年初,习近平曾经对人说,在那个年代,他饭都时常吃不饱,肉类更是稀有食品。现被关在监狱里的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当年流放到农村时,因物质生活条件极度的匮乏,薄熙来还曾经去偷过村民的东西。要不是华国锋,汪东兴捉拿了“四人帮”和毛远新,那么习近平刘源(刘少奇之子)薄熙来那些高干之女们绝对不可能重返北京,做国家的领导人。他们的最终下场如同当年“地主富农”的子女们一样穷困潦倒,永远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永世不得翻身。

想想前几年,薄熙来主政重庆时,刮起了一阵大唱毛泽东赞歌的唱红运动。薄熙来真是好恶不分。你爸爸薄一波在“文革”期间,被红卫兵造反派斗得死去活来,你自己也被迫沦落到穷苦的山村去度日。你要唱赞歌也应该歌颂救命恩人华国锋汪东兴李鑫才是,怎么能再去歌唱赞美迫害全国民众也同时迫害你们全家的暴君毛泽东呢?是不是薄熙来后来做过“心脏移植手术”,从“人心”变成了“狼心”?

二,有产阶层。

毛泽东最痛恨全国老百姓手里有钱。毛泽东通过几次政治大运动,在全国范围内,消灭了所有的有产阶层。一向善于勤劳致富的中华民族,在当时中国有6亿人口之多,竟不存在一个资本家,没有一个地主富农。已经穷了呱呱叫的农民想在自己的后院养几只鸡,也是绝对不允许的,会被乡村干部揪出来批斗批臭的。毛泽东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而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宁要贫困的社会主义,不要富裕的资本主义”。“资本家”,”地主”,“富豪”,“有钱人”,”老板“都属于反动罪恶的名称。整个社会,人人都竞相远离这些人群。哪个孩子出生于“资本家”,“地主”之家,那他(她)就永远背上“出生于反动家庭”的污名,升学和工作都被人歧视,永远没有机会用努力创造自己美好的前程。

我在今年看9月份一期的南京”非诚勿扰“电视相亲节目,里面有一位从陕北来名叫崔峰铭的男嘉宾。他自我介绍说他家有30亩田地。我听后心里吓了一大跳,要是在毛泽东时代,按他家里财产的状况,属于大地主,是剥削阶级,是“欺诈老百姓的吸血鬼寄生虫”,他的爸爸妈妈或者是他的爷爷奶奶要被专政机关拉出去枪毙的。在介绍他的短片同时,有人还在伴唱着红歌。他只有二十多岁,毛泽东死时,他还没有出生呢。他没有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黑暗生活,那是谁在宣传误导他,把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灾星”,塑造成了人民的“大救星”?

三,知识分子。

毛泽东最仇恨知识分子是世人皆知的。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被排在“地富反坏右”后面,称为之“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而越没有文化,越无知愚昧,却成了社会“先进代表”。“专家,教授,教师,作家,画家,诗人,记者,工程师,律师等统统改行去做体力苦力活,“劳动模范”(那些所谓的“劳动模范们”,绝大部分都是打砸抢的坏分子。如果真是“劳动模范”,在粉碎“四人帮”之后,邓小平也不会对他们做出极为严厉的处分)军人们接管各工厂企业和政府部门。毛泽东的打手只有小学三年级水平的陈永贵,担任中央政府的农业部长。毛泽东知情知意的女朋友只有初中毕业的谢静宜,掌管中国两所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

原来我以为毛泽东只仇恨文科知识分子。后来我发现,毛泽东其实对学理工科的知识分子也是非常恐惧的。在1957年“反右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分子”的四百多万知识分子,主要都是文科知识分子。之后,毛泽东那阴险罪恶的目光,瞄准了科技知识分子。毛泽东亲自主导“三线建设”,名义上是“为了防止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一旦侵略我国时,我国的重点科技企业和重要工业企业不遭受敌机的轰炸破坏,而 转迁到大西北去“,其真正的阴谋是要把分散在全国科技企业和重要企业的科技分子们统统排遣打发到遥远的大西北。迁往到大西北的企业和工厂所选择的地址,都是交通极为不便其荒无人烟的半山上。那些科技知识分子这样轻易地被毛泽东所迫害,恐怕他们自己脑子里还弄不明白。如果毛泽东死后是”四人帮毛远新”上台,那么那些千千万万穷困在大西北部工作的科技知识分子们,就永远在那里”安家入户”了。 连既不是学文科也不是学理科,仅仅是使用脑力劳动的围棋名将陈祖德也不放过,他被驱逐到”五七干校“后(“五七干校”其实是劳改场地),强迫他做那些大大超出他体力忍耐的重活。可见,毛泽东惧怕所有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中国人。

现在我们时常看到那些会舞文吟歌长的像知识分子模样的人,不知道是哪一根神经错乱了,嘶哑地唱着那些“仰望北斗星,心中想念毛主席!”类似的红歌。为此,我要大声问道:你们如此肉麻地颂扬毛泽东,而毛泽东曾何时爱过你们?

四,出国旅游留学移民人士。

毛泽东为了实行愚民政策,实施了的关闭锁国方针,不但控制了全国一切大大小小的宣传媒体,也断绝中国老百姓同国外任何民间的往来。如发现有人同国外的亲戚朋友有书信往来,即可被打成“特务间谍分子”,或去坐监狱,或被送去劳改农场服刑。有人敢收听台湾电台或是美国之音等境外电台,如被知悉抓获,即可被定型为“反革命分子”送进监狱。那时候什么“留学”啊,什么“出国考察”啊,什么“移民外国”啊,是天方夜谭,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去年,我同一个朋友聊天,无意中他说他爸爸最崇拜的人是毛泽东。他爸爸大约是60岁左右的年纪。他爸爸经历过毛泽东时代。他们全家移民加拿大15年来,为了生活,他父母都在工厂打工,根本没有时间想去图书馆找些揭露毛泽东统治中国时期所犯下的罪恶的书籍看看。他爸爸是毛泽东愚民政策的受害者。如果有一天,他爸爸脑子清醒过来了,摸着他自己的胸脯问一问:”要不是华国锋逮捕了“四人帮毛远新”,要不是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政策,我们全家有机会可能移民来加拿大,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吗?“

五,文艺歌唱爱好者。

毛泽东统治中国时期,打开收音机(当时还没有电视机),全是歌颂毛泽东的红歌,“八个样板戏”。毛泽东时时刻刻地向人民灌输“毛主席英明伟大,毛泽东思想战无不胜”个人崇拜的神话。中国传统古戏被禁演。西方香港电影只有江青康生看的专利。人民不知道西方流行歌曲,爵士音乐和欧洲古典歌剧为何物。人民的精神领域极为贫乏空虚。

现在中国经常举行全国范围的流行歌唱大赛,我们时常能看到有些歌唱选手拿些歌颂毛泽东的红歌演唱。还有一些小有名气的古典音乐歌唱家,也加入到了唱红歌的队伍里。他们真的不去思考一下:中国现在如是江青毛远新统治的”毛家王朝“,根本没有给你们在全国的大舞台上出人头地,大显你们有个性的音乐才能的机会。你们如能在工厂做杂工,在农村割草种菜算是你们的福气了。

六,爱国主义者。

一讲到钓鱼岛,许多爱国人士群情激昂,怒发冲冠,游行时高喊:”日本佬滚出钓鱼岛!“有些“五毛”还会高喊毛泽东的语录:“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但他们应该查核一下,毛泽东统治在位时期,中国损失了多少土地:

薪岛,长白天池东签约割让给朝鲜;
(唐努乌梁海)180000平方公里被俄罗斯实际占领,中国被迫放弃;
江东六十四屯30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俄罗斯;
图们江口2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俄罗斯;
孔社令-二连北1600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蒙古;
阿尔泰山脊东签约割让给蒙古;
Karichilida签约割让给哈萨克斯坦;
察汗鄂博签约割让给哈萨克斯坦;
汗腾格里山地区21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吉尔吉斯斯坦;
帕米尔地区270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塔吉克斯坦;
帕米尔地区签约割让给阿富汗;
达拉克地区签约割让给巴基斯坦;
江心坡地区700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缅甸;
南坎地区22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缅甸;

位于中国海南岛与越南海防市之间的中国岛屿“白龙尾岛”以及周围海域,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又有丰富的渔业资源,毛泽东于1957年同意赠送越南。祖国的宝岛和海域,就这样被毛泽东断送掉了;

很可笑的是,毛泽东说,只有我们中国独家占有喜马拉雅山不好,要让一半送给尼泊尔。这样就签约把喜马拉雅山南麓割让给了尼泊尔。毛泽东把祖国的山河当儿戏傻玩,随心所欲地送给别国;

更不可思议的是,号称在1962年中印战争中的战胜国中国,毛泽东却主动把非常丰富肥腴的西藏南部9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拱手让与战败国印度。当时世界上许多军事家和政治领袖们无法理解,战胜国中国怎能出让自己的领土给战败国一方?因为,他们压根儿不知道毛泽东内心深处阴险罪恶的想法。

现在高举毛泽东旗帜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组织纪念南京大屠杀77周年,但他们忘了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在接见日本代表团时,有日本人向毛泽东鞠躬请罪,说日本军人过去侵略中国,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实在要道歉,毛泽东连忙回话:哪里哪里,你们不用道歉,我们巴不得欢迎日本人侵略中国呢。你们日本人不来中国,我们早被蒋介石消灭了。还哪轮得到我们今天坐在北京看京戏?

七,爱好棋牌,打麻将,爱好跳舞的人士。

现在的中国,在城市的哪个角落都能找到棋牌馆,麻将馆,歌舞厅。凡你随便进入一个社区公园里,都会看到小区的居民们有在玩棋牌的,有打麻将的,这在毛泽东统治时期,是不可能看到的景象。那时候,棋牌麻将均属于“封资修”的腐朽玩艺,领导说,革命人民玩了那些东西,会丧失“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意志”。跳舞属于腐化的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之一。毛泽东强迫人民天天搞残酷的阶级斗争,却不准人民有自己的娱乐活动,而毛泽东自己在中南海有专门供他自己享用的美女文工团。在舞会中,毛泽东钟意了哪位文工团的女孩,他就会邀请那位女孩到跳舞厅隔壁的小密室里去”促膝谈心“了。

八,爱旅游人士。

在毛泽东统治时期的中国社会,老百姓去买东西,除了手头上要带钱币外,还需要带其它的副券票,像是粮票,菜油票,麻油票,肉票,豆腐票,香烟票,火柴票,煤票,布票,糖票,酒票,等等等等,据统计,有2百种以上的票类。所有那些副券票上,都印有每个城市的名字,局限在当地城市使用,如印有“上海”的粮票,就不能在上海以外的城市使用。那时候,工人收入极微,一个家庭夫妻两人工资加起来,也仅仅够维持全家人最简单的生活开支,没有什么剩余了,根本不会想到也没有那个财力去全国名胜风景区旅游。假设真的有人要出去旅游,就必须带上自己本地的粮票去本人所在的工作单位申请换成全国粮票,同时,你还必须要有你本单位领导批准的出差介绍信。如领导不同意,你即使去了外地,而因为你没有全国粮票和出差介绍信,你去餐馆就买不到米饭,你去旅社就不让你进房过夜。

如果现在还有喜爱旅游的人士高喊“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话,那我要告诉你,毛泽东”挥手要你前进“,绝对不是出钱给你“前进“去旅游度假,而是要你”前进“去参加阶级斗争大会,去污陷别人,去斗垮别人。一旦当你的价值用完了,新一波的人群会接着”前进“过来污陷你,斗垮你。 你还再敢喊:“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九,胖子们。

现在我们走到哪里,随时能见到身材肥肥的胖子,而在毛泽东统治时期,在我们工友同学亲戚朋友之间,几乎见不到胖子。那时候,成年人一个月的口粮只有22斤左右,菜油几两,猪肉几两。李克强总理于今年十月的一天,在会见外国友人时说,“我年轻时在中国农村生活多年,亲自经历过吃不饱饭的艰难岁月”。中国人那么聪明智慧 ,那么刻苦勤劳,难道自己养不活自己吗?不是的。中国人民自己创造的物质财富,不是在历次大的政治运动中遭受破坏损失,就是被毛泽东无休止,无节度地无偿赠送给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非洲国家。在1970年代初,有一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访问中国,是明着来讨钱的。跟周恩来总理讨价还价一个星期,最后总算讨到了3亿人民币。他在回国前,拜访了毛泽东,并感谢毛泽东支援他们国家3亿人民币。毛泽东回复道,怎么只有3亿,再追加2亿,一共给5亿人民币。那位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听毛泽东这么一说,兴奋地几乎不敢相信,因为前几天他还在同周恩来谈判时,要求周恩来在3亿人民币的基础上再添加个一,二百万人民币,周恩来都没同意。现在毛泽东如此轻易地就那么多加了2亿人民币。周恩来急忙向毛泽东请示:主席,现在国库的财政已经快枯竭,我们已经拿不出那么多钱了。毛泽东冷冷地回答:中国的仓库那么大,随便扫扫都能扫出个2亿。要知道,在“文革”后期,中国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全国人民自己生活在物质极其缺乏的穷困之中。毛泽东就是那么一个超级败家子。因为毛泽东知道,只有当全国人民的肚子一直处在半饥饿状态中,人民才没有时间去想啊争取那些民主呀自由呀。

如果今天还有哪个胖子在高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那么就叫毛泽东复活过来重新统治中国,我们要看看当你的肚子挨饿时,毛泽东会不会给你大鱼大肉吃。

十,讨饭流浪者。

在1960年代初,中国发生了人为政策造成的大饥荒。各地的灾民们准备走出村子到外地讨饭去,被守卫在村头手握机关枪的民兵们阻挡住。民兵警告灾民们,你们出去讨饭,会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形象,谁敢越过村口红线,射杀不误。有些灾民天真地以为,民兵是咱们百姓的民兵,民兵们拿着枪,是吓唬吓唬我们得吧。凡是想试着跨出村口红线的灾民们,都被民兵无情地开枪射杀。灾民们怕了,退化到村里。鸡鸭青蛙老鼠吃完了,山上的野菜采完了,树上的树皮剥完了,连死狗死牛死羊死猪也吃完了,最后许多地方开始出现灾民们人吃人的悲惨现象。

几年前,我因业务关系去中国出差。我在一个小镇的长途汽车站里等候汽车。一个讨饭的男人慢慢地挨着我的方向讨钱过来,我见到这个讨饭的人的左胸前,挂了好几枚毛泽东像章,我就好奇地问:毛泽东已经死了很久,你讨饭的人为什么还要挂毛泽东的像章?他说,想要讨个平安。 我心里发笑:毛泽东在世时,除了江青李纳毛远新张玉凤谢静宜是平安的,全国各阶层人民都是在你斗我我斗你极为血腥恐怖的风雨中惶惶过日的。你这个要饭的人,哪有可能让你自由自在的去全国各大城市讨饭?当大饥荒来临时,民兵早就把你封锁在你自己的村子里,你不是饿死,就是去吃你自己的孩子,或许你被你的孩子们吃掉。

十一,爱发牢骚,爱提批评意见的人士。

……

十二,基督徒,穆斯林徒和其他宗教人士。

……

从公元1949年至1976年在毛泽东统治下的27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黑暗,最为残酷,最为悲惨的历史。上至国家领导人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邓小平习仲勋林彪张春桥薄一波陈赓彭德怀等等等等,下至巷街乡村千千万万的平常百姓,都是毛泽东独裁暴政统治下的受害者。

中国前副总理方毅对毛泽东的评价非常到位:”毛泽东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以来,一位最为残暴的皇帝。“

当有一天中国建立了民主社会,那时候一定有人会向新国会提出议案:建议每年的12月26日为“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2014年12月16日
David Zhang
于多伦多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