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国大陆一名民主维权人士遭到当地国保上门恐吓,明令他春节期间不得到外地走动,甚至都不允许他到当地的乡下去,该民主维权人士就质问国保:你们这样做有法律依据吗?四中全会不是提出要「依法治国」吗?你们如此岂不是公然违反「依法治国」精神?结果国保满带讥讽地说:你别天真了!什么「依法治国」?我们就是法。

其实在中国大陆发生上面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奇怪,甚至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多年来,我们不仅看到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强拆,但地方政府却经常公然强拆,甚至还出现将人活活压死的惨剧;我们看到中央明令禁止截访,但各地政府截访大军却每日公然在中央机关大门口将人绑架殴打;我们看到国家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依法禁止将人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但许多地方政府仍不断将上访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强行关入精神病院;当然,我们还看到《宪法》明确赋予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权利不容侵犯,结果却经常看到各地独立知识分子、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被禁声、被软禁、被关黑监狱、被强迫旅游等等。如此种种公然与法律及中央精神相违背的违法侵权行径,在中国大陆大行其道,使人不禁迷惑:究竟是法律与中央公开宣示的政策与精神背后还有官僚内部另样的文件,暗中指示地方官僚另行其事,还是地方政府及其工作人员擅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

不过,不管是国家法律与政策背后是否有秘密文件指示官僚不要依从,还是地方官僚私自违法乱纪,地方政府对待民众的黑恶化的确是个不争的事实。对此,只要睁开眼睛看看那每年奔走在各级政府数千万的上访民众,每天冒被绑架殴打风险拥挤于国家信访局前的百姓,与近年来一年高达二十万的群体事件,就一目了然了。虽然这些上访民众有各式不同原因,这些群体事件有各自不同情况,但民众心中的不平、不公与感觉受到冤屈,那是相同的。而民众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不公不平的冤屈之感,基本都是地方政府的恶作为、不作为、胡作为,以致造成了民众内心的苦痛,使民众感觉自身权利受到了侵害。

作为地方政府,原本应该是化解社会矛盾,疏导民间积怨,伸张社会正义,理顺社会关系的权力机构,怎么多年来反而成为制造社会矛盾,侵害民众权利,聚积民众怨愤,激化社会冲突的肇因者?这不仅明证出地方政权黑恶化的事实,而且揭示着地方政权本质的深层异化──中国地方政权已经成为小集团利益的谋取体与维护体,已经不再是民众寻求公理与正义之地,地方政权已经严重私有化、小集团化。

导致中国地方政权黑恶化的根由就是公权力的私有化与集团利益化。当公权力背离了「为人民服务」的天职时,就成为了为地方权力执掌者与权力小集团谋利的私器。于是国家的一切律法与政策,都被地方曲解成谋取利益的口号。如果中央胆敢干预地方谋利,那么地方就以天下大乱,民众造反,危及政权稳定来要挟。于是「稳定压倒一切」成为了中央与地方的共识。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前提下,地方胡作非为、违法乱纪,中央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在此情况下,地方黑恶化进被当作了中央得以稳定的保护伞。而地方也正是抓准了中央这种心态,以肆意妄为来表现对稳定的忠诚与坚定,进而表现对中央的负责。而在这种黑恶化之下,事实上夹带着为掩盖谋取个体与集团利益而强取豪夺的实质。

对于地方政府的黑恶化事实,不能说中央不知情,或者难于了解情况。从中国近年来经常通过网络媒体,甚至公开的官方媒体所披露的大量事实来看,中央应该是清楚知道这片土地在发生着什么,然而,让人奇怪的是,居然这种违法乱纪却不见被制止。正如前面那些国保嘲笑维权人士相信「依法治国」天真一样,地方政府在将国家法律与中央精神当作笑料时,这个社会权力系统的部门化与黑恶化就必然成为常态。

面对这种地方权力公然践踏国家法制、嘲弄中央精神的黑恶化境况,中国如何扭转这种狼狈不堪的局面?如果中央要向外界洗清自己在国家法制与公开政策背后私授地方政府违法的误读的话,仅仅靠行政命令与思想教育显然是不够的,必须祭出切实「将权力关入制度笼子里」的法宝──那就是彰显公民权利。因为地方政府离中央天高皇帝远,那些官僚们大多数基本没有什么提升指望,更没有所谓理想正气与家国情怀,他们只有利益,只有人欲。因此,指望通过理想性思想教育与指令性行政权威,是无法使他们改变的,可以说基本上都是对牛弹琴或水过鸭背,不会有什么效果。而从世界文明发展的历史来看,只有祭出了公民权利,才能最终将这些黑恶化的东西禁锁起来,使它们不致泛滥成灾。从某种意义而论,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也的确是一种寻求约束地方政权变质的尝试,只是脱离了法制轨道,而使社会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那么,今天公民权利的保障与行使应该圈定于法制的范围内,使公民能在法制的途径上监督制约公权力。因为,任何地方政府黑恶化都必然伴随着违背法纪与中央公开宣示的精神,连带着侵害公民的权利,这种黑恶最直接而及时的感受者与受害者是广大民众,只有让这些民众能及时行使监督权、言论权,才会形成强大的约制黑恶化力量,也才能使中央及时掌握、整治、纠正地方黑恶化趋势。所以,保障公民权利是使国家法制与中央精神得以贯彻落实,使地方权力黑恶化得以及时扼制的利器。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