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肖望 棱镜 2022-06-27 12:36 发表于北京

作者 | 肖望 编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闻所未闻,在中国金融史上都十分罕见,刷新了认知。”6月20日,华南地区某中小银行行长杨明(化名)对作者称。

4月18日和19日,河南4家、安徽2家村镇银行先后称系统维护,暂停电子账户提现功能,储户们存在这几家村镇银行里的钱无法取出。截至目前,线上系统仍未恢复。

6月18日,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相关资金情况正在排查。

“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在通报中表示。

随后,河南省内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四家出问题村镇银行公告,按照金融管理部门要求,即日起开展线上客户资金信息登记工作。

登记页面显示,上述村镇银行线上吸收资金的渠道除手机银行、微信小程序外,还通过小米金融、度小满、360你财富、滴滴金融等34家互联网平台渠道吸收资金。

来自全国多地储户的钱如何流进河南的几家村镇银行?新财富集团又如何能骗过互联网大厂在内的34家平台风控审核?杨明所在的银行也曾通过上述部分平台开展过“互联网存款”业务,基于对互联网存款业务的了解和部分公开报道信息,杨明对其中的疑问点进行了分析和解读。

image

“吃利差”、资金掮客或涉违规

“我们这里银行的工作人员,在宾馆里已经待了一个月,为了厘清资金来源和流向。”有河南商丘地区人士告诉作者。

6月25日,家住北京的储户刘波(化名)告诉作者,他已经接到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工作人员的电话,核实其登记的信息。工作人员重点询问了他购买产品的渠道以及资金来源是否为自有资金。据悉,有部分人员低息揽入他人的资金,再存入银行的高息产品中“吃利差”,此类行为可能涉嫌违规。工作人员称,核实的资金来源、购买渠道信息将提供给警方办案做参考。

刘波告诉作者,他于2020年5月通过360你财富平台向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存入8万元,后因为资金需要取出了4万元,到此次电子账户不能提现时还有4万元未取出。这笔钱每半年付息一次,利率4.65%。

刘波表示,尽管他对这家700公里外的村镇银行一无所知,但产品页面的“储蓄存款产品”、“50万元内受国家存款保险保障”等标注让他放心。“360你财富背后是360这样的互联网大厂股东,总不至于弄虚作假吧。”

image

储户提供的村镇银行产品购买页面,显示是储蓄存款,并显示有存款编号

此次出现取现难问题的村镇银行涉及河南地区四家: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安徽地区两家: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

和刘波一样,来自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用户通过度小满、滴滴金融、360你财富、(拍拍贷)羚羊财富等34家平台,将动辄数万、数十万、数百万的钱转入到上述四家河南村镇银行中。

君正智达(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禹州新民生、柘城黄淮、上蔡惠民、固镇新淮河等四家村镇银行开发互联网平台对接系统。在4月份一份书面报告中君正智达称,上述四家村镇银行在各大互联网平台的互联网存款规模上百亿,涉及客户近百万人。亦有媒体援引储户说法称涉及40万人,资金400亿,但具体人数和金额有待官方公布。

这是兴起于2018年的互联网存款业务,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获客,推出期限相对灵活,但利息水平可以媲美3年期、5年期定期存款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因此迅速走红,成为各大互联网理财平台的标配。

互联网存款的无序发展也引发监管部门关注。2021年1月,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下发通知,明确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随后,互联网平台将互联网存款业务集体下架。

银保监会、央行同时指出,商业银行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已经办理的存款业务,到期后自然结清。在此期间,相关存款依法受到保护。

刘波告诉作者,在互联网平台下架存款产品后,他一直没舍得将这些产品取出来,因为其利息相对较高,且“存款没有风险”。

同时,下架后他还接到过银行客服的电话及短信,提示可以到微信小程序上继续购买产品。他的电子银行账户一直能正常收到每半年付的利息,甚至在今年5月份,上述村镇银行线上系统维护后,他的电子银行账户照常收到了一笔利息,只是无法提现。

接近平台的人士李磊(化名)告诉作者,除互联网平台导流外,还有部分用户通过资金掮客,将钱存入了上述村镇银行。这些资金贴息后的收益水平能达到6%-8%,远超正常存款利息水平。

北青深一度援引当地银行系统人士说法称,新财富集团与河南涉事银行存在合作关系。新财富涉嫌非法集资,且金额巨大。目前银行关闭提现入口,是因为无法鉴别非法资金与合法资金,所以采取了应急措施。

据21世纪经济报道,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5月20日的通气会上介绍,事情不是简单的社会公众‍‍和村镇银行之间的交易,还涉及其他主体,有很复杂的交易结构。河南4家村镇银行的大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共资金,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事件的最终结果还有待于公安机关侦查结果,‍‍将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证据来处置。

image

新财富如何骗过互联网大厂?

上述四家河南村镇银行合作导流平台多达34家,其中不乏具有新浪、百度、360这样互联网大厂背景的平台。如果其电子银行系统被操控利用,其如何能骗过上述平台的审核?

杨明告诉作者,早期头部互联网理财平台对银行十分“挑剔”,资产规模低于200亿的银行都不合作,因此,早期互联网存款以民营银行和部分城商行为主。随着相关产品大受欢迎,2019年后,对存款饥渴的多地城商行、农商行乃至村镇银行蜂拥而来,银行间竞争开始激烈。为了获得互联网平台上更好的展示位置,银行之间开始了“竞价排名”,哪家提供的佣金高、产品利率高,哪家就能获得更好的展示位。

达成合作意向后,互联网平台工作人员会上门核实银行的营业网点,要求银行提供年报、财务报告等资料进行核查,有时还会要求与银行的法人代表合影。“由于是公对公合作,合作流程需要的资料和开企业账户差不多,审核很严格。”

平台人士李磊对作者称,存款为商业银行特许经营的业务,所以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是导流业务,即展示银行存款产品,当用户想要购买产品时,便跳转到银行自营的系统完成购买,在当时属灰色地带。银保监会、央行下发通知后平台已全部下架相关产品,当前是存量业务在存续期出了问题。

李磊告诉作者,与涉事的村镇银行开展合作时,公司员工在线上购买了其存款产品,并到河南实地走访了该村镇银行,在该村镇银行打印了自己的存款证明,并在监管系统查到了相关存款产品的备案。验证通过,才与银行签订了合作协议。

有储户晒出了上述几家村镇银行和某互联网平台签署的合作协议封面,上面列明双方基于存款产品进行合作。在签署页,分别有各村镇银行的公章及法人印章。

image

储户获得的度小满平台与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合作协议

另一平台人士告诉作者,村镇银行无法取现后,公司协助各方配合调查。同时,内部对业务复盘并启动追责,如果有业务人员违规将严厉处罚。“但现阶段核查显示,业务员都是按照业务流程办事,没有违规之处。”

杨明告诉作者,通过互联网平台揽储,存款也并不是越多越好,还要和银行的资产相匹配。银行也不是什么互联网平台都上,会对互联网平台的规模、股东背景等有严格的审核,避免平台干坏事。

最高峰时,杨明所在的银行合作的互联网理财平台也不超过10家。有大型互联网理财平台主动求合作,但因为其P2P业务背景,在行内被一票否决。

反观上述问题村镇银行,可谓来者不拒,在不到一年时间便上线34家互联网平台渠道。除互联网大厂的金融平台外,还有友信金服、省呗(萨摩耶)、博金贷、挖财等多家P2P背景平台。

杨明认为,平台合作的基础是基于银行牌照的法定信用。如果平台尽到充分的核查责任,是与银行官方签订的合同、对接的系统,则相应的产品应被认定为存款,受法律保护。

上述互联网平台争相上架存款产品之际,是否有平台放松了对银行的审核标准,导致犯罪分子趁虚而入,尚待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和披露。

image

造假难度极高,或谎报存款规模   

河南村镇银行事件发生后,一种“真银行的人、真银行的章、在外做了一套假系统”的说法甚嚣尘上。

但多位储户及业内人士表示不解。刘波介绍,自己通过工商银行向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II类户转账,输入II类账户卡号和自己的银行户名均校验成功,工行信息显示资金转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如果是假系统,如何能通过央行支付清算系统的核查?

另一个疑点是,如果上述村镇银行吸收了上百亿资金,这明显超出了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当地银行同业水平,很难不引起本地监管部门的注意。

融信云发布的《2021村镇银行调研报告》显示,2018年至2020年,村镇银行平均存款规模分别为7.3亿元、8.3亿元和9.4亿元。

杨明表示,村镇银行一般不直接接入央行的支付清算系统,而通过发起行代理接入。根据储户定期能收到利息、通过其他银行转账成功、在银行小程序中能查到账户等信息,说明这是标准的银行系统。但村镇银行是否收到了钱却成为争议点。

杨明推测,发起行许昌农商行的代理清算账户可能是问题关键,其或许被控制,或有内鬼,对村镇银行储户们的转账银行发送了确认的报文信息。此外,在村镇银行方面,其存款数据都要按季度报送监管部门,与代理行报送的存款数据匹配,在监管部门却没有察觉。

杨明表示,要完成这一系列操作,需要许昌农商行的清算系统部门、计财部门、村镇银行的计财部门等人士全力配合,操作难度极高。村镇银行方面也可能谎报了存款规模。新财富集团是否买通了关键岗位人士、控制了相关账户等,仍有待警方进一步查证并披露。

出现取款难的村镇银行中,许昌农商行是禹州新民生、柘城黄淮、上蔡惠民、安徽固镇新淮河、黟县新淮河等5家村镇银行的股东。

5月25日,许昌农商行第一大股东许昌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债券市场发布公告,称上述五家村镇银行均为独立法人机构且独立经营,许昌农商行不实际控制其经营管理。许昌市投资集团还称,本公司与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不存在股权投资、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关系。

如果上述村镇银行资不抵债,部分储户寄希望于存款保险能够发挥保障作用。

2015年5月1日,《存款保险条例》正式施行,这一制度有利于维护公众对我国银行体系的信心,保障存款人的利益。在包商银行破产程序中,其窟窿高达2200亿元,但储户在包商银行的储蓄存款并未受到损失,央行、银保监会和存款保险基金对个人储蓄存款本息全额保障。

央行公布的参加存款保险的金融机构名单(截至2022年3月末)显示,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等河南四家村镇银行均在列。

不过,在杨明看来,如果上述银行依法依规参与存款保险,存款自然都有保障。但如果上述村镇银行谎报了存款规模,只为部分存款缴纳了保费,则保障有限。存款保险作为整个银行业缴纳的保费,在处置风险时需要统筹考量。

央行披露,2020年共归集存款保险保费423.88亿元。截至2020年末,存款保险基金存款余额620.4亿元,当年主要支出包括包商银行风险处置676亿元,购买不良资产165.6亿元,认购徽商银行股份88.9亿元,100亿元用作存款保险公司资本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5月20日举行的通气会上,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无论最后怎么处置,‍‍凡是依法合规办理的业务,均受到国家法律保护。

image

部分中小银行出现存款搬家

河南个别村镇银行取现难情况发生后,部分用户对中小银行的担忧情绪有所上升。

多位储户告诉作者,看到相关新闻报道后,将自己在本地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里的存款取出,存入国有大行及全国性股份行中。

杨明告诉作者,此前很少有用户要开存款证明,但近期要求开存款证明的需求是此前的几十倍。甚至还有用户打电话到当地金融监管部门,要求核实银行的身份以及自身存款是否安全。

储户们的担忧杨明也能理解,但令他更为焦虑的是,银行的存款在每天数千万乃至上亿地搬家。部分客户在回访电话中明确表示,受上述事件影响,对中小银行产生了不信任感。

银保监会披露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法人名单显示,截至2021年末,我国共有4057家银行。在6月23日的“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介绍,我国目前共有中小银行3991家,包括村镇银行1651家,总资产92万亿元,中小银行总资产在银行业总资产比例中占比是29%,主要专注于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和“三农”服务,相关贷款在银行业中占比分别是47%和40%。

杨明表示,国有大行、股份行、规模较大的部分城商行总数不超过100家。广大中小银行在地方经济发展、支农支小等领域起到了重要作用,而且经过近年的发展,群众对中小银行的印象已经大幅改观,存款保险的推出进一步提升了群众对银行的信任感。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在存款保险制度下,将钱存进大银行还是小银行,对储户尤其是小储户来说几乎没有区别,这无形中增强了公众对民营银行的信心,提高了民营银行的竞争力。

但上述事件对中小银行的信用造成误伤,“可能需要四五年时间来修复信任”,杨明认为。

许昌市公安局在通报中介绍,目前,案件侦办取得积极进展,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肖远企对河南个别村镇银行问题回应时表示:“银保监会将会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做好相关工作,我们已经责成河南银保监局履行监管职责,依法保护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