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5

我家的老猫12岁,此猫当年蹿到我家,怎么撵都不走,就像老话说的,在沙家浜扎下根了,我好生无奈,只得接受现实。

说实在话,我一直拿它没什么办法。住到家里后,它倒像主人一样,大摇大摆,渴了喝,饿了吃。好在头些年它体量小,也不费什么,我吃什么它跟着吃点就是了。但随着年龄渐渐增长,它的胃口也越来越刁,一般猫粮已经难以满足,无肉不欢,甚至开始喝酒。

刚学喝酒时,我给它倒小半杯啤酒就打发了,但慢慢地,他开始喝白酒,而且二锅头喝着已经不爽,试来试去,就喝茅台高兴,于是顿顿茅台——后来A股里茅台成了龙头股,都是我家老猫的贡献。

我知道它就是个畜生,不能这么惯着它。但凡畜生都这样,只要给点好脸色,就会没完没了,没完没了地,而茅台酒的价格,我也实在没法长期供给它。可很无奈,只要它不高兴,就能蹲在书柜上叫一夜,让我睡不着觉,强忍着睡着,它也会跳到床上,用利爪抓我的脸。我单身,第二天脸上一道道血痕到公司上班,同事们看我都忍不住笑,胖大姐还会打趣我,“年轻人,闹着玩也有个轻重,不能抓脸哦”。我有苦说不出,只能摇头,闭嘴,叹息。

我决定想想办法,不能再让它这么胡闹下去。

首先,得跟它谈谈,于是,我跟它说,“乖,你看,你的爪子,本来是抓老鼠用的,也可以用来对付侵犯咱们家的坏人,不能用在我身上,对不对?咱们家,毕竟我是主人,应该说了算的,你得听我话,我在外面这么辛苦赚钱,养活你,你还抓我,让外人笑话,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所以呢,你要是同意,就要答应我,再不能抓我,不然,我就把你的手爪拔下去。反正咱们家也没老鼠,你留个利爪也没用,对不对呢,乖?”

老猫说,“喵呜喵呜喵呜,喵呜呜呜呜喵呜,喵呜呜呜呜喵呜。”只有我明白它的话,它说的是,“不行不行不行,我必须留着自卫武器,不然你会伤害我。”

我说,“我抗议,严重抗议,你不能留着专门用来对付我的武器。”

老猫见我说得很急,再不答言,蹭地窜起来,对着我的脸就来了一巴掌,又是三道红印子,还缓缓渗出些血来。

我也怒了,拿出球棒对着它一阵乱打。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是它的对手,它身手灵活,上窜下跳,我根本打不到它,却把家里砸了个乱七八糟。而且老猫躲闪之余,居然能不时用爪子反击,我脸上的血痕越来越多,衣服也破了。

终于我累了,只好单方面停战。老猫也不算过分,我停它也停,但它轻蔑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不消说,第二天我又成了同事中的笑话,而且没法解释。胖大姐已经开始发怒,对我吼起来,“你不能这么惯着女人,你把她叫公司来,我教训教训她,太欺负人了。”我灵机一动,对胖大姐说,“要么,你下班去我家,收拾收拾它。”我说的是猫,胖大姐却以为是女人,一口答应,“好,我就去会会她。”

到了家里,我一指老猫,对胖大姐说,“就是它,都是它干的。”

胖大姐盯着老猫,老猫也盯着胖大姐,良久,老猫“喵呜”一声,胖大姐落荒而逃。

第二天,刚到单位,就见胖大姐跟几个人窃窃私语,见我进来,忙拉住我,说,“你完了,那不是猫,是妖精,你赶紧搬家吧,那房子住不得了,你得被它耗死。”

我呆了半晌,问,“莫非逼着我移民?”

大姐也发呆,缓缓说,“未尝不可啊。”

作者新浪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