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7

《红色参考》编辑、原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柴晓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在一审开庭两年后,南京中院终定于下周五(25日)作出宣判。柴晓明的律师表示,官方在审理中将案件与佳士工运切割,主要针对他曾在国外留学。柴晓明因关注佳士工运,在2019年初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监视居住,其后遭起诉,被关押国安看守所期间亲友被禁探视,其健康每况愈下。

据柴晓明的朋友,毛派媒体人陈洪涛周四(17日)透露,柴晓明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下周五由南京中级法院进行一审宣判,其时距离一审结束已长达2年零3个月,并且距柴晓明被关押已近4年,而该罪名的最高刑期也不过是5年。

柴晓明(左)和陈洪涛(右)在一次聚会中。(知情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陈洪涛说:他现在已经被整整关了3年零8个月了,开庭已经两年多了,就是一直不宣判。他的父母都已经80岁了。包括他的律师啊,反复的催问法院,很明显,法院也做不了主嘛。然后今天,律师接到了法院的电话,本月的25号宣判。律师因为是在北京嘛,北京现在的疫情,那肯定就去不了。最早抓他的时候,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时候,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陈洪涛对柴晓明的健康状况表示担心,指因为其被关在国安的看守所中,外界对他的实际状态了解很少。

陈洪涛说:好像是江苏省国安厅的看守所押的。这三年多将近四年当中,除了律师,谁也没有见过他。他之所以辞掉北大的教职回到上海,就是因为他身体出了状况,要做手术。然后呢,他有抑郁症,到了那种需要吃药的地步。几个月前,律师最后一次看到他,律师给我转述他的精神状态很糟糕。

柴晓明的辩护律师郭海跃证实了该案一审即将宣判的消息,但他同时表示,因为疫情的因素,他没有办法前往南京旁听宣判。

郭海跃律师:法院告诉我25号宣判,其它没甚么消息啊。是不是在法庭里边宣判,不确定啊。审理是公开的,2年以前疫情期间,没有人能旁听的。

虽然柴晓明是因为关注劳工维权陷狱,但郭海跃律师表示,这宗涉及“煽颠”罪名的案件,在审讯中被与佳士工运切割,反而是柴晓明的海外留学经历,就成为审案重点。

郭海跃律师:没多大关联,他在国外留学过啊,有很多事情是跟在国外有关系的。有些方面我不方便跟你说这个事件,跟那个佳士(事件)没多大关系。

本台记者专门就此向南京市中院求证,但未获回应。

有毛派人士就认为,官方只是用这个办法试图避开佳士工运事件,避免引发国内外更大的关注。

工运重来官方意识形态宣传陷入尴尬

2018年夏天,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员工因争取组织工会而遭公司解聘,有多人因为参与工潮被捕。

国内多所大学的马克思学会的学生、和毛派人士纷纷加入声援,形成佳士工运,这种沿袭自中共早期“发动工农”革命的手段,引起了官方的警惕,当局迅速采取镇压。

中大硕士毕业、并亲自进入前线工厂发动工人的工运人士沈梦雨被带走后,包括柴晓明在内的众多毛派知识份子和活动人士也逐一遭到抓捕。但迄今为止,很多被捕人士的现状依然不明。

原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当时即指出,官方力推以马克思主义占领校园,并将其解读为和西方普世价值争夺阵地,但直接的后果是,学生们失去了接触普世价值的机会,但却会从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中学到,并效仿他们的暴力革命。

而在2018年7月深圳佳士工运之前的2个月,包括毛派人士在内的中国左翼人士,亦先后发起了针对地产业的全国塔吊工人5.1国际劳动节罢工,以及随后的大货车罢运,但官方作出强力封锁和迅速打压。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来源:RFA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