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就:公务员加薪没道理

Share on Google+

实际上目前政府所提供的服务大多是社会可以提供的,甚至效率更高,这意味着多数公务员职位没有存在的必要,既然连职位的存在都是没有必要的,还谈什么加薪呢?

公务员加薪与市场化改革背道而驰

实际上目前政府所提供的服务大多是社会可以提供的,甚至效率更高,这意味着多数公务员职位没有存在的必要,既然连职位的存在都是没有必要的,还谈什么加薪呢?公务员的职位都裁掉才对啊。

财知道:最近各地两会陆续召开,公务员的待遇问题成为热议,北京有传言说公务员可能涨薪,在广东也有多位人大代表呼吁给公务员加薪。你觉得公务员应不应该加薪?

朱海就:加薪有悖于“三中全会”提出的市场化改革。按照市场化改革的要求,政府的规模应该缩减,现在的政府已经很大了,如果再加薪,那么显然意味着政府规模的进一步扩张,这与市场化改革要求背道而驰。

公务员只是从事了“消费”性的活动,即花纳税人的钱,而不是从事“创造”性的活动,即他们的收入不是通过“交换”的方式实现,因而并不创造价值。由于不创造价值,公务员的收入应该低于社会平均水平,这才是正常的,但在我们国家,公务员的收入明显高于社会平均水平,还有什么理由要求再加薪呢?

“加薪”有一个起码的前提,那就是政府部门所提供的服务是市场必不可少的,也是市场中其他企业或其他机构无法提供的,即“人们一定得养”,但是,实际上目前政府所提供的服务大多是社会可以提供的,甚至效率更高,这意味着多数公务员职位没有存在的必要,既然连职位的存在都是没有必要的,还谈什么加薪呢?该裁掉才对啊。

考公务员很多是奔着特权去的

公务员的收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那部分,属于特权收入,或权力租金,在我们国家,只要身在政府部门,都可以“合法”地占有这部分权力租金,越是热门的职位,租金越多,不热门职位也有,考公务员正是奔着特权所带来的租金去的。

财知道:即使很多基层公务员抱怨收入低,工作累,“当官不易”,但各地公务员考试竞争依然越来越激烈。你怎么看这一悖论?

朱海就:公务员考试激烈说明基层公务员的抱怨是不成立的,假如真的是收入低、工作累那就没有人报考了。公务员的收入,不能只看工资,要看私人部门不具有的各种好处,如工作的稳定性、住房补贴、退休金和其他福利等等,以及权力所带来的各种灰色隐性收入。很多人考公务员,正是冲着后面这些去的。

就工作的辛苦程度而言,私人企业的员工要比公务员辛苦得多,每天和每周的工作时间也长得多,但收入水平呢?即便不把公务员所享有的各种福利和灰色收入计算在内,私人企业员工的平均收入也还是远远低于公务员。

公务员的收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那部分,属于特权收入,或权力租金,在我们国家,只要身在政府部门,都可以“合法”地占有这部分权力租金,越是热门的职位,租金越多,不热门职位也有,考公务员正是奔着特权所带来的租金去的。

给公务员加薪本身就是腐败

在没有合法程序的情况下,给公务员加薪本身就是腐败,因为这相当于公然地增加权力租金,使权力获得更多不该得的收入。因为权力导致腐败,防止腐败的最彻底做法,就是消除权力,当然,退一步是约束、监督权力,公开公务员的收入,以及政府的各项收入支出。

财知道:多位人大代表要求给公务员加薪的理由是,公务员工资六七年都没变,加上通胀,生活压力很大,这些理由成立吗?

朱海就:不成立。公务员的收入应该是多少,取决于财政预算,要走法治的程序,不能由政府自己或某些人大代表说了算。

成本不决定价格,成本上涨就一定得加工资吗?这个理由显然不成立,工资的高低取决于雇主的评价,公务员的雇主是老百姓,假如百姓认为公务员的收入还是太高了,那么就应该降工资,减福利。

还有,既然现在考公务员竞争那么激烈,说明公务员的收入仍然偏高,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去考。

财知道:有人认为,公务员待遇不足以维持有尊严的生活,这是导致贪腐普遍化的关键原因,所以为了防止腐败,应该给他们加薪,你觉得加薪可以防止腐败吗?

朱海就:加薪不能防止腐败,你看很多腐败都发生在收入很高的“高级别”公务员身上,人们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不可能因为加了点薪水就满足了。

在没有合法程序的情况下,给公务员加薪本身就是腐败,因为这相当于公然地增加权力租金,使权力获得更多不该得的收入。

因为权力导致腐败,防止腐败的最彻底做法,就是消除权力,当然,退一步是约束、监督权力,公开公务员的收入,以及政府的各项收入支出。

(朱海就,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来源:财知道

阅读次数:3,9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