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民主制度还是专治体制,其管辖的监狱,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如果监狱长人品不正,狱风就歪,狱卒就对囚徒如虎狼,而服刑的犯人遭受虐待,生不如死,往往会发生惨不忍睹的越狱,暴动等事件,这是近日曝光的台湾高雄大寮监狱惨案的沉痛教训。2015年2月11日下午3时,高雄大寮监狱发生6名囚犯挟持2名人质事件,为首的是竹联帮尊堂高雄分会长郑立德。2月12日上午5时35分,6人饮弹自尽,两名人质平安脱险。虽然监狱长陈世志面对突发事件表现得还算不错,但已彻底暴露了狱风不正的问题,给台湾的法制环境丢尽了脸。

据媒体报道,领导越狱的郑立德坦承,这次是忍耐很久、有计划性的一次行动。挟持者总共有三项诉求,第一,台湾法官有罪推论心态要改,否则对犯罪者相当不公平;第二,他们被判无期徒刑,如果因累犯,刑度不断增加,就算表现再好,改过自新,再也不可能出去。但既然要把他们关到死,但至少在狱中要让他们自给自足,但每个月只有两百元新台币,难以生活。第三,他质疑,为何陈水扁这种只不过是尿失禁就可保外就医,但监狱内很多受刑人躺病床、坐轮椅却不能保外就医,认为相当不公平。

我没去过台湾,对竹联帮和郑立德案不清楚,点击专题草草了解也只是皮毛,不好总的评价,但做为一个体验过冤狱的人,有一点是同感,他讲得第一点,我不便下结论,因为台湾法官判决有关郑立德等人的案子,自有依据,不敢妄加评论,但其它两点,我觉得很有道理,既然不是立即处死的囚徒,就应当给一条经过改造而重获新生的路线,否则,不论如何表现好,都一律关到死,有何意义呢?而且,还强迫囚徒劳动,不给合理的报酬,给他们家人带来苦不堪言的负担,实在是不公平,不人道;第二,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待竹联帮尊堂高雄分会长等人也应一视同仁,如果在个人疾病方面,有据可查,达到保外就医的条件,就不应当因人而异,搞两种待遇,陈水扁有“神马”了不起的,他虽然曾是台湾民选的前总统,但不也是一个证据确凿的贪官污吏吗?为什么逼得“小民”囚徒铤而走险,以死抗争呢?

在此期间,更丢脸的细节还在对峙当中尽显无遗,据东森新闻网报道,高雄市大寮区监狱传出枪响,6名受刑人持步枪、手枪挟持典狱长陈世志等人,而有人在下午5点36分,要求提供2辆加满油的私家车,只要到达安全地点就会释放人质,决不会伤害他们,并强调“人一生有几个几十年可以关?”在与警方对峙的14个小时中,郑立德曾要求见到前竹联帮大佬张安乐。张在得知劫持消息后启程南下,于凌晨到达现场,其后与郑立德通电话。凌晨2时许,郑立德提出三项最后通牒,要求张安乐带高粱酒和啤酒进入监狱,称“见到白狼就放人”。张安乐曾多次要求进入监狱,遭警方拒绝。在6名囚犯开枪自杀后,张安乐对媒体感叹,让他进去没坏处,至少可以让两名人质早点获释。

原本,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化解危机的办法,也许这样做,不至于死人,因为郑立德强调“人生有能几个几十年可以关”的观点,流露出求生的渴望,这应当是对立双方合作的亮点和切入点,应当紧紧抓住不放,但可惜被警方丢弃了,其原因是什么呢?据报道,2月12日下午,凤凰网连线张安乐。他对凤凰网表示,有中间人告诉他,“地检署”认为,如果他进入监狱并且成功将人质与囚犯带出,会“很没面子”,遂一直不肯答应放他进去。他批评台湾监狱制度,陈水扁与普通囚犯待遇天差地别,还可以保外就医,引起普遍不满,将来类似事件还会发生。

这真是令人发指的庸人丑态,他们的“面子”算神马,从监狱人质被劫持那一瞬间开始,媒体狂轰滥炸,台湾这家监狱管理方面的漏洞已暴露无遗,正如一群人“光腚照镜子,转圈丢人”,里面既有司法机关的人员,也有政府的领导者,他们平时是如何检查,监督监狱管理工作的,媒体又掩饰了几多真相?把监狱办成这个鬼样,还有什么“面子”可谈,一个堂堂的以民主法制为背景的监狱,竟发生这种逼上粱山,视死如归的突发事件,难道典狱长,狱警,以及台湾有关方面领导人不应当深刻反省吗?

从现场情况看,竹联帮大佬张安乐的确了不起,他得知暴狱消息后立即南下,并及时抵达第一线,没有一点恐惧,他和法务部等官员有过联系,也试图和地检署的官员勾通,这一点表现了江湖好汉的勇敢而大度的情怀,要知道,危难之间,双方对峙,很容易擦枪走火,子弹是不长眼睛的,不论张安乐出于何种动机,但客观上将有利地帮助警方处置,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为什么要耽搁时机,因噎废食呢?

在谈及被拒入内这一细节时,媒体报道表示,张安乐说:我跟“法务部次长”通电话,他说现场“地检署”的检察长,还有检查组在里面不出来。我在敲门他不出来。这个事情很简单,因为立德跟我通电话,他也愿意叫我进去,他愿意把那两个人质交出来,剩下的我们再去善后。“地检署”的想法是,如果我把人带出来,他们会很没面子。所以他们宁愿冒这个危险,宁愿典狱长可能面临生命威胁,他们也不愿丢这个面子。他们怕民进党,怕我把人带出来后,今天绿色的媒体会铺天盖地骂他们。国民党没用啊,只要民进党一骂就怕。昨天他们讲嘛,我如果把人带出来的话,他们会被媒体骂。

由此,读者看清台湾一些政客的真面目,他们在千钧一发的危难之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或一党的私利,而对最宝贵的他人的生命(包括囚徒在内)都十分漠视,当六个囚徒在生死之间游荡再三,进退两难的关键时刻,他们忘记了司法文书里严谨而高雅的词句,更忘记了平时对民众的甜言蜜语和信誓旦旦的承诺,而把党派利益,把个人权利以及附贴在权利上的虚荣和贪婪,放在了第一位,他们贪生怕死,狗苟蝇营,瞻前顾后,小逼心眼,令世人耻笑,远不如张安乐大气,勇敢,果决。他们给蒋经国缔造的民主政治的台湾丢尽了脸。

再细看张安乐是怎么说的吧:郑已经讲了,就是带酒进去,进去以后,意思说把人就放出来,然后跟我在一起喝酒。凤凰网资讯记者问:您跟他是怎么说的?张安乐:我当时电话开了扩音,我跟他讲,你要冷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时电话中最重要是要安抚他,希望他冷静嘛,希望他珍惜自己的生命。可见,张安乐很会谈判,抓住了囚徒求生的那一线细若游丝的愿望,这正是化解矛盾的纲领,恰恰警方不知道该如何把握,张安乐大佬不愧为江湖上的名人,自有过人之处。那几个好久没有饮酒的囚徒,多么留恋美好的人生和情同手足的弟兄啊。可惜,最后他们不得不放弃了。因此,如果利用张安乐恰到好处,一定会使困局顺利解决,不料,智者过招给愚人,后者却没有悟性,造成最后“六死一活”的悲剧,而活着的典狱长对事件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试想,受尽了委屈和耻辱的囚徒,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下,不忍心伤害典狱长一根毫毛,还有秩序地先后自尽,在决定自杀的最后一秒拥抱了典狱长,放他一条生路,这充分说明了他们人性未泯,甚至人性中侠义,仁爱,忠孝的品格照亮了监狱最黑暗的角落,他们挟持人质为了自由和公平,更是为了申诉,这不能不强烈地折射出台湾司法倾斜的症结,不能不使一些善于做秀的政客相形见绌,但愿台湾人以及所有的人们都能吸取教训:法庭和监狱,理应是正义战胜邪恶的地方,但因上帝打盹的一瞬间,有时也会成为貌似强大的得势者,蹂躏弱者的篱笆,不论怎样,典狱长如何对待囚徒,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竿,狱警不应当与囚徒的身份转换最快,囚徒与自由不应当永远是一墙之隔,大家要共同努力,使艰难的时刻一闪而过,摒弃党派之见,个人私欲是大势所趋,人类之幸。悲哉,郑立德,义哉,张安乐!
2015年2月11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2月12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