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先生

潘强先生

中国青年人权奖评奖委员会

自2002年12月4日被抓捕起,我一直希望获得与亲友见面的机会,但都不被许可。亲友们只能在大墙外徘徊、叹息和哭泣。

2004年5月19日,我从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转到转运站。象我呆过的其它所有地方一样,监室里的人们试图从各方面帮助我这个特别的犯人,5月23日,在转运站申请接见的报告表中,同牢给我的罪名填写为“盗窃罪”。第十日,我终于以“盗窃罪犯”的虚假身份与亲友见面,并由此知道,在李海、杨子立、“不锈钢老鼠”刘荻之后,我获得流亡海外的“天安门一代”友人设立的第四届“中国青年人权奖”。

出狱后,先是祖父去世,即后是赵公辞世,然后就到春节了,加上上网困难,一直对自己获奖及其相关情况知道不多,并且没有答谢礼的表示。直到最近,才从“谷歌”上获得相对详细的一些信息。心中愧疚——没有及时联系。

“谷歌”显示:“评奖委员会经过投票,决定授予欧阳懿先生第四届”中国青年人权奖“,以表彰他在过去的十五年中,秉承”八九“一代人理想,为促进中国大陆的民主、人权和网络言论自由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对此,我个人没有异议。

我在这篇可以称为答谢词的文中需要表述的意思,正如一位友人所言一样:“欧阳的获奖,和刘贤斌先生的获奖一样,是海外朋友对川渝地区、是对整个西南地区以及全国各地民运的坚持的努力及成绩的肯定与期许。”也如我春节期间,在一位因为同情过我们而长期遭受当局压制、忧愤而死的父辈墓前所言:“我和贤斌因此种努力获得荣誉,而象你一样的许多的人们却遭受着和我们一样甚至更大的苦难却鲜为人知。因为你们的鲜为人知,因为我因此而获得的荣誉,我惟有一如既往、不断努力而已。”

谨此答谢!

欧阳懿

2005年2月27日 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