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读《立场新闻》专题报导:“青年补脑3,4”后,非常感动。《立场新闻》编采团队敏锐的新闻触角和拼搏精神令我赞叹。文中主角Morgan 勇敢站出来揭露中共的阴谋,亦让我感激不已。香港人真的觉醒了,不惧强权坚守公义,令我安慰。不竟时代是进步了。

Morgan 初中时期参与由“新界青年联会”举办的“杰出学生选举”,之后顺理成章成为“杰出学生会”成员并参加地区学生组织且积极帮忙筹办国内交流团,是活动的积极分子(简称积子), 被中共地下党看中邀请他入党。他推算一年有50-60个学生被邀请入党。

Morgan 的经历同时也令我十分震惊,中共地下党(即中联办)正在马不停蹄,无孔不入,饥不择食地发展地下党员。地下党像流水作业工厂一样,粗制滥造大量生产地下党员的轻率入党程序,与我在“学友社”时代的“鸡啄米”手工业式,不可同日而语。我们那时还要讲一点革命理想呀,建设祖国呀,为人民服务呀等思想去诱骗学生上当,可他们现在用的却是赤裸裸的利诱,入党为升官发财。共产党已经沦落为一个贱格党。中联办官员直接介入,出面约见学生,引导学生入党,与那时我们秘秘密密地干,谨谨慎慎地踼人入党,领导人只能幕后指点的情况,真是天渊之别。证明中共已经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到把一国两制抛诸脑后的地步。

他们万万想不到,这种态度轻浮狂妄的邀请,可以触痛反叛者的心灵,像Morgan 一样。那个机灵鬼地下党员Supervisor 活该有事,他实际上是地下党拣蟀的眼线,竟拣着一个反叛者,坏了大事,一定把个科长气得七窍出烟。事关重大,这是暴露地下党存在的证据,科长和Supervisor必定要向党交待,接受党的批评或惩罚,自我批评一番就在所不免了。

其实,《壹周刊》在2011年已刊有专辑报导,恶意诋毁“八九民运”的09年港大学生会会长陈一谔与当届学生会干事会骨干黄柏荣是同学,两人都是地下党外围组织“香港各区专上学生同盟”(HKTSA)成员,而该会创办人就是王耀莹。他先创办“大埔专上学生同盟”再创(HKTSA)。这个组织当时已经建立了十个地区分部,成员遍及十多间专上学院,经常组织内地实习计划。与中联办青年工作部有联系,其活动受中联办资助。

《主场新闻》亦在2013年2月刊登了“光复香港大学学生会关注组”的一篇文章《港大学生会赤化五年》。文中透露王耀莹是共青团分支「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的委员,他发展“香港各区专上学生同盟”是希望农村包围城市,与倾向民主派的“专上学生联会”(学联)抗衡。

最近港大学生会举行换届选举,被揭是共青团员的候选人叶璐珊参加的学生组织“香港大学学生素质拓展联合会”的活动曾邀请王耀莹为嘉宾。几年来王耀莹这个名字不断出现,相信他已是地下党精心培养出来青年工作的公开核心干部。虽然“学联”领导了“雨伞运动”这一事实证明,他们的赤化并不成功,但赤化和反赤化的斗争在各大专院校内正日趋激烈了。

就笔者观察所得,虽然时移势易,时代已有急剧的变化,但共产党发展学生党员的模式与我当年在“学友社”时期,仍有几点大原则是一脉相承的:

一.那时学友社以舞蹈,文艺,戏剧,合唱,中乐,现在学友社以补习,交流,会考热线等吸引学生,与目前中联办直接领导多如牛毛的青年联会,学生同盟不断组织回国交流团一样,都是利用青年人的特点:求知,好奇,好性,兴趣,友谊,领袖欲,贪玩贪便宜等特性,投其所好而组织活动,以便广招会员。那时学生们来到学友社,就像Morgan一样,觉得好玩,又有朋友,可增长知识,学到一门兴趣,甚至有人走上专业之路,积极分子更可实习做领袖。

二.最重要的是,上述这些学生组织都装扮成普通小区民间社团,不涉政治,政党,立场,不挂国旗。这样容易吸引学生,让家长放心。来参加活动的学生完全不会防备到社团内有党组织正密切地注视自己的行为思想,爱国程度,是否可以裁培成为党员。直至变成积子,参与社团上层组织工作,才会感到党的力量,但这时已泥足深陷,难以自拔。

三.那些被派去社团中做工作的地下党员,发挥大姐姐,大哥哥作用,付出无限温情关爱,帮助学生解决家庭,生活,学业,人际关系,甚至男女恋爱问题的困扰。这种“纯洁”友谊,会让白纸一张的年轻学生在心灵上留下刻骨铭心的烙印,当被大哥姐拣选了,邀请入党的时候,感情上很难拒絶。已故地下党员宋树材留下遗言说,他在学友社文艺组工作期间,在叶国华领导下,共发展了十五人成为共产党员。这十五人真名实姓名单仍存在笔者手上。(请参阅拙著《我与地下党》p.64)

文章写到这里,我不禁再次流泪。那时学生们叫我“慕姐”,对我无限信任和爱戴,而我却隐瞒地下党员身份欺骗他们,侮辱了他们的信任。我实质上就是一个拣蟀的眼线,被我发展过的地下党员都改变了人生的轨迹,甚至生活艰难至今。为了这个沉重的包袱,我要负罪终生,并向所有受我影响的人鞠躬道歉。人的一生如果曾经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办过事的,都应忏悔。

究竟共产党要怎样才能认为自己已经掌管了,控制了一个单位,一个地区,权已在握?是“党的建设”。毛泽东总结夺权经验有三大法宝:党,军队和统一战线,而党是根本,以建党为首,军队和统一战线均需在党的领导下行动。只有一个个党委,一个个党支部建立起来了,共产党才会安心,认为自己大权在握,领导着这个单位或地区。根据中共建军经验:“支部建在连上”,那年香港特首董建华推行“高官问责制”实质就是要在行政会议中建立党支部。(请参阅拙著《我与香港地下党》p.167,p.189)

目前,特别是梁振英上台后的这两年,中共正在快马加鞭大量发展党员,就是为了在各个领域上『建党』。恐怕港府各司局署,各种机构社团,各行各业已有不少党支部。那些亲共派人士快要面临人人被邀请入党的局面了。让我们发动一个抵制入党,党员由地下走上地面的运动吧!

自1997年我写出第一篇地下党文章至今,历时十七年之后,终于有一位身居香港的本土青年Morgan挺身而出作出证词,证明地下党正在肆虐香港。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香港人,衷心感谢!

2015年2月16日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