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大陆官方媒体高调阐述“四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可见,这「四个全面”有可能进入行将修订的《宪法》而成为第四代执政者的标识。从目前各种理论的阐释来看,对“四个全面”的内在逻辑关系缺乏系统而精确的把握,更是将“四个全面”的先后相互关系颠三倒四,尤其未能突出中国在落实“四个全面”时的当下使命。

从今天中国“党天下”的现实情况来看,“四个全面”就如一篇文章,破题是“全面从严治党”,承题是“全面依法治国”,起讲是“全面深化改革”,入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若从办理一件事的过程来看,“四个全面”的起步是“全面从严治党”,工具是“全面依法治国”,手段是“全面深化改革”,目的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先后相辅相成的关系来看,“四个全面”中“全面从严治党”是前提与基础,是第一步要做好的;“全面依法治国”只有在从严治党取得成效后,才能推开,因此是第二步的;而只有落实了依法治国,全面改革也才有依托,才能贯彻,因此是第三步;在前三步得到有效落实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才能实现。

毋庸置疑,中国今日是一党专政下的“党天下”,即国家《宪法》明确规定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诚如储安平先生所言“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单位大小,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事无巨细,都要看党员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了头才算数。”这种党天下就决定了要想在中国推行任何政策、法规,甚至搬动一张桌子,都必须得经过党的同意,并且需要党来组织实施。在此前提下,如果不能使党统一认识,使党统一行动,使党成为一个高效、廉洁的队伍,使各级党组织的决策与执行真正落实“权为民赋,利为民谋”,就无法实现中央部署的任何革新主张,也就无法开启依法治国与全面改革,无法达成建设小康之目标。因此,能否治理好党,事实决定着能否开启几个全面。

从目前情况来看,从严治党就是加强反腐。由于国家权力全面掌握在共产党手中,根据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的定律,作为全面掌握权力的党的主体,必然存在全面腐化的情况。而从近两年来查出的从村支书到政治局常委,即从“苍蝇”到“老虎”情况来看,基本都是共产党人。所以,如何全面从严治党,在当下就是要全面深入的反腐。只有通过清除官僚队伍的腐化堕落,才能严格党的纪律,提升党的信念,净化党的队伍,增强党在国民中的公信力,使党获得执政的民意基础,也才能获得推开其他依法治国、全面改革的时间与空间。

中国如果不能获得从严治党的成效,继续放任腐败肆虐,则必加巨社会裂痕,导致两极对立,丧尽民心,同时权力系统内部也必条块分割,朋党盛行,派系丛生,令出多头,善政无法出中南海,恶政横行于四野外,社会沦陷入江河日下、溃败加速之中。在这种形势下,任何试图迎合历史与民心的改革,都只能逐一变现成权贵的分利与分权。倘若如此,任何依法治国与全面改革,都只能是痴人说梦。

实际上,翻开近几十年的历史,无论依法治国还是全面改革,应该说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等改革派代表人物言说中反复强调的理念,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精神的主旋律。但是,从1989年后,这些改革与法治话语不仅罕见提及,就算偶尔出现于官方的公文或官僚的口头,也只是应景之言,而绝无实际内涵。如此,26年来的中国完全沦陷在权贵掠夺与分赃的狂欢中,整个社会在权贵的诱导、率领与示范下,出现了严重背离公平、正义与道德、良心,丧尽人伦底线,践踏法纪纲常等原始返祖现像。导致这种现像的原因就是作为掌握权力的党丧失对自身的治理,使党要管党成为了一句空头口号。党事实成为了权贵集团披挂的外衣,借以遮挡世人目光的烟幕。中国社会真正的掌控者变成那些垄断国财、掘取民脂、把持权位的官商通吃的权贵集团。可以说,“六四事件”后的中国,实质就是顽固反动贪腐势力背弃共产党的宗旨,毁弃胡赵全面改革与推进依法治国的路线,通过篡党夺权,达成掠夺国财与民脂的目的全面大倒退。作为执政的共产党,要想重持民主革命时期对国人法治、宪政、民主、自由、富强等等的承诺,重续胡赵时期全面改革努力,就只有对共产党自身拨乱反正,通过全面从严治党,将那些披着共产党外衣的贪腐集团坚决清除出去,达到纯洁净化自身队伍,坚定自身信念的目的,才能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全面深化改革,最终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由此可见,全面从严治党是中国当下最重大的历史使命,它担当着延续历史先声,重持胡赵路径,清除自身毒瘤,健康自身机体,开启全面依法治国、全面深化改革与最终实现全面小康的承前启后的历史性重任。唯有在当下以反腐为切入点的从严治党获得成功,方能奠定推开其他几个“全面”的根基。而如果从严治党不能成功,别的一切就将无从谈起。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