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外媒体关注的“两会”还在继续,3月9日,张德江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重庆代表团的审议,在听取黄奇帆、张轩、何平等代表发言后,他感谢代表们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的支持和监督,表示要继续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维护宪法法律权威,顺应人民群众期待。非常遗憾,文中点名的发言者有两个是“唱红打黑”的干将。

依我的经验,会上代表们讲得话,不一定都能见诸于报端,张德江的发言可能仅报道了一半,他所说的“顺应人民的期待”,含义深刻,我理解应是重庆一些民企向法院提出的申诉,这些要求,持续了几年,在薄王倒台之后尤甚,据披露,已有数千起大大小小的申诉,但至今无一例获得平反和纠正,其原因在于,薄熙来当年是以文革运动式的群体参与的办法,动员了公检法司等各部门,多达7000多人,270个“黑打”小组,抓捕了6万多人,判刑数千人,死伤数百人,逃离数万人,彻底绑架了公权力,制造了640个“黑社会”,他们大都从抢钱行动中获得或大或小的利益,而原地纠偏还得靠这些人,显然,他们担心反坐将拼死抵制,目前来看,以黄奇帆,张轩,钱锋等人为核心,形成了抵御冤假错案平反的既得利益集团,使主张平反的习李等中南海高层势单力薄,陷入两难,如不平反,无法稳住民企;如平反,将得罪地方势力,故异地重审为宜。

张德江是接手薄熙来留下滥摊子的重庆第一位领导人,应当讲,他基本上做到了平稳过渡,但他和自己的继任者孙政才一样,不是彻底挖开薄王“唱红打黑”的内幕,纠正冤假错案,而是“捂盖子”,藏矛盾,看风向,采取拖,骗,压,哄的种种办法,引导民众忘记痛苦的过去,展望美好的未来,结果造成虚假稳定,自欺欺人的局面,重庆民企一方面碍于政府的强势而表面顺从,一方面加快向海外转移资产和亲友的步伐,读一下3月8日重庆商报题为《出海下乡:重庆房企超百亿资本“转向”酒店》的文章,就知道形势是多么严峻。

据重庆官媒报道,张德江强调,要自觉坚持党的领导,坚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自信,保证党通过国家政权机关实施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要充分发挥人大在立法工作中的主导作用,完善立法体制机制,着力提高立法质量。要正确处理改革与法治的关系,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确保改革沿着法治轨道依法有序推进。要依法行使监督职权,把监督和支持结合起来,增强监督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要坚持代表主体地位,加强自身建设,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人大工作完善发展。

看来,这段话充分显示执政者忧心所在:手中权力的丧失,他陷入一种误区,如平反中共的脸没地方放,但实际上,全面平反重庆的冤假错案,并不能影响中共的领导地位,而且相反,将会恢复民众对公检法的信心,这方面在1976年有过经验和教训,关键是要看如何操作。既然重庆地方阻力太大,再拖下去将延误时机,不如全部异地重审,我看胡春华治下的广东省比较合适,依照提出申诉的先后次序,应把重庆的冤假错案,分配给广东的各地市区法院重审,为维护司法的公正性,整个庭审要全部公开,海内外媒体都可以采访报道,该释放的羁押犯人要立即释放,该追究的办案人要立即抓捕,只要这件大事开了一个头,“移民潮”和转移财产的浪潮就会发生逆转,因为这让人民看到胡耀邦的影子,人们感到执政者还有希望,否则,再拖一段时间,社会恐惧心理因反腐而加剧,与以前的“黑打后遗症”并发,资金转移流失的大潮越演越烈,再加上柴静的环境恶化警示的推波助澜,经济就彻底地崩溃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党派争斗,民众上街,社会动荡,外敌入侵,到那时再开什么会,张德江再讲更多的漂亮话,也永远地没有了听众,悔之晚矣。

2015年3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