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想本人怎么不地道,居然忘了今天的午餐宴请者。
一个以稻香村为名的北京小餐馆,来台北吃北京菜感觉有点像去欧洲泡土妞,三分亲切七分意外。不过这家餐厅味道可以,在场的老北京都说这样的味道北京已经没有。
一种失传的北京味道,一个台北的北京待续,味道中的台北小店弥漫舌尖。

微信中收到绝色美人邀,台北的朋友说不可乱来,小心仙人跳。
恰原来台北的美色也诈降。

午餐刚提筷贝岭就说下午吴非开讲酒色上海,我说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今没酒老夫怎么布道,无色如何演绎性情人生?
于是老酒葫芦高举58度台湾高粱健步向前,刚一上台本酒葫芦就是豪情一大口,顿时天地飘渺人间妖娆,情色高烧。
一边举瓶高度白一边开讲算不算古今第一人,阿钟回答。

前先杜斌说在北上广深,每个绝色美女都上面有人,我说本大侠今天就从上面有人开始。
“为什么床上的京不特只理论没实践,为什么毕加索对女人只实践不理论,为什么老酒葫芦既理论又实践?”
众大侠无言以对,京不特点头称是。

我说千年以来包括《金瓶梅》和《肉蒲团》还有《灯草和尚》几乎所有古典情色小说的原作者都不署真名,为什么,因为中国文人历来不敢真实。
中国的文学大家历来是花间问柳但很少在文字上涉黄,中国的艳情小说都是想象一流文笔三流,而在欧洲不是,请看劳伦斯和他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完全是一流的文笔一流想象。

于是我提议笔会专设性文化专栏,由本酒葫芦主笔。
野火李丹二理事当即表示支持吴非上位,孙越杜斌悔之三壮士高举道义大旗鼎力助阵。
贝岭暧昧京不特偷笑。
阿钟说你敢用理事压我,我说性学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

晚上雪迪诗讲,一个温和的美籍京男,贝岭主持,一对眉来眼去惺惺相惜的北京老诗男。
其实老男人一谈到自己的诗就酸,雪迪也是,竟也引来几朵台海小花的瞬间开放。

小台花刚一谢幕赵达功携风驾到,达功一来就买雪迪和贝岭诗集,名曰支持兄弟的文化事业,怎么不买美女呢我的达功老兄。
达功累了,今晚的达功竟对影三人。

这次是第一次见到雪迪,一个三分木纳三分谦卑又三分清高一个人半夜在大街上喝酒的微酸诗男。

这也是第一次照面廖亦武,京不特总说老廖喜欢灌他酒,我说今晚京不特和老寥杯酒对决,一旦京不特牺牲,老酒葫芦一定为老兄弟雪耻,夺杯上阵生死当晚。

2015-03-18 17:48
台北国教大艺术馆

图片20150319113331

By editor

在 “老酒葫芦:台北第二天——写在台北国际作家周” 有 1 条评论
  1. 为什么中国成年人后来都成了酒鬼

    全称判断,是的。所有的中年人。除非身体有病。
    三十年来,一万天不眠之夜,原来是杯中物帮助物不至于坐牢,没捆进精神病院,
    逃躲过拘留,圈套,能忍非人的遭逢?一个无名作家,也就是有良知的学人,因
    为酔生梦死而得以苟活,得遥祝阮籍前辈的避世幻术:酒。
    网览:“最近获得解禁的英国文件纪录显示,中共总理周恩来在1958年1月30号会见英国代表团时说,“中共希望香港目前的殖民地位继续不变”,并警告英国不得给予香港民主自治,否则不惜提早解放香港。”
    据外媒报导,英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孔诰烽称,到1960、1970年代,英国推动香港去殖民地化、建立代议制政府的進一步尝试,也同样遭到中共的类似威胁。
    事实证明,英国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还推出过几项实现香港民主化的措施,但都被中共废除。
    吾不信,于是酒乡长梦。拾荒的早起,也成了淘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