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inists6中国女权主义活动已经进入了新阶段。

在各个领域的中国市民活动中,女权主义活动我关注得特别多。有以下3点理由:1.以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为开端,在中国,非政府组织兴起了。女权主义活动一直以来在中国公民社会上起了很大的作用。2.在中国,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是为维护妇女权益而成立的官方团体。维护妇女权益是非政府组织和官方能一起从事解决课题的一个领域。3.不仅是中国,而且很多国家,在还没实现完全的男女平等的情况下,女性会容易受环境污染、贫困、人权等问题的负面影响。所以,女权主义活动和所有的社会问题有关。

我认为目前中国女权主义活动已经进入了新阶段。就是除了公共知识分子和著名活动家以外,普通公民和刚毕业大学的女生也做有一定影响力的活动。但是她们也受到官方的压制。

3月7日,广州郑楚然(大兔)、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麦子)、王曼等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被警察带走。据3月14日的消息,她们被羁押在海淀看守所,她们的家属仍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和被告知抓捕理由。

她们曾积极参与反对性别歧视的公益活动,近三年来发起及参与的反歧视公益活动包括“女生占领男厕所”公益活动、“剃光头抗议教育部高考招生歧视”、“致信500强企业要求平等用工”、“集中举报267家性别歧视企业”、“中大104名女生致信人大代表”等。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夕”,她们得知她们长期关注的性骚扰问题有可能获得“两会”代表重视,而且全国总工会将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进行提案,她们觉得很受鼓舞,于是萌生了开展反对性骚扰普法宣传活动的念头,并商定了活动主题“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她”,制作了精美的普法彩页。

很难理解中国官方抓她们。她们的活动不是违法或者反政府的,而是和政府一起推进在性别歧视方面的普法宣传活动。特别痛心的是官方妨害她们以期待官方重视性骚扰问题而计划开展的普法宣传活动。今后的中国公民社会应该是政府和公民在一定程度的协调上发展。她们的活动会起了“官民一体型活动”模范的作用。而警察抓她们,那么所有民间机构只好走向反政府或者脱政府之路。不少民间机构不敢跟政府合作的原因不是他们的偏执性、受外国思想的影响等,而是政府对民间机构的态度。

我没和这次被抓的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见过面。但我在日本的大学讲课时,介绍她们参与的“女生占领男厕所”、“剃光头抗议教育部高考招生歧视”等公益活动。不少日本人学生通过这些公益活动,会流露出“我被她们的勇气感动。我开始对中国感兴趣,希望跟中国公民交流”等这样的感情。我认为她们的活动表现出目前中国的“有健康”的部分。我支持她们并希望警方立即释放她们。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