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本月18日发布的《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白皮书)提出:“教育干警充分认清周永康、薄熙来等人践踏法治,破坏党的团结,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的严重危害,彻底肃清周永康严重违纪违法对法院工作造成的恶劣影响”。这表示法院系统要与曾经主管政法的周永康划清界线,要肃清周永康十余年中对法院工作的恶劣影响。

周永康,2002年后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公安部党委书记兼部长,2007年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直到2012年底退休。可见,周永康整整10年执掌着中国政法系统大权。从当年“九龙治水”各管一摊的现实来看,在周永康主掌政法的10年,中国法制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改善,而且在一些方面出现大踏步倒退。而这种倒退最集中的体现是践踏法制、侵犯人权的维稳体制的登峯造极。

应该说,中国自从1989年夏镇压反腐民主爱国运动后,就祭出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大旗,逐步建立起严控社会的维稳体制。伴随这种维稳体制的形成,中国社会就出现一个怪象:一则是国家日益制定、出台多种法规,一则是公权尤其是执法机构却日益设法逃避法规,想出各种名目来绕开法规,甚至公然践踏法规。

根据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世界是运动的,静止是运动的特殊形态,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那么作为世界一部分的人类社会也应该是运动发展的,而稳定只是相对的。但是中国居然将稳定上升到压倒一切的地步,显然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与常识的。这种一味强调稳定的实质就是要抛开法制,剥夺公民宪法权利,阻绝社会一切的改革与进步。

从人类法制发展的历史来看,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认识自然与社会水平的提高,规范人们行止的法律日益走向明细科学,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直接表现于裁量一个人行为的罪与非罪的法律明晰标准上。而“稳定”这个词却是模糊不清,缺乏明细与系统性的规范,是个可以随意被解释的概念,因而无法成为人们行止是非与功罪的界定标准。这样一个没有严格内涵与外延的词,更没有系统性、科学性规范的概念,被当权者拿来作为裁量公民行止的标准,其随意性与危害性可以想见。纵观当今世界,没有几个现代国家在法律条规之上还祭出个笼统模糊的稳定来裁定公民行止的。这种以稳定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径,正是背离法治、践踏人权的专制极权意识的表现。而周永康执掌公安部与政法委的10年中,更是将这种逃避法治与践踏人权的维稳机制推到了极致。

中国宪法明确赋予公民有言论、信仰、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监督公权等等自由权利,而公民要行使这些权利,就随时会被执法部门冠以危害“稳定”的名义来阻止,甚至抓捕、判刑。由于维稳当局从来没有给「稳定”一个准确的界定,事实使稳定就成为了执法部门任意挥舞的大棒,想砸谁就砸谁。在一个现代法治社会,公民的行止是以是否触犯法条来裁定,而中国当局却祭出个完全没有法制明晰区划的“稳定”,来作为公民行止的标准,这就是公然无视法制,践踏法治,让明晰的法规成为模糊的稳定的附庸。

2002年至2012年,周永康在执掌公安与政法期间,公然宣示要对社会一切他认为的不稳定因素采取“露头就打,消灭于萌芽状态”。在这种精神下,中国执法系统除了顽固坚持维护违法违宪的劳教制度外,还广泛采取了超越法制之外的法教班、黑监狱、强迫旅游、绑架失踪、监控、软禁等等剥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手段,极为精细地将维稳体制渗透到了社会各个层面与角落,进而将整个权力系统都裹挟入维稳大潮中,以致出现维稳经费多年超过国家军费的情况。伴随这种严密的社会维稳控制,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日益遭受侵害。在这10年中,中国执法当局不仅使无数上访维权人士遭到长期迫害,而且公然违背宪法重判了践行公民言论信仰自由权利的杨天水、郭飞雄、胡佳、高智晟、刘晓波、刘贤斌、陈卫、陈西、朱虞夫等等,制造了一个个震惊中外的人权惨案。

周永康的十年正是这种以维护稳定之名来践踏法治的十年。在这十年中,他不仅自己无法无天,生活淫乱、贪赃枉法、泄露机密、结党营私等等,而且率领整个政法系统以抛开法制为能事,以避开监督为水平,打着维护稳定的旗号,卸却政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天职,充当公权力肆意劫掠国财民脂、强征强拆的帮凶,阻塞社会言路,禁锢人们思想,掐制人们沟通,隔绝人们交往,导致社会严重沙化,使中国社会狂奔于背离文明法治的大道,造成了社会冤情如山,怨愤似海,矛盾激化,危机四伏的全局性崩溃状况。

今天,周永康终于被拿下了,但是,他在中国政法系统践踏人权所带来的影响,给整个政法系统无视法治的毒害,却还没有开始清除。看看这两年来,中国执法机构仍然高举着违背法治精神的维稳大旗,大肆拘押迫害上访维权民众,关押判刑践行宪法权利的公民,在全国各地仍然保留着各种黑监狱、法教班,显见中国整个政法系统事实还延续着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维稳之路。虽然就在周永康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当天,中共就发布了十八届四中全会研究全面推行依法治国的决定,现在又提出要肃清周永康违法违纪的恶劣影响,显示了新执政者矫治过往无法无天状况的意志,但是,近来中国现实中却没有什么走向法治的改观。如果中国今日要想真正肃清周永康的遗毒,就应针对过往1989年以来高祭起的维稳大旗,以及周永康执掌政法将践踏法治的维稳推向极致的现实,坚决终结违法侵权的维稳体制,切实落实依法治国的宗旨,解散一切滥权违法的维稳机构,全面清理违法侵权的黑监狱、法教班,停止任何超越法制条规的绑架、监控、软禁等等维稳手段,在全国展开对过往遭受维稳体制迫害的冤假错案的平反。唯有如此,中国才能真正迈上法治文明的康庄大道。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