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5-03-25

八年前,香港著名艺员肥肥过世,选择下葬在本那比一处墓园,那一天,几乎全城的中文传媒还有香港来的电视台记者都闻讯赶到墓园,同时,还有大批警员如临大敌般地在墓园巡逻。除了被邀请到礼堂参加丧礼的亲朋好友,其他未被邀请者不能入内。

吾友大宝因开车送一位朋友(被邀请者),而被允许驶入墓园内,就在她等待朋友期间,在墓园的一处草地上,遭到两名神高马大的警员无理的暴力行为对待,竟将身材矮小的大宝反手扑倒在地,其中一名警员的脚还用力踩在她的膝盖后,当时的大宝痛不欲生。这一幕,被本地和香港的电视传媒及时摄入了镜头.

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刚出院回家,左腿打着硬邦邦的石膏,完全不能行动。受伤的左膝痛得钻心,晚上痛,白天也痛,然而,大宝没有放弃的是:马上找到律师,启动诉讼程序。有人冷嘲:你跟警察打官司?算了吧,你赢不了的;也有人热讽:你是不是想赢得赔偿?别做梦了,还是好自为之吧;我们选择的则是尽全力支持她:相信你自己,相信公正自在人心。

大宝原是我的报馆同事,并不熟识,自八年前出事之后,追求司法公正的决心将我们的关系拉近。这许多年来,我看着她为医治腿伤不断进出医院,甚至远赴香港求治,然而不幸的是,大宝被宣告因伤势过重,群医无策,此生只能以拐杖和轮椅为伴,真是欲哭无泪.

除此之外,因左膝遭到永久性残疾,整个身体长时间地向右倾,造成脊柱病态侧弯,引起长期腰背疼痛;再加上八年前的那次无端被人施暴,造成她严重心理困扰,以致长期失眠。这么多年来,大宝几乎每天要看不同的医生,家庭医生、外科、骨科、心理科,还有中医、针灸、按摩等等,一位当年活跃的记者,如今却变成了看病专业户。

尽管如此,三年前大宝请我给她介绍小提琴老师,她要重拾多年前中断了的学琴技艺,并欲藉此排除心理阴影,其顽强斗志令人敬佩。

去年年底传来好消息,八年了,大宝终于沉冤得雪,警方亲自向她道歉并赔偿。她跟我说,她会将这一页历史忠实地记录下来。大宝,你的勇气和毅力为你赢来了公正,掌声是属于你的。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5年3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