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军:思维创新的哲学理解(上)

Share on Google+

2015.4.8

在手指一点,思维就能纵横天下的当今,没有创新,一个民族就不会主导时代的潮流。思维创新,是要突破旧有劳作的观念,超越传统思维的方式,创建现代生活的意识,推动科技发展的进步,适应人们理想的要求。但是,究竟什么是思维创新,创新思维是怎样发生的呢?

从前面几篇讨论中,我们看到了语言学会涉及到文字、语音、语义、语境的问题,认知学会涉及到童年、兴趣、记忆、思考习性、实验模型的问题,心理学会涉及到意识、潜意识、无意识、本我、自我、超我的问题,社会学会涉及到环境、习性、生活方式、大众心理的问题,伦理学会涉及到品性、道德、良心的问题,宗教学会涉及修炼、诚信、忠实、信仰的问题,诸家的分析都是各有根据的。但是,怎样能够更加充分的从整体上来把握思维创新呢?

读了《论范例》,觉得有一些启发。

首先,该书把思维创新看作是悟性认识的一种规定。

在作者看来,人的认识有三个阶段,即感性阶段、理性阶段和悟性阶段。悟性阶段是理性与感性的联系并上升到新的高度,基于“2+1”的认识状态。“悟性认识”被引入范例研究中,作为高于知性认识、理性认识外的第三层认识能力,也是最高的认识层次。

悟性认知和其他二种认知的本质不同在于:

感性认识,也叫知性认识,是人类最基本的认识能力。感性认识的感官资料来源于外界,通过人的身体器官接受刺激。感官将所感受到的这些刺激传达到大脑,大脑凭借感觉作初步的处理,将指令发给各个有关的器官做出反应。知性认知,是思维将感性得来的经验材料进行处理,所得到的认识。感性认识是人类认识的初步阶段,它的特点是,个别性,偶然性,不定性,是最低级的认识,也是人最初始的认识能力。

理性认识是人类较之感性认识处理问题,更高级的认识能力。理性认识的信息来源,虽然也来自感官,但理性用自己独特的方法先进行处理。这个不同于感性的区别在于,理性将自己在内心已经建立起来的认识能力,如运用理解和学习到的,结构化的知识结构,重新来组合材料和分析,以试图理解感官传递的信息。 这就是内心后天建立的范畴运用和内省的经验的运用。理性认识能力高于感性认识能力,因为理性认识,不仅单凭个人的感觉,而且借助人类文化的成果,如逻辑学,科学已有的结论等。所有基于理性认识所作的决定更科学,更坚实和牢固,更有普遍性和真理性。理性认识是基于知性认知,但又更高级的认识能力,它的特点是将感性材料,用康德的“范畴”概念加以整理,而产生更可靠的知识。

悟性认识,来源于理性认知,又高于理性认知。悟性认知的特点是,它不再依赖理性认知在内心建立的知识大厦,更无须处理感性认知所依赖的外界知识的原材料,而是利用心灵产生出特有的,新的图像,新的形象,直接进行思维和判断,用心灵直觉,不是感性直观,直接抓住事物的本质, 来认识真理。

如果说感性阶段的特点是,外界与内心是截然分开的,内心空虚,外界牢固存在;理性认知既向外界寻找知识来源,又向内挖掘内心,筛选合适的规则来整理外界的知识原料,经验的知识和抽象的知识,得到了统一的话,那么,在悟性阶段,外界与内心不再是两个分开的世界,也不是一对类似的世界,而是一个完整唯一的世界本身。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是诗人的悟性思维。通过诗, 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幅画面,而不是语言,更没有逻辑与规则。但这幅心灵想象的 画面,无可置疑,直接揭示了诗人的爱憎立场,份外鲜明,又入木三分。艺术家,诗人,美术创作者,多采用悟性思维的方法来表达自己,揭示世界。

就其规定及特点而言,知性、理性认识是“单一”性的逻辑思维,是一个一个方法的尝试,是“线性思维”方法,所以,知性、理性、甚至包括逻辑认识的核心弱点是不能解释新发现所需要的认识机制。悟性认知,则是“多线并行”的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混合并用,是在头脑中的 “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想象实验”,它不拘泥于个别的具体实验操作,最终产生新的形象为结果。悟性认识,是思维“迅速,直接,准确,正确”地抓住事物的本质时,新产生的认知能力的结果的过程。

以上的阐述及论证,说明思维创新是精神世界的一种特殊活动,即“多线并行”的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混合并用,表现了认知关系里的最高层面,超越了通常的逻辑思维形式,解释了“如果理性和逻 辑能找到发现的渠道,机器有一天就会取代人脑,人就会逐渐失去存在的意义”的主体根据。这里涉及到了思维创新作为一个世界的内在三层关系,正因为如此,也会引出进一步的思考:

一是心灵与头脑的关系,既然“利用心灵产生出特有的,新的图像,新的形象”,那么这些“新”的生成与理性的头脑,在生活世界的层面而不是在具体学科领域中发生着怎样关系?

二是直觉与抽象的关系,既然“直接进行思维和判断,用心灵直觉”,那么这些“思维和判断”的直觉与概念判断、推理演绎的抽象发生着怎样的关系?

三是逻辑认知与非逻辑悟性的关系,既然“不是感性直观,直接抓住事物的本质, 来认识真理”,那么这种非理性、非逻辑性与不能找到发现渠道的“理性和逻 辑”发生着怎样的关系?换句话说,这种非理性、非逻辑性真的就不要、排斥理性、逻辑吗?

对这些问题的进一步解释,显然是在整体上理解思维创新所必需的。

其次,该书从内在必然性上给定了思维创新的机制。

思维的本质是创新。但创新的逻辑机制是什么?创新的功能与重复已知的思维是什么关系?思维的创新逻辑与已知逻辑是什么关系?

作为最高层次的抽象思维认识,悟性认识的核心,在于跳出理性认识的“条件”限制,揭示人类“发现的思维机制”。

在《论范例》看来,人们每天都有新的发现,发明和创造,它们来的是如此自然而然,以致于人们无法用现有的逻辑方法来解释。其实,这种“创新发现”的逻辑机制,不在感性理性中,而是在悟性认识里。

一般在宗教中提及“悟性”,将其解释为一种突然的“觉醒”或“顿悟”。 悟,字义本身,包含思前想后,百思不得其解的意思。顿,表示突然性,刹那间在头脑中发生的事件,而不是通过逐步的推理或证明得到的。范例哲学探索了悟性过程,认为有如下4个阶段:

一是思考准备。此阶段是盲目的,连续不断的思考。这种思考,不断运用已经知道的逻辑和条件,反复检查自已对问题的理解是否正确,所要解决问题的集合中各个因素,所有条件都已经考虑到了,套用过了。这种过程重复多次,以致自己终于相信所有可能的尝试都已经作了,确定无误, 但问题无解。反复的思想实验导致情绪的厌烦,思维于是开始扩大已知条件的集合,大脑开始走出“out-of-the-box”的思维,开始考虑新的假设的环境,配之与新的条件去发现解决方法。

二是临界激发。此阶段是新条件的假设和新解决办法的生成。激发这些因素是一个类似“通电“的过程,令人瞬间无比兴奋。例如,阿基米德发现解决了如何知道金子与其他金属的比重时所表示的兴奋。激发因素需要临界点的到来,而这个临界点需要思维的畅通无阻,解决思维中久久存在的堵塞障碍,即条件。阻止的条件也许是多样的,也许不止一个,也许有更高的复杂性,背后是盘根错节等情况。 关键的问题是,思维必须对这些矛盾的存在,有异常清晰的认识,有非常具体的界定。没有问题在头脑的清晰图像,不可能出现思维的火花的可能。

三是产生媒介。顿悟需要媒介来激发,如同火药需要雷管来引导点燃。具体在大脑中,是由抽象的问题或困难,形成的“问题形象”。思维对图像的理解,有比文字理解快速得多的信息处理过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一幅图像值千字”。但这些媒介,是问题的形象图像,是关于“旧的问题图像”,如同是思维中的“锁头”。开锁,就是找到“钥匙”的过程。但没有锁的在思维中具体清晰的形象,不可能有钥匙的,解决问题的关键媒介产生。

四是生成新象。新的解决问题的媒介,是新的文字与图像的不断转换和产生的过程。思维每重新假设一个新的环境或条件,头脑就形成一个新的形象。这种不断的转换过程,就如同人们不断搜索哪一把钥匙,是能够“开锁” 所需要的。正确形象导致开锁成功,是一个瞬时的过程。因为思维处理图像功能的迅速所导致。之所以文字不足以担当悟性顿悟的功能,就是因为文字的理解需要更长的时间。思维对问题形成的形象,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诗句,清楚地告诉了人们社会问题的症结。当人类找到如何实现公正的方法,同样也会形成一种正义力量的“金光大道”的新形象,来解决问题。

这四个阶段说明了思维创新是一个从盲目发生,到新象生成的涉及原发思考、语言情绪、问题激发、新象呈现的过程,能够解释思维创新的冲动性、突发性、激奋性、创建性等特点的根据。

但是,也存在着问题,例如,从思考准备看,既然“此阶段是盲目的”,怎么会“不断运用已经知道的逻辑和条件,检查对问题的理解是否正确”呢?或者说,这种无意识与意识是怎样衔接的,是靠什么东西支撑的?在临界激发中,“没有问题在头脑的清晰图像,不可能出现思维的火花的可能”,那么这问题是怎样触电生成新条件的假设和新解决办法的?在产生媒介中,媒介是激发创新的雷管,但作为这个雷管的“问题形象”是怎样点燃了思维的炸药的?在生成新象中,虽然赖于 “新的文字与图像的不断转换”,但是这些文字图像本身不可能生成“金光大道”的。

探索这些背后各种因素的相互作用,也是整体理解思维创新所必需的。

最重要的,该书从主体性上提供了思维创新的必然根据。

在把悟性认知作为最高阶段、把创新机制视为非逻辑的直观而发之后,《论范例》论述了思维创新是如何从有限层面发展到无限层面的。

思维创新首先是从机械、有限、相对的个体,上升到新的,在无限个体中的重新确定。那么,什么事物,或“介面”,是连系有限个体和无限个体的桥梁?

这种 “两种物质是如何联系的”这个问题,在笛卡尔哪里就被提出来了。笛氏找不到满意的解释,只回答他们的联系是上帝的意图。

这个界面就是人脑的软件。软件是命令的发出者,硬件是命令的执行者。软件的创造有无限的可能性,而硬件的功能受客观外界条件的限制。心灵和肢体的关系,类似于有限之物和无限可能性中的新的意念的关系。思维的无限功能和肢体等外界的联系,在于一种 “介面”,和一种“制式转换方法”的配合,它类似于计算机软硬件连系的道理。

来源:万维博客

阅读次数:1,8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