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当我一脚跨过中越边境,我知道,一个无法逃避、也看不到希望的流亡生活开始了。这本札记,记录了我在越南四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没有华丽的语言,只有生活的辛酸。

一、被迫流亡 

2003年7月29日,我背着一个简单的行囊,从东兴口岸踏上了越南这块神秘的土地。当我一脚跨过中越边境的国境线时,我知道,一个无法逃避、也看不到希望的流亡生活开始了。

“阿明,如果你不想再进去吃皇粮,就赶快走人,走得越远越好。”2003年7月某天的傍晚时分,采访一天的我累得骨头都快散架了,正躺在上海的一家旅馆里休息,突然接到公司一个铁哥们儿打来的电话。

“怎么回事?‘六四’不是已经过了吗?他们又找我做什么?”我一骨碌从床上弹了起来,不知道什么地方又犯在当局手里了。

“跟‘六四’没有关系,好象跟欧阳有关系。他们今天到公司了解你与欧阳的关系,是开着警车来了,可能要抓你。我们说你出差了,他们让你出差回来立即到派出所去一趟。”朋友在电话里急切地解释道。

2002年12月5日,我的朋友欧阳懿被成都警方逮捕,随即被判处2年徒刑。我与他有过这样一个约定:为了减少损失并保持工作的连续性,当他站到前台时,我最好隐在幕后,但是一旦他出事了,我一定要站出来。老实说,他被捕后我并未站出来担任四川民 运 人 士的发言人。为了个人得失,我当了一次可耻的逃兵。但是,我毕竟还有最后一点义气。为了营救欧阳懿,我一方面随时将有关他的消息发到外面的世界,引起外界关注;另一方面积极筹钱为他请律师,给他法律上的帮助。我做的这些事情纯粹只是基于个人友谊,与政治完全没有关系。即便如此,我的行为仍然激怒了当局。2003年3月,我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带领3名警员(该所共有6名警员),开着警车将我从公司带走。他们警告我,如果我继续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等着我的就是监狱了。但是我并没有被他们的话吓倒,仍然一如既往地将欧阳懿的消息发到外界,看来他们要对我动手了。我不能坐以待毙,不管走到哪里,就是不能落到当局的手里。

想到要离家逃亡,心里有种难言的悲伤。父母都是60多岁的人了,他们辛辛苦苦供我上大学,本想等我大学毕业后他们就能享福了,谁知道我大学还没有毕业就被抓进监狱,一关就是10年。现在出狱才几年,生活刚刚稳定下来,又要离家逃亡,也不知年迈的父母能否经受住这样的打击。还有年轻的妻子,不满3岁的儿子,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最爱,现在骤然分开,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聚。特别是儿子,我出差几天,他每天都要与我通话后才肯睡觉。儿子在电话里总是说:“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嘛?我想你了!”那稚嫩的声音,象一枚小锤敲在我脆弱的心上,我每次都被感动得一踏糊涂:“儿子,爸爸也想你啊!爸爸马上就回来!”但是,当面临自由和牢狱的抉择时,我毫不犹豫选择了自由。不是我不爱儿子,因为我知道,暂时的分离是为了永远的相聚,不管逃到那里,我还有与儿子相聚的机会,如果进去了,一道铁窗将把我们长期分离。

说真的,监狱是我永远不敢面对的恶梦。出狱时我曾暗自发誓,如果有一天不幸再次被抓,就是死也再不到监狱这个鬼地方来。虽然我还不清楚当局会如何处理我,但是根据当时已经被处理的何德普、赵常青、欧阳懿等人的情况,如何当局执意处理我,我可能被判处5年左右的徒刑。我已别无选择,逃亡是唯一的出路。

还好,工行卡随身带着,里面还有几万,逃亡的费用暂时没有问题。问题是,我现在逃到哪里去才安全呢?上海不是久留之地,既然他们已经知道我到上海出差,可能随时都会有人来抓我。北京、广州也不能去,那两个地方查暂住证太严了,前段时间广州一个叫孙什么的大学生,因为没带暂住证被警察打死了,我犯不着为了躲避牢狱之灾而搭上一条命。想了半天,决定先到南宁去。那里有一个神交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朋友,我何不就先到南宁落下脚,如果风声紧就扯乎走人。那里邻 近越南,听说中越边境管得很松,出国就象农民进城一样容易。对!他姥姥的,到南宁再做打算。于是直奔机场,赶赴当天下午到南宁的飞机。其实说 直奔机场并不准确,当时,究竟是乘飞机还是坐火车,我还是权衡了一下。乘飞机可以迅速转换地方,让当局搞不清我在哪里。但是乘飞机必须凭身份证,如果当局已经开始布控,我岂不是自投罗网?还是坐火车安全一点。当我抵达火车站时,看到售票大厅长长的购票人流时,还是决定乘飞机。我这样决定并非完全冒险:因为我并非大案要案的通辑犯,我只不过在网上发了几篇他们不喜欢的文章而已,当局不会为这点小事兴师动众抓我。即使要抓,上海如此之大,也不可能在上海全面布控,人海茫茫中他们又如何抓我?

7月13日,下午5点左右,我登上了上海飞往南宁的飞机,一个小时后,我抵达南宁机场。再过一个小时,我已坐在朋友的客厅里喝茶了。

在南宁、北海玩了十多天,我决定到越南看看。并不是风声紧,我非走不可,主要是想到越南去看看。我活了三十几岁,还没有出过国呢,现在就站在国门边,怎么也得跨出去看看呀!7月28日,跑到东兴去,花800元买了一个边境通行证。这年月,钱这东西还真他妈的管用,800元才数出去半天,一本手续齐全、可以反复使用半年的边境通行证就到手了,而且还搭了一本东兴的暂住证。

7月29日,我用买来的边境通行证顺利出境,到达越南边境城市——芒街。(未完待续)

PS:儿子中考后想到美国看看,我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但是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绝对没有能力负责儿子到美国的路费,我希望以这种方式为儿子筹一笔路费。这是一组系列文章,我承诺,每篇文章打赏超过100元,就发第二篇。你可以直接通过新浪微博(昵称:张明弟兄)打赏,也可以通过微信(昵称:张明)发红包,还可以通过支付宝(13880621550)转账啊!你的打赏既是我写作的动力,也能帮助一个少年圆他的出国梦。即使不能打赏,也请你帮忙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