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回顾:由于我将欧阳懿的相关情况捅到境外,有关部门想找的我的麻烦,我害怕再进监狱,从上海直飞南宁,并伺机逃到越南。

芒街与东兴隔河相望,进入芒街的第一刻,也许没有出境的感觉,因为它的很多方面都与中国那么相似,国旗、国徽、甚至包括大街上横拉着的红色标语,如果不仔细看上面的文字,只会感觉自己是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而’芒街’又是那么一个有中国味道的名字。但是,当你继续往前走,汇入大街上的人流中,钻进耳朵的是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大街上的路牌是一种你完全不认识的文字,你会深刻意识到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国度。这时候,如果你偶然看到熟悉的汉字,会倍感深切,油然而生一种见到小蜜般的激动。

错了,见到小蜜只会冲动不会激动,是见到初恋情人般的激动。人啊!有时候就是他妈的贱。就拿我来说吧!一个不被祖国所容的“犯罪分子”,但是出国不到十分钟,心中却涌动一种叫做“爱国”的情愫。

我边走边看,到了一个类似农贸市场的地方,几个越南美女向我推销她们的商品。她们的商品没有什么特色,但是这些越南美女却将我电了一下。我本来以为在《三轮车夫》里的梁朝伟的越南情人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因为我被她纤细的腰肢和腰肢下一尾灵巧的发梢电晕过。亲眼看到才发现,那些穿著旗袍领紧腰斜襟的本土服装的越南女子,都很像她,眼睛和身体说的话比起电影里的Mike,更温柔贴切。在越南,女孩子比男孩子要多得多,战争破坏了两性平衡,所以,一旦和平,她们都美丽得不得了,希望自己是那个幸福的新娘。

大街上的越南美女让我目不暇接,口水流了一地。但是对越南美女我也只能流流口水而已,因为我马上意识上,我现在在逃亡,又是在异国他乡,切不可乱来,我必须先将自己安顿下来。我的通行证是可以反复使用的,但是我一入境就没有打算回去,具体怎么办,我一时还没有好的主意。来的时候,帮我办通行的红姐告诉我,如果在这边遇到什么问题,可以找一个叫阿泰的人帮忙。他是芒街一家旅行社的导游,红姐的客人进入越南境内后,一般都交给他带,双方的关系很好,只要我说是红姐的朋友,他什么忙都可以忙。事实上,我找红姐办通行证时,她可能已经猜到我想偷渡到越南,因为一般游客并没有这样的要求。因此她暗示我阿泰什么样的忙都都可以帮,当然钞票是不能少的了。

我找了一个邮局给阿泰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他就赶到约定地点接我。顺便提一下,中国手机进入越南境内20公里还能使用,但是如果打越南的电话,是国际长途,贵得吓死人。阿泰问到越南干什么,我随口说准备做生意,想到河内去考察一下。其实,我当时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想先到河内再说。不知为什么,我当时认为只有到了河内才算到了越南。他问我有护照吗?我说这次走得匆忙,没有来得及办,只在东兴办了边境通行证。他说边境通行证只能在芒街停留,而且不能过夜。要到河内去还得办旅游通行证,最长可以呆5天,400元人民币。我一听傻了眼,我还以为凭边境通行证就可以到河内呢!原来只能到芒街,而且不能过夜。我问阿泰怎么办?他说没关系,他可以先把我的通行证拿到口岸去签一天,我当天晚上可以住在芒街,他明天可以帮我办到河内的通行证,但是我必须保证5天之内返回,否则他的麻烦就大了。我想只能先这样,下一步再想别的办法吧!

阿泰将我带到一家私人旅社安顿下来,然后拿我的通行证去办停留手续,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后来我才了解到,虽然通行证按规定不准在芒街过夜,但是芒街有一家赌场,越南人为了鼓励中国人到那里’投资’,只要你过境时说一声当天不回去,边防检查会在通行证上加注一个说明,因此手续很简单。由于我是第一次出境,对这些完全不懂,还以为阿泰很有办法呢!阿泰将证件交给旅社老板后,说晚上还有事,让我自由安排活动,他明天上午9点后来接我,安排我到河内去。其实,通过旅行社到河内去也是很简单的事情,费用也不高。由于我什么都不懂,完全听他安排,他说要办什么旅行通行证,但是后来我同普通游客一样,而我花的费用是他们的三倍。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阿泰走后,我百无聊奈,不知道怎样打发时间。好再老板懂一点中文,他的旅社又只有我一个客人,他就一直陪着我说话,还请我与他的家人一起吃饭。晚饭后他又用摩托车带我到赌场参观。

赌场紧挨利来酒店,是一幢豪华的黄色圆顶建筑,上面分别用中越两国文字写着“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它于2000年建成,股东主要是中国人。因为赌博在越南被明令禁止,所以这家赌场严禁越南人进入,据说这是越南当地政府允许开设赌场时所提的条件。因此老板只能将我送到门口,让我一个进去参观。

赌场的安全措施异常严格,不准拍照、录音,不准携带有摄像头的手机,皮包要寄存。赌场内装修豪华,赌具基本模仿澳门赌场,只接受人民币、港币和美元,下注时必须兑成美元筹码。

在赌场一层大厅放眼望去,十多张赌桌四周挤满了中国赌客,他们操着各种口音的普通话,赢钱的兴奋得大喊大叫,输钱的眉头紧锁。

据了解,近两年,中国赌客为这家赌场带来了每年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由于赌场每年为当地创造巨额利税,芒街已从过去的贫困地区一跃成为越南“最大的经济开发区”。

我兑换了100美元的筹码到一楼大厅小试身手,一楼大厅都是像我这样以娱乐为主的游客,真正的大赌博在二、三楼,但是我没有上去看。大概也不会随便让人上去,因为我看到楼梯口有人把守。刚开始还有一点斩获,但是半小时后连本带利都输了。

我知道十赌九输,因此不敢恋战,见好就收(小输当赢啊)。出来后,老板问我手气怎么样?我苦笑说输了。他说没关系,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啊!这个越南佬有前途,这么深奥的中国话他也能懂。他问我想不想找一个越南女孩玩玩,只要100元。100元,而且还是人民币啊,我刚才输掉的钱可以找8个漂亮的越南妹妹呀!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无耻地说,那好啊!如果漂亮,加点钱也没关系。老板用越南话打了一个电话,等我们回到旅社时,大厅里已有一个漂亮的越南小姐在等我了。(未完待续)

PS:儿子中考后想到美国看看,我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但是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绝对没有能力负责儿子到美国的路费,我希望以这种方式为儿子筹一笔路费。这是一组系列文章,我承诺,每篇文章打赏超过100元,就发第二篇。你可以直接通过新浪微博(昵称:张明弟兄)打赏,也可以通过微信(昵称:张明)发红包,还可以通过支付宝(13880621550)转账啊!你的打赏既是我写作的动力,也能帮助一个少年圆他的出国梦。即使不能打赏,也请你帮忙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