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0多年来,国内特别是国外(甚至包括反对暴政的民主人士在内),几乎是一个声音,即“毛文革后30多年来,中国经济改革是成功的,经济发展很快,只是政治改革滞后”,言下之意,对中国这些年的发展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但是对此我很不以为然,多年前就在美国之音的博客上表示过不同的看法,可惜旧文找不到了,今天仍想就此探个究竟、做个澄清。
那些过高评价中国经济改革与经济增长的观点,我认为核心原因是没有搞清楚中国经济改革和经济增长的性质,为表面化的东西所迷惑。
首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属于什么样的性质,这决定着与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的关系。在中共文件中明确规定的,为历届领导所反复强调的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这明白无误地昭告天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不会突破“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两大框框,这也是套在改革身上的两大“紧箍咒”,是不可逾越的雷池、不可触摸的“高压线”。那么“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是什么性质的东西呢?到此为止,许多人们都没有作认真的探究,而这恰恰是要害所在。
对“共产党领导”的性质认定,必须追溯到它的“老祖宗”马克思的革命理论,主要是马克思的经济学思想。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了共产主义的概念,他在提到了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正面的作用后马上话锋一转,开始了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矛头直指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和剥削,夸大资本主义的矛盾,否定资本所有者的劳动者属性,将私有制看作是“万恶之源”,取而代之的是共产主义和公有制,更进一步,实现共产主义和公有制的主体是共产党。殊不知,私有观念乃人之本性,亘古不变,私有制则是合乎人性、维护人权的天经地义的东西,公有制,共产主义乃人类不可能实现的莫须有和乌托邦,就是反人性、反人类、反人道、反人权的恶梦。在实践上,以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指导成立的共产党,就干起来共产的事,在所谓的“革命”时期,整天共的是富人的产,到了自己掌握政权的时候,就开始共起了穷人的产。以中共为例,共产党的代表人物毛泽东一边掠夺农民分得的土地为仅有,一边搞公私合营,将城市民族资本、工商业者的资产收归公有,所谓“所有制升级”、“穷过渡”,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实质是配合他政治上专制独裁、集权专权的需要,将所有资产归于当权者自己支配的“党国大公司”,“普天之下,莫非党天下”。共产党领导构成的政治上专权、经济上集权,名义上是后资本主义的产物,实际上与封建专制主义乃一脉相承、一母同胞,与中国几千年封建专制社会并无本质的区别。共产党领导,其实是奉行封建专制主义。至于作为共产主义同一本质的“社会主义制度”,自然与“共产党领导”是一路货色,都是封建专制主义的内胎,差别只是包装不同,叫法有异而已。
搞清楚“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的实质内涵,就准确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的经济改革是什么性质的了,其实就是在保证不改变原有封建专制制度架构下进行零打碎敲的调整。具体包括:1、特权阶层的利益不动,改下不改上;2、改革自下而上,不是自上而下;3、改革避重就轻,避难求易。这跟中国历史上皇帝的改革没有什么不同。从实践来看,完全得到验证:1、高度集权的经济体制没有根本变化,中央集中的财政收入越来越多,1978年中央财政占全部的14%,到了2007年达到55%; 2、机构越来越臃肿,财政供养人口越来越多;3、领导的特权急剧膨胀,在计划与市场之间左右逢原,几乎到了无官不贪的程度;4、改革先从农村改起,接着是企业,就是不触动中央上层;5、国有企业的改革先是暗箱操作,内部勾结,接着是国进民退,政府办起了形形式式的官办企业,成为政府少数人的“小金库”;6、改革让位于所谓的发展,典型的是胡温时期将计划委员会与改革委员会合并,成立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结果干脆是不改革。
这样性质的改革,其结果不言而喻,就是农村农民和城市职工,加上低层无权无势的政府工作人员,成了改革的牺牲品。尽管农民有了部分的种田自主权,但没有摆脱30多年来仍然处在利益底层的现状,被剥夺最多的仍然是农民,企业改革使得职工下岗失业,成了最大的利益损失者。一般的政府工作人员,因为没有直接的权力,腐败的空间很小,虽然没有工人农民那么苦,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说明中国经济改革不成功,早已处于死亡状态。这还说明,中国不存在经济改革很成功,只是政治改革滞后的问题,西方那种“经济改革很成功、政治改革滞后”的说法并不成立。在我看来,邓小平反对毛泽东“两个凡是”主要是为了自己的特权,一旦当上“太上皇”,继承的还是毛泽东的衣钵,让自己的子女办公司,搞官倒,这部分人先富,将有自由民主意识的胡耀邦、赵紫阳赶下台,对学生的民主运动疯狂地加以屠杀镇压,搞起了赤裸裸的封建政治,后面的传人继承的还是封建专制、压制自由民主那一套,这也决定了中国经济改革的性质和失败的结局。
其次,关于中国经济增长属于什么样的性质,多少也能反映中国经济改革乃至政治改革的特征。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就推导出经济改革的成功,为此迷惑和欺骗了他们对中国改革的看法。搞清楚中国经济增长的性质,戳破经济中国高速增长的秘密,就会对中国的真正国情有真切的了解。
理解中国经济增长的性质,不是简单看它表面的增长速度有多高,比谁快,应该确立这样的标准:谁是经济增长的主体?经济增长为了谁的目的?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何在?高速增长的代价与后果如何评估?只有搞清楚这些问题,才能真正反映中国经济增长的性质。离开基本的标准,只能是雾里看花。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家由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理所当然是经济增长的主体,政府只是提供“游戏规则”和政策支撑。但是在中国,经济体现的主要是“一把手经济”政府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因为政府垄断了大量的经济资源,党政一把手的利益最大化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推手,企业家对利润最大化的追求必须得到政府的保护才有可能。邓小平讲“发展是硬道理”,在现实经济生活中,实际上变成了经济增长是硬道理,搞大规模投资、上项目是硬道理,因为大规模投资、上了项目,既推动了表面的经济增长,有了可以升迁的政绩,又可以通过上项目搞腐败,以权谋私,将增长形成的利益占为己有。上项目,这是普遍的“中国经济增长模式”。没有项目,几乎没有腐败的空间和机会。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共建政后“极左”大行其道,以阶级斗争为纲,主要是“抓革命”,“深挖洞”准备战争,很少促生产,整个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这30多年来,通过对公路、铁路、机场、港口、房地产等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成为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一驾马车。尽管投资的效益很差,递减效应非常明显。还有,多年来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以来,大规模利用外资,办开发区,吸引外商到中国投资办企业,走了一条通过大规模资本集中拉动经济增长的捷径,成为了典型的“世界加工厂”,同时带动了大规模的产品出口。撇开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不谈,仅仅资本集中利用外资形成的经济增长,足以形成很高的增长速度。如果外商投资规模很大,超过10%甚至20%的增长速度也是可能的。但是,这样的增长,完全是一种外源性的经济增长,并非是内生型的经济增长,带有很大的寄生、懒汉特征。假如去掉外资的因素,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就要去掉一大块,在统计上计算GNP而非GDP,不要说“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体”,可能最多排在老四、老五的位置。这一点,国内外许多学者都稀里糊涂,不是看得很清楚。结果最能说明问题。再看看中国经济增长的后果,能不让中国人心酸、心寒?一看增长的利益分配。多年来,中国的经济指标中,增长最快的指标是财政收入,一段时期在30%左右,有些县市两年翻一番,其次是固定资产投资、GDP,最低的是不足10%的城市居民收入和农民纯收入。在全部收入中,5 %左右的暴富人群集中了90%的收入。二看资源。这30多年来,中国已经由从资源出口国变为资源进口国,连多年出口的煤炭也转为进口,石油、铁矿石等的进口依存度在70%以上,资源浪费的现象十分严重,资源枯竭的矛盾非常突出。可持续发展已经面临巨大的威胁。三看生态环境。这些年,国家专门成立环境保护部门,可是各级政府为了自身增长的利益,明知故犯,从来就没有认真汲取西方发达国家曾经的教训,成为了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水无好水,天空布满雾霾,土壤重金属严重超标,加剧了食品安全危机。一个国家,老百姓喝不上干净的水,呼吸不到洁净的空气,吃不到安全的食品,各种呼吸道、心血管等癌症病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急剧增加,这种增长的价值在哪里?四看金融财政。长期以来,中国货币一起超量发行,年均增长在20%左右,从2009到2012年,三年超过30万亿,一方面制造了巨量的增长泡沫,另一方面又稀释了老百姓的财富,对居民收入是明目张胆的剥夺。这些年,中国政府集中了史上空前、世上仅有的财政收入,但完全不能满足贪得无厌、挥霍无度的政府这张血盆大口的需求,各级政府疯狂举债,债务规模超过20万亿。问题还在于党政官员极端的不负责任,拼命举债,没有谁会考虑自己去还债。请问:这种增长是不是罪恶的增长?我认为,这样的增长不仅是“有增长无发展”,而且是零发展、负发展,让其中仅有的成果前功尽弃、半途而废,在很多方面是倒退,不足以补偿增长的代价和成本。这样增长的性质,只能是为着封建特权阶级服务的,以牺牲国家和全民利益、牺牲未来老百姓福祉的增长。这样的增长,既由它的封建专制制度所决定,也反映了中国封建专制制度下经济改革不成功而失败的结果。
特别需要指出,中共多年来以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在全球炫耀,吹嘘“风景这边独好”、“中国经济一枝独秀”,遗憾的是这个牛皮就要吹破了,真相就要被戳穿了。靠投资、外资、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已成强弩之末,不用说外资撤离中国和资本外逃,即使停留于原来的规模,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伴随着肯定还有加速的滑坡、零增长、负增长,以及全面的经济崩溃。尽管现在的中共政权早已黔驴技穷,仍然沿袭追加投资、上项目的老路子,可是上项目、追加投资的钱从何来,恐怕剩下的也只有通货膨胀尾钞票了,但这种经济病入膏肓已无可救药,只能走上穷途末路。近来人们争论中国经济会不会崩溃,其实没有崩溃不等于不会崩溃,说得准确一点是中共崩溃,虽然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是灾难性影响,但同时也为中国和人民的幸福创造了新的机会。而这,也从一个侧面回应了“中国经济改革很成功”的说法究竟还能否成立,唤醒全世界丢掉对中共的幻想,认清中国专制暴政的面目。
当然,话又说回来,30多年来,也不能说中国没有一些方面的进步。基础设施方面尽管投入产出不成比例,也侵犯了农民和城市居民的利益,但在高楼大厦、高速公路、高铁、机场港口等现代化程度明显有了很大提高,应该说中国的硬件并不算很差,只是与制度管理相关的软件方面差距太大。还有,尽管言论自由不断遭到打压,关进监狱的民主人士在增多,毛左五毛仍然得势,但总体来讲人们的自由度还是大多了,与毛泽东的文革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并没有根本改变中国属于封建专制国家的性质,只是人们身上的封建枷锁稍有放松,套在民众脖子上的绳索稍有放长。但这点可怜的进步与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相比,与广大劳苦大众对自由民主求解放的迫切盼望相比,实在是太慢太慢,太微不足道,中国过去经济改革和增长的路子已经被堵死,剩下的唯有革命,必须彻底改变这封建专制的制度,搬掉这座压在中国人民身上沉重的大山。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