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传知行案标志中国仇外思维抬头

Share on Google+

对公民社会的大规模镇压,是近年中国时局的鲜明特点。4月24日律师曝光的北京警方对传知行研究所创始人郭玉闪和行政主管何正军的起诉意见书,标志传知行案的升级,也标志着镇压的持续。

笔者曾经供职的传知行,是中国著名的民间智库。众所周知,中国的体制属于全能体制,即政府垄断一切公共资源,其中就包括了对智库的垄断。中国几乎所有智库,包括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社科院,包括大学的各类研究所,都是政府附属物,没有独立性,对公共决策不可能起到矫正作用。中国需要大力发展民间智库,以独立的研究贡献于社会。北京传知行研究所应运而生。

郭玉闪是北大硕士,毕业后跟法律学者许志永、滕彪一起创办维权公益组织“公盟”,2007年创办传知行。七年来,传知行在税制研究、教育平权研究、出租车管制问题研究、农民工问题研究诸议题上取得了不俗成果。其一贯呼吁的税收法定,已为政府接受,列为重要的改革任务,写进新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其出租车管制研究领先全国,以至一些地方政府要改革出租车管理体制,也邀请传知行研究员出席其研讨会,就改革方案向传知行研究员咨询意见。教育平权研究也颇有收获。去年教育部宣布要在30省解决异地高考,即源于民间推动,包括传知行和许志永博士发起的新公民运动的共同推动。

但就是这样一个专业的民间智库,也成了北京警方的眼中钉。2009年许志永博士第一次被捕,“公盟”遭关闭,传知行跟“公盟”同一时间遭税务部门突袭。2012年,郭玉闪千里驰援陈光诚,成功地将陈光诚送进了美国使馆,创造传奇的同时,也令传知行风险更高,以致一度六人被抓。从那之后,被监控、被查抄、被软禁,就成了传知行人的家常便饭。迫害在去年10月9日达到顶点:这天晚上,郭玉闪被北京警方强行带走并抄家。次日,执行所长黄凯平也被带走并抄家(后获释)。11月26日,行政主管何正军失去自由。传知行研究所则被迫停止运行至今。

从那时起历时半年多的侦查,始终没有查获有力证据。但北京警方不肯罢休,4月15日将传知行案强行移交检察院。

稍后曝光的起诉意见书,属于典型的欲加之罪理屈词穷。对传知行及郭玉闪等的唯一指控是所谓“非法经营”。唯一经营实例,即为“印制‘非法出版物’图书1万9千余册”。所谓“非法出版物”无非传知行自己的研究成果,仅用于赠阅,而这属于任何一个学术机构的正常行为,跟经营八杆子打不着,遑论非法?

实际上,此罪名之尴尬,北京警方比谁都清楚。最初抓人本来是用所谓“寻衅滋事”的罪名。当时正逢香港占中,有前传知行实习生到北大散发声援占中的传单。北京警方似乎如获至宝,以为终于有了下手机会,雷霆出击。但结果还是大失所望,那位前实习生不过纯粹个人行为,跟传知行及郭玉闪等没有任何关系。北京警方随即变换罪名为“非法经营”,总之死活不撒手,非要置传知行及郭玉闪等于死地不可。神秘侦查半年多,媳妇总要见公婆,他们最后拿出来见公婆的起诉意见书,居然是这么荒诞的情节,真不怕贻笑中外。

显而易见,北京警方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为了掩盖一个错误,不得不犯更多错误。要指望其自我纠错,无异缘木求鱼。这就需要不受政治干预的独立的司法力量起作用。检察院理应遵循法律程序,坚决驳回北京警方的移送起诉决定,停止迫害,立即放人,给中国的法制多少挽回一点尊严。检察院及法院能否独立行使职权,能否保持对法律起码的敬畏,这应为国际法学界所广泛关注。

国际公民社会更应关注传知行案。因为,北京警方的起诉意见书,经典地体现了义和团思维,即盲目仇外和排外思维。起诉意见书在传知行及郭玉闪等所谓犯罪事实中,不厌其烦地列举了跟传知行合作的诸多国际机构,包括“德国博尔”(应为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德国诺曼”(应为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Friedrich Naumann Foundation for Freedom)、美国CIPE(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 Development Institute)、加拿大民间智库PI ( 探索国际,Probe International)及美国使馆,称其利用这些机构提供的资金,“针对中国税制改革、教育平权、法制改革、社会民生等多个社会领域调研,撰写相关领域调研报告及文章,在大学等社会场所开办演讲会,编制演讲稿文集。”这些机构的钱和善意,竟用于给传知行和郭玉闪等定罪,刻意营造传知行“拿外国人钱替外国人办事”的形象,以煽动在中国仍有相当市场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不仅是对传知行的污名化,更是把国际公民社会当假想敌,是中国进一步走向闭关锁国的严重信号。

进一步走向闭关锁国的中国,将更加滋生无知、敌意与野蛮,这是对中国自己的伤害,更是对人类和平的伤害。国际公民社会不应听之任之。七十一年前,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社论说:全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适用于中国,即法治与人权适用于中国。这话是到兑现的时候了,而这需要全人类的呼吁、全人类的力量。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阅读次数:6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