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坪,本名陈勇,1970年4月出生于重庆。初中开始写诗。自印诗集《诗习作》、《主人与墓地》,出版诗集《吊水浒》。现居北京。

通过大地上的事物看见天空,
小时候,我在流水里玩弄它。
下雨了,泥地积满一汪汪水,
划过软泥,从高处流向低处。
很深的脚印,飘着一朵白云,
水牛的脚印,水被分成两半。
背鸡赶集,身影飘在水面上,
猪蹄一串串像冬盛开的雨伞。
细雨,流水,绕过屋檐,
向梯田流去,漫过水渠。
洪水泛滥从山沟往上涌,
堂屋扫把浮起翻过门坎。
流水两个字,想起好些情景,
如同往事,吞噬了我的故乡。
我生在这儿,黄昏转过垃圾场,
天空的云彩把城市的楼房涂红,
散落的城郊,离开了市中心。
秋天已经来临,秋雨淋湿路面,
水四处泛起光点,流浪猫一样,
转动的眼睛充满了惊恐。
我有家一一就不会迷失,
我听见有人在喃喃细语一一雨,
原来他是在阅读书里面的故事。
雨越下越大,我从书店走出来,
那些迅速汇聚的水流令人激动,
对于陌生人老板递上一把雨伞。
而我愿意享受雨水带来的冰凉,
愿意接受,大自然流下的眼泪,
它们在我身上形成流水的沟渠。
人群啊,水流啊,涛涛史诗乎,
车,船,飞机,亦是人的肉体,
草,木,字画,召唤人的灵魂,
一种另外的力量,把一切推动。
在激流中矗立的明珠和岛屿,
在人海里高呼的英雄和先知,
桥和门,随思想经过,穿越,
年轻生命在不同的路上交集。
命运者,经历着生命的流逝,
出现一大片空白,一个间断,
一粒不可见的,悬浮的微尘,
风,已经成为它的力量。
一个人常常在大街上彷徨,
举伞步入匆匆行走的人流,
左顾右盼,彼此默默静候,
可有信守的和平,与繁荣。
2014.10.8

640

文章来源:作者微信公众号“批评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