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梁尾生小子刚喝完上海老酒即去喝茶,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大市级规格。

可怜尾生一进地铁即被变道,且连夜回长沙,也是喝茶,也是市级规格。

谁让我等风华正茂一生惹火,当年张国荣纵情狂歌:怪你过份美丽既而纵身东方文华酒店,今晚我和梁各自面对党国的客服。今天的云很低,今天的股市沸腾,我知道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刚得知尾生坐了回头等舱,奶奶的早知如此我一定比他更革命,大不了进中央。我和阿钟有约,哪天我进中央喝茶一定带上这文艺老诗男。

曾有大连某美女被喝茶也是市级规格,处座亲临伺艳。

——请问小姐贵姓
——知道你是徐处,我也是,你是徐处长,我是徐处女。
——小小女娃闹什么革命,江姐儿子都不革命了,你起劲个啥。
——我没要革命,要不以后我做徐处长你做徐处女。

这次我终于升级,就像卡夫卡终于变成了虫子,就像毕加索终于老来得子,就像周杰伦的口齿越来越清楚,就像奥巴马的皮肤越来越白。

这一款市级浓茶很沉,沉下去的全是重量,但飘上来的却是柔情,飘出去的正当黄昏。

小乔说老酒是风花雪月主,他们管人家革命不革命,还管人鸳鸯戏水?我相信哪天小乔若弄出几行情色文字,老酒必汗颜。

这晩的茶温且升且降,三国时小乔美茶敬曹公,今晚处座敬我。

——送客,改天再来。

我说可以,哪天送我进中央,而且头等舱。

2015-05-22/傍晚南外滩

By editor

在 “老酒葫芦:酒版喝茶” 有 1 条评论
  1. 官员经济缠斗廉政清官

    吴秀波写到“航拍发现江苏浙江的好多县象被原子弹炸过一样,厂房的废墟,
    50%制造业,”死了。
    某企业家演讲中说国企“在一艘沉船里,你坐头等仓是没有意义的”。
    电视冷时段播出“人物”姚雪垠,《李自成》那场农民起义的史说,他说我
    要做历史的推动者,不做袖手旁观者。
    1975年那个领袖推举此小说大发行,转交作者申诉写作意图信的中兴之主邓
    小平,这两位农家子弟才是真懂中国的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