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在博讯网上首先看到了有关重庆市民微博嘲讽薄熙来被劳教的消息,当时还有点半信半疑,因为我还是过高地估计了他和王立军的智商,以为他们会因为李庄案受挫而有所收敛,但今天我在海外网站看到了更多的报道,刚才,我亲自与方洪的儿子方迪通了电话,才确定薄熙来一点也没变,还在利用手中的权力,无情而残酷地打压异议人士,进而践踏国家的宪法。方洪的案件告诉我们,中国急需建立宪法法院,以惩治地方官员徇私枉法的行为。

据海外媒体报道,重庆市一市民因发“微博”暗讽重庆市一名党政高官而惨遭劳教。这位名叫方洪(网名方竹笋)的市民今年4月21日在“腾讯微博”上发表文章,讽刺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他的博文写到:“勃起来窝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坨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坨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

其实,把薄熙来叫成“勃起来”,这在大连以至辽宁算不成新鲜事,最早戏称他这个绰号的是大连市政府的官员,其原因是他们最了解他,薄熙来是一个比“许三多”还多的贪官,不仅贪得钱财数以亿计,早在90年代后期,就把老婆的律师事务所生意,延伸到了的美国纽约和香港,而且,他亲授美籍华人程毅君为大连市荣誉市民,而谷开来与程所合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囊括了大连几乎所有的大型海外招商项目的论证和资讯业务,和“许三多”一样,薄熙来也风流成性,情妇如云,在大连棒棰岛宾馆和富丽华酒店,都有常年包住的淫窝,在大连金石滩还有以服装模特学校为幌子的美女培训和选拔基地,其骄奢淫逸,腐败堕落,在大连已不是什么秘密,因此,方洪戏称他是“勃起来”,既生动,又准确,不存在造谣诽谤的问题,完全是尊重事实,对社会有益无害。既便涉嫌诽谤,也应当是自诉案件,试问:贪得无厌,卑鄙下流的薄熙来,在大连罪行累累,铁证如山,他敢于控告方洪吗?

至于他谈及的李庄案,更是世人皆知的枉法追诉,臭名昭著的典型案件,方洪把它称为“一坨屎”,既形象,又恰当,难道这不是事实吗?薄熙来,王立军之流的酷吏贪官,为了掩盖重庆公安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不仅编造了李庄案和其续集,而且,又再添新罪,拘押和劳教了方洪,其目的都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都是对中国宪法有关言论自由的肆意践踏。

方洪的儿子方迪对我说,他父亲今年四十五岁,是重庆林业局的干部,是一个信息灵通,又有正义感的人,他并不反对政府,完全是出于善意和良知,以戏谑调侃的方式嘲讽薄熙来,其动机是督促公安局改进工作,也是为蒙冤入狱的李庄律师鸣不平,何罪之有呢?然而,丧心病狂的薄熙来,为了明年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行列,生怕有一丝半点的杂音,影响他的政治前程,已变得十分狂妄而脆弱,虽然,方迪不能确定拘捕令是薄熙来所亲授,但依笔者对薄熙来十几年的了解,他蛮横地做出这个决定也不奇怪。

薄熙来在大连制造了多起打压文人的案件。90年代中期,有一个台湾记者应邀到大连采访服装节,看到许多弄虚做假行为,就真实地发出了一篇批评性的报道,没想到薄熙来读到了有关部门的简报,勃然大怒,他竟托人向该报纸的台湾老板施压,以其在中国的生意为要挟,逼得董事会辞退了这名记者;另一个《广州日报》体育记者梁某,刊发短评指名道姓地批评了大连开发区东方酒店女经理于某,随意乘坐球队专车,影响了一场足球比赛,谷开来大怒,在薄熙来的授意下,声言要起诉该报记者侮辱女性,后由原广州市长黎子流出面摆平;2000年,《大连日报》副总编周某,因在一次会议上抵制了薄熙来,他十分恼怒,下令彻查他的经济政治问题,没有什么证据,就把他下派到大连电视台坐冷板凳,不予重用;2001年,大连市政府在香港举办招商会期间,有一位香港记者提出了令其不快的问题,薄熙来又下令大连两个特工,当即把那人像拎小鸡式地拖出了会场,一时轰动香港。类似这样的因言获罪的大记者比比皆是,何况方洪这样的敢言小民?

方洪的儿子方迪说,在发文的第二天,其父就被当地公安部门网监科人员约见,令其将文章删除,而且签字画押,表示今后不准再发表类似文章,方洪都答应了,他回家后即将所发内容删除。他原以为事件就此了解,却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方洪先被公安监控,停电、停气,后被崇义派出所治安拘留。4月24日夜里,重庆涪陵区公安局长马世文到崇义派出所与有关人员开会后,就做出了对方洪劳教一年的决定。4月24日午夜,方迪被通知要求前往派出所。他在25日凌晨1点左右接到一张由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签发的聆讯告知书,而聆讯告知书的签发日期是在4月24日。

我想,区公安局长之所以亲自到派出所开会,是有来头的,应当是薄熙来做了相关的批示,也许是口头命令,薄熙来认为方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只有一个二十岁的开卡车的儿子,既没地位,也没钱财,在残酷的高压下,只能忍气吞声,不为外界所知,但薄熙来又闯下了一个大祸:在十八前夕,按下葫芦又起了瓢,李庄案还没完呢,又出了一个方洪。看他如何收场!

据方迪说,他正在聘请律师,以当事人的身份,在仅有的两天时间里提起聆讯申请,并给薄熙来写了信,虽然,并不乐观,但我认为,薄熙来是《三国演义》的粉丝,但他只知道从中寻找权谋和厚黑术,却不得其精华和要领,尽管陈琳奉命骂了曹操八辈祖宗,但他俘获陈琳之后却委以重任,并自责天下文人不能均为己所用,这表明,自古成大事者必得有云水胸襟,薄熙来想谋得高位,容不下一个小民的戏言嘲讽,岂不正好道出了他的本性弱点吗?!

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院长JOHN FRASER曾在1977年至1979年,作为TORONTO GLOBE AND MAIL驻北京记者,著有《中国人》一书,出版后轰动一时,广受好评。他认为,无疑地,中国近年来在经济上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政治体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而在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里,人民往往屈从于强权不得不接受某些领导人的统治,因此,个人品质对社会的影响尤其重要。他认为,能否善待文人和认同言论自由的准则是衡量新的领导人的一个标尺。由上述方洪案,我们可以得出清楚的结论:假如薄熙来进入第五代中共领导核心,将对中国的未来产生不利影响。

不过,在笔者看来,制度比人品更重要,之所以薄熙来一二再,再二三地搞文字狱和玩司法,主要是中国的专制制度,为其提供了保护自己的土壤,假如司法是独立的,假如有一个宪法法院,就能纠正上述这些冤假错案,就能及时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而中国恰恰什么也没有,所以,薄熙来之类的胆大枉为的贪官,就不断地把社会的良民变成了仇敌,待他们越来越多时,政府倒台的大限就临近了!

2011年6月6日于多伦多。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