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友向我推荐某半中半洋的文艺女和她的文字,本人最怕遭遇这样的女性文字,直觉告诉我这一类女性文字常常带电,而我对太过个性的女性文字往往是没有免疫力的。为了逃避软性轰炸我总是绕过女文,我知道女人的呼吸不可阻挡,我知道女性的文字不可触摸。如果水的舞蹈可以访问梦境,女人的文字就是;如果弯弯的月亮有曲折的叹息,女人的文字就是;如果花开的声音可以断魂,女人的文字就是。

这位女士说,他们哪一个不是在追寻内心的脚步?我说无须追寻,你就是自己的内心脚步。

我不认为你笔下的阿多尼斯在实现自我放逐,我更相信某君的存在就是放逐,就像我相信乔布斯的幸福来自自己的生命信息,就像我相信弘一法师无论在凡尘还是佛境,他永远是他的内心脚步。

你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一种境界,你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是另一个境界,而且是更高一层的境界。

如果我们的世界真有最高境界,那就是:无欲无求。

我可以摧毁一切——巴尔扎克

一切可以摧毁我——卡夫卡

巴尓扎克的《人间喜剧》引领他的世界前行,而卡夫卡的存在本身就是改写并颠覆这个世界。

没有这个世界我们依然能拥有卡夫卡,没有卡夫卡,这个世界必然变味。

“你就在原地,大千世界会主动向你走来”,卡夫卡百年圣写。

我就是原地,世界与我无关,老酒如是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