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 Bin反歧视公益人士郭彬日前突然被捕。

中国政府对民间公益事业的“运动”式打压,还没结束。据反歧视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的消息,反歧视公益人士郭彬、杨占青于6月12日深夜突被来自北京和郑州的警察刑事拘留,理由均是“涉嫌非法经营罪”。当然,拘留理由只是打压的名目。真正原因是中国政府警戒民间公益事业的发展。

我在深圳见过郭彬几次。那时候,他们在深圳从事向民工的“义工”提供法律培训等活动。北京益仁平中心重视废除民工在权利和社会保障上的歧视的活动。曾在益仁平中心郑州办公室工作的郭彬也很积极地从事反歧视工作。另外,相对学者式的市民活动家而言,他很谦虚,跟民工的先生们能对等地交流。除了他以外,我认识北京益仁平中心的陆军等不少人员,他们都不骄傲,很老实地从事反歧视工作。可以说他们都是在中国很少见的正经人。

受到官方的压制的人,他们大都是在行动方式上、主张的内容上,很正经。1990年代,我多次访问北京的画家村。那里有不少被警察带走的画家。让我吃惊的是他们毫无日本人所认为中国人独特的习惯:例如“干杯”的习惯、很重视“关系学”的思考方式、独特的“政治思考”等。他们的“希望自由地画画”、“希望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等主张也是很当然的想法。对日本人来讲,他们都是不像中国人似的“普通人”。而在见面中国美术家协会属下的画家们的时候,我对他们的行动方式和发言,感到很“奇怪”,很“不正经”。

在1990年代北京画家村的画家里,也有些画家后来在官方的美术界活跃,他们也渐渐变为有中国特色的“不正经人”。而艾未未从事汶川大地震死难学生调查等很正经的活动,于是受到官方的压制。

正经人受到打压,而不正经人能活跃……同样不合理的现象不只在中国明显。在日本,反对核电、保护森林等正经的主张,很难成为主流派。重视朋友之间的“义”、家人之间的“情”等伦理的人士,很难实现“人生上的成功”。有些中国人说“中国是说真话的人受压制,说假话的人能活跃的社会”。那也可以说“日本是说真话的人很难在经济上成功,说假话的人能活跃的社会”。当然日本也有很多又是很正经,又能成功的例外。但是,日本的普通市民常常说“正经人翻不了身”等。的确,世界各地到处都有这些例子。

但是,在日本,压力只在经济、商业上。很少有像中国似的被抓等压力。在中国,什么问题都在政治上表现出来,经常引起了暴力和自由的束缚。中国要首先实现的课题是废除这些“政治性”、“暴力性”。中国政府对民间公益事业做的“运动”式打压,这是只为了维持社会的稳定(或共产党的领导),阻碍国家发展的行为。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