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9

普京与男性荷尔蒙

普京是俄罗斯头号能人,摔跤秀肌肉,驾驶战斗机,骑摩托飙车,神枪打老虎,牵着大黑狗接见外国国家元首,多年来,他的政坛强势形象不改,最终执政三届总统,尽显政治强人风采,搞得90后美少女们惊声尖叫:“嫁人就要嫁普京这样的人!”普京在大秀男性魅力之后,支持率大幅上升。更有甚者,2010年,莫斯科大学的小女生,还将裸照制成挂历,送给普京做生日礼物,可见俄国民间对普京性魅力的高度认可。

普京不仅能对本国女性具有性吸引,而且对东方女性吸引力亦很大。俄罗斯政治观察家米特罗凡诺夫说,几乎所有中亚和阿拉伯国家的女性都倾慕普京。说不好中国女性对普京有多倾慕,但普遍怀有好感总是不争的事实。这意味着,东方意识形态与普京的强权治国,以及他的男性魅力,在某些地方有着隐秘的和必然的联系。总之,普京符合东方女人心目中的“国父”标准,既强猛威严,又令人有所依赖。

今年6月,普京和妻子柳德米拉突然宣布离异,普京为她开脱说:“我的工作性质就是要抛头露面,有人适应,也有人不适应,柳德米拉就不适应,9年过去了,她依然不适应,所以说,离婚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普京话音未落,柳德米拉赶紧接茬儿:“这确实是我们的共同决定。我们婚姻的终结,确实是因为我们几乎见不到面。我确实不喜欢抛头露面。”这些话的背后,我看到,柳德米拉的东方女性意识淡漠,婚后的自我膨胀,打破了她和普京婚姻里原有的平衡。再说普京,他在30年的婚姻之中,始终按照其男权意识形态,实践了集权政治国和治家的理想。婚姻的终结,倒不一定是坏事,或者是强者追求的百尺竿头。

俄罗斯作家勃罗斯基,在其作品《弗拉基米尔·普京:通往权力之路》里写道,自1980年初,柳德米拉和普京相识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发展起伏不大,但从柳德米拉私下的讲述中可以看出,恋爱关系的这样平稳局面,与柳德米拉的忍让有很大关系。柳德米拉与普京谈恋爱期间,普京总是迟到。有一次,柳德米拉在地铁里等普京,普京又迟到了,一个小时过去还不见普京的踪影,她气得直哭。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普京姗姗来迟,又哄又道歉。柳德米拉也只好迁就他,因为那时她还没有参透他们关系的本质,即普京无法改变,也不需要改变,她必须忍受、服从和顺应。

1981年冬季,普京突然决定去滑雪,抄起滑雪板就走,根本不问柳德米拉是否愿意。普京消遣娱乐,从来都我行我素,不关心她的意见。他的收入也曾一度都花在购买滑雪用具上,有的时候他们约会,普京连买冰激凌的钱都掏不出来。还有一回,半夜一点,普京突发奇想,拉着柳德米拉开车出去兜风,显摆他新买的一辆小轿车,柳德米拉虽说不情愿,可还是委曲求全地去了。普京还强拽着柳德米拉去黑海叉鱼。他独自一人端着鱼枪潜水狩猎,把柳德米拉孤零零地扔在布满鹅卵石的岸边,阳光炽烈,晒得她的肩膀都脱了皮。柳德米拉说,跟普京在一起的日子,总是不得放松,普京总喜欢长途跋涉,柳德米拉便踯躅随行,她虽极不情愿,可当时也没有怨言。

普京不喜欢柳德米拉主动提结婚的事情,连暗示或者谈论与此相关的话题都反感。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要么岔开话题,要么调侃一番,因为他觉得,这种事情应该由男人来决定。有一天,普京突然对她说:“你知道我的脾气不好。现在你需要做个决定。”柳德米拉马上说:“我知道,决定了,我需要你。”听罢,普京说:“既然这样,我建议你嫁给我,三个月之后,7月28日(1983年),我们就结婚吧。”柳德米拉哪敢有异议,赶紧点头称是。

1983年4月,柳德米拉和普京正式确立恋爱关系。1983年7月28日,他们俩在涅瓦河的一艘游船上举行了婚礼。说句后话,1979年夏天,柳德米拉和普京在列宁格勒的台阶上相识,那时,她最欣赏普京什么呢?柳德米拉说,年轻的普京不嗜烟酒,成为他的首选。对俄国文化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不嗜烟酒,确实是普通俄国女人择偶的硬性标准理之一,但却不是绝对条件。柳德米拉错就错在误读了自己,也误读了普京,她没有参透,普京不嗜烟酒,这意味着,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俄罗斯男人,她怎么能做不普通男人的普通新娘呢?

2000年新年前夜,普京登上俄罗斯代总统的宝座。他面对国民,承诺与全国人民一道迎新年,倾听克里姆林宫的钟声,又不离开家人,塑造好丈夫形象。于是,新年之夜,普京冒着严寒拉上柳德米拉,登上直升飞机在莫斯科上空转圈。事后,他在电视采访中心满意足地说:“我们夫妻从来都一起过新年!”

结婚之后,普京没变,柳德米拉却大有改变,特别是在普京第二次连任总统之后,她一改与丈夫形影不离的姿态,追求独立和自由印象,甚至公开表示,不愿因与丈夫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想要清静的生活。

普京当然知道柳德米拉从不喜欢追求出风头的特点,但他受国命于身,又有强势丈夫的心态,只能强迫妻子陪他出风头,做她没兴趣的事情。普京在东德执行公务期间,他们夫妇有个德国好友碧祺女士,常来做客喝茶,她后来在《誘人的友情》一书中透露,上个世纪90年代末普京出任国家安全局主席,普京一家被迫终止与碧祺家的交往,柳德米拉那时告诉碧祺,她曾直接向丈夫普京升官表示了不满,普京当选总统后,柳德米拉甚至在电话中与普京争吵和哭闹。她期望普京改变决定,而后又因为绝望而打算放弃婚姻。普京第二次竞选连任之后,他们的关系便走向彻底破裂,她那时才明白,普京根本不可能为她而改变。于是,她决定改变自己,不再对普京逆来顺受。对普京来说,柳德米拉的这种改变,则是对他男性权威的终极挑战。

普京第三任总统连任后,男性光彩更加夺目耀眼,其外在形象的固有缺陷(矮个、秃头和那张其貌不扬的脸)都化为乌有,他的魅力在世界上得到最大限度的饱和,他不仅仅是俄罗斯权柄的象征,更是男性威猛的符号,他酷爱裸露的身体和走路时左右摇晃的姿势,都寄托着女人们对他柔情万种的遐想。也许,他此时宣布离婚恰是时机,也是他征服另外一颗心的开始。重要的是,此刻无论他家庭的离异与重组,都不会影响他政权的稳定,而且会因为他旺盛的男性荷尔蒙而适得其反,也说不定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