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刚发了一篇《每周转载:网友热议近期多名贪官落马》,这两天听说CCAV名嘴芮成钢也被中纪委带走了(之前已经有好多貌美如花的女主播被中纪委带走,没曾想连男主播也未能幸免啊)。有鉴于此,今天再来聊聊腐败的问题。

古往今来,咱们天朝的贪腐总是屡禁不止,为啥捏?俺认为根源就在于“制度性腐败”。所以今天主要探讨一下“制度性腐败”的成因。

★啥是“腐败”?

按照俺的一贯风格,先来明确相关的定义。

英国政治思想家阿克顿勋爵曾经有一句很流行的,并且广为公认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从这句名言就可以推导出腐败的定义——腐败就是对权力的滥用。

★“腐败”的类型

权力有很多种,所以滥用权力导致的腐败也有很多种。比如对政治权力的滥用,就属于政治腐败;对商业权力的滥用就是商业腐败……

今天这篇只聊“政治腐败”。所以本文后续提到的“腐败”一词,都是指“政治腐败”。

★对“腐败”的误解

很多人对“腐败”一词存有误解,以为腐败必定是跟“钱”挂钩,其实不然。

对权力的滥用,既可以用来谋取经济利益,也可以用来谋取其它利益。

举个例子:比如周永康的心腹李东升,曾任中央电视台的副台长。此人把央视的众多女主播孝敬给康师傅享用。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康师傅利用公权力获取的不是“经济资源”,而是“肉体资源”。

再举个例子:在毛太祖掌权时,全国各地兴建了几百处行宫,都是给毛太祖专用滴。即便在三年大饥荒期间,修建行宫的速度也没有放慢。这种做法同样是对权力的滥用,但是谋取的也不是直接的“经济利益”。(很多毛粉还信誓旦旦地说“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真可怜这帮被深度洗脑的家伙)

★防止腐败的大原则——“外在约束”VS“自我约束”

要防止滥用权力,从大方向看,只有两类方法:“自我约束”和“外在约束”。

在咱们天朝,很多民众具有这样一种天真幼稚的想法——期望掌权者的“自我约束”来防止权力的滥用。持这种想法的人如此之多,俺不得不怀疑,可能跟孟子的“性善论”有关(孟子号称儒家正统,而儒家盛行了两千年)。

但现实无情地粉碎了这种幻想。在前2年的博文中(链接在“这里”),俺专门列举了朝廷最近30年来的【每一个】一把手和二把手——邓小平、江泽民、李鹏、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当时习包子还未上台)。这些家伙的子女都飞黄腾达,无一例外(包括名声还不错的朱镕基)。难道你相信这些朝廷大员的子女都是商业奇才,而且碰巧都在他们父亲当一把手二把手的时间发迹。你真的相信有这么凑巧吗?

从上述例子可以看出,“自我约束”是极其不靠谱滴。既然“自我约束”不靠谱,那就只能依靠“外在约束”来防范腐败。而要想搞好对掌权者的外在约束,当然就要靠“政治制度”。下面俺来分析一下:不同的政治制度,在“防止腐败”方面的不同效果。

★政治制度差异——“分权”VS“集权”

◇概念说明

前两年写过一篇《政治常识扫盲:聊聊常见的政治体制》,其中提到:”政治体制中,最重要、最稀缺的资源,就是【权力】”。不同的权力分配方式,将导致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

对于权力的分配,大致上有两种玩法:“分权”和“集权”。这俩词儿都可以顾名思义:“分权”就是分散权力,“集权”就是集中权力。(顺便提醒一下:“极权”和“集权”是两个不同的政治学术语,别搞混了)。

◇“分权”的好处

很显然,“分权”比“集权”更有利于防止腐败。因为权力分散之后,互相之间会有制衡,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肆意妄为。而且这样也更有利于外部的舆论监督。反之,集权之后,某个人或某个政治团体掌握了大部分关键性权力,那么整个国家就没有其它政治力量可以跟此人或此团体抗衡。

如今大部分成熟的民主国家,采用的都是“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司法)。

比如当年的水门事件,尼克松的丑闻曝光之后,堂堂美国总统,也只好立即下台(被国会弹劾)。这就体现出权力制衡的好处。

◇天朝的现状

如今伟光正的掌门人是习近平(绰号习包子),他上台才一两年,就包揽了各种各样的权力(挂名的小组长貌似都将近10个了),党国的“习李体系”都变成“习体系”了。如此一来,万一习包子自己滥用权力,谁又能监督他捏?谁又敢监督他捏?在这里,俺想引用一下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说过的名言:一切拥有权力的人都有滥用权力为自己谋求私利的倾向。你敢保证习近平就是圣人?你敢保证他没有私心?

所以,天朝制度性腐败最大的根源就是“中央集权”。而且中央集权已经有两千年历史了,可谓根深蒂固。

★政治制度差异——“平行体系”VS“等级体系”

◇概念说明

对于官僚体系而言,有“平行体系”和“等级体系”两种。这两个概念,很多人不了解,俺稍微解释一下。

在咱们天朝,自古以来都采用“等级官僚体系”。对这种体系,大伙儿应该都比较熟悉——下级官员由上一级官员任命,下级官员隶属于上级官员。从朝廷一品大员到七品县令,都是如此。

至于“平行体系”,大伙儿不太熟悉。为了便于理解,拿美国来说事儿:

美国的州长并不是总统任命的,而是本州的公民选举产生的,州长和总统之间,【没有】隶属关系;除了州长,各个县市的县长、市长也是选举产生,而不是州长任命,所以县长、市长跟州长也【没有】隶属关系。这样搞法,等于把整个官僚体系切割成几个平行的层次(所谓的平行,就是说层次之间没有隶属关系)。在每一层中,最高长官都是选举产生,此人只能任命该层次的官员,不能任命其它层次的官员。比如:美国总统可以任命内阁部长,但是不能任命州长。州长可以任命某些“州一级”官员,但不能任命县长、市长。

在这种体系中,美国的州长不需要刻意去巴结讨好总统。有些州长公开跟总统唱对台戏,也毫不稀奇。对州长而言,他们只需对本州选民负责,也只需讨好本州的选民。同样的,市长也不用刻意去巴结讨好州长。

再提醒一下:在美国的不同层次中,依然有“三权分立”的分权机制。比如在州一级,有州长、州议会、州法院。

◇“平行体系”的好处

“等级体系”容易出现“窝案”,“平行体系”不易出现“窝案”

在“等级体系”中,如果某个官员腐败,他只要搞定自己的直接上级,通常就没事儿(出了事情,上级会罩着)。反之,如果某个官员的上级拉他下水,(为了保住乌纱帽)他也不敢不从。

显然,在这样的官僚系统中,一旦出现腐败,很容易演变为“窝案”。一旦演变为“窝案”,彻查的时候就会牵连很广、阻力会很大。比如明清两朝出现的一些腐败大案,波及数省,牵连几千名官员。

反之,在“平行体系”中,官员的影响力很难跨层次。比如,州长【不】隶属总统或内阁部长,不易受他们的操纵;县长、市长也【不】隶属州长,也不易受到州长的操纵。如此一来,“窝案”的概率就大大降低。

“平行体系”容易监管,“等级体系”不易监管

先说说为啥“等级体系”不易监管?

不论哪种官僚体系,始终是“金字塔”形态的——也就是越高层的官员越少,越底层的官员越多。在等级体系中,如果让上级官员监督下级官员,上级官员人少,“忙不过来”是必然的。而且上级官员未必会尽心尽力去监督(像海瑞这样的另类,一个朝代也出不了几个)。如此一来,就会留下很多监督的死角。一旦有监督的死角,腐败必然滋生。

以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例。

朱元璋作为一国之君,(为了让江山永远姓朱)他显然是真心反腐的。为了反腐,他发明了很多招数,包括各种酷刑(如“剥皮实草”),包括设立锦衣卫。他在位几十年,砍掉了几万个贪官的脑袋,但腐败的风气依旧。一些大案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才被破获。为啥捏?因为皇帝的精力是很有限的,即便像朱元璋这么敬业(明朝最敬业的皇帝),没日没夜操劳,也还是忙不过来。

再来看“平行体系”。这种官僚体系【不是】依靠上级来监督下级,而是依靠选民来监督。每一个层次的官员都有对应的选民。比如美国总统和内阁部长要对全国的选民负责,州长和州一级官员对本州的选民负责,市长和市一级官员对本市的选民负责。如果哪个层次的官员瞎搞,下次选举就选不上了;情节严重的,直接就滚蛋了。

◇天朝的现状

在咱们天朝,名义上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但是大伙儿都知道,所谓的“人大”就是一个橡皮图章,根本就没有实权。所以咱们天朝,本质上还是“等级体系”的官僚制度。而且咱们天朝也没有【真正的】“选民”。所谓的“人大代表选举”只不过是走形式而已。

说到人大代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2年前的博文《看看全国人大代表都是啥货色——兼谈“议会道路的改良”行不通》

★政治制度差异——“有舆论监督”VS“无舆论监督”

◇概念说明

啥是“舆论监督”,大伙儿应该都晓得,俺就省点口水,不解释啦。

◇“舆论监督”的好处

刚才在美国的例子里提到说,每个层次的官员都会有对应的选民进行监督。但是普通的老百姓,平常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活,哪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监督那些官员?这时候,新闻界的作用就体现出来啦。新闻媒体都是商业机构,需要不断提高收视率才能赚钱。为了吸引眼球,他们自然会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监督政府官员。依靠商业利益驱动的公共传媒,其监督效果可能要好于政府自己的反贪部门。

比如:当年克林顿的性丑闻,就是媒体率先曝光滴。

再比如:斯诺登曝光了棱镜门丑闻,很多 NSA 的绝密材料直接刊登在《华盛顿邮报》。但是美国政府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另外提一点:如果要利用新闻界对公权人物进行监督,还有一个必要条件——在立法层面确保充分的言论自由。在这方面,美国又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中,美国的言论自由大概是最宽松的(连马列主义和纳粹主义言论都是允许的)。关于美国对言论自由的立法,可以参见俺的另一篇博文《政治常识扫盲:澄清“言论自由”的各种误区》。

◇天朝的现状

曾经有个讽刺笑话:”中国媒体和美国媒体的共同点就是——中国媒体骂美国政府,美国媒体也骂美国政府。”从这个笑话就体现出中美舆论界的本质差异。
  
在咱们天朝有一个很牛逼的中宣部(绰号“真理部”),所有的媒体(包括:电视、电台、报刊、杂志、网站)都要受它的审查。被真理部审查之后,天朝的媒体如同是阉过的,舆论监督根本无从谈起。

★政治制度差异——“多党制”VS“一党制”

◇概念说明

啥是多党制,啥是一党制,大伙儿应该都晓得,所以俺再次偷懒,略过相关解释。

◇“多党制”的好处

多党制,说白了就是从另一个维度进行“分权”。通过让多个党派互相竞争,让他们互相狗咬狗,以此来实现权力的制衡。俺曾经发过一篇《两个寓言折射天朝政治现状》,其中的第一个寓言就生动地展现出“两党制”与“一党制”的本质差异。

有了多党制,掌权的官员(比如美国的总统、州长、市长)不光受到舆论界的监督,还会受到敌对政党的监督。有些时候,敌对党派的监督比新闻界还要狠,让公权人物如履薄冰,不敢轻举妄动。

◇天朝的现状

如今的天朝,虽然表面上有8个民主党派,其实都是花瓶。唯一的执政党非“伟光正”莫属。而且天朝比其它独裁国家更过分的是,公然把“党”凌驾于“国家”之上。

比方说:官方喉舌的报道,但凡提及天朝一把手的时候,总是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XXX——在称呼上必定先称呼党的职务,然后才是国家的职务。

再比方说:咱们天朝公然宣称“军队属于党”。这又是一个极其荒唐的玩意儿。你去看别的国家,哪怕是一些独裁国家,都不敢这么露骨。大部分国家都在法律上明确规定,军队是属于国家的,不隶属任何政党,政治上是中立的。

俺在博客上经常称天朝是“党国”,就是在讽刺——“党”凌驾于“国”之上。

★总结

今天聊了很多制度方面的反腐因素。在末尾稍微总结一下:

在咱们天朝,权力分配倾向于【中央集权】,官僚体系采用【等级体系】,舆论监督【基本没有】,政党搞的是【一党专制】。这4条不统统改掉,换了谁来反腐都是白忙活。

另外要说明一点:任何政治制度都不可能做到完美,因此,任何政治制度都不可能 100% 杜绝腐败问题。但是好的制度能够极大地预防腐败的发生,也可以极大地降低腐败造成的危害;反之,糟糕的制度,不但不能预防腐败,反而会促进腐败。比如天朝的官场,存在严重的“逆向淘汰”(优汰劣胜)——真正清廉的官员,要么迅速被染黑,要么迅速被搞掉;反而是那些贪婪的家伙步步高升。这就是中国的悲哀 🙁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