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中午,我的两个朋友约好在我的工作室小酌,人还没有坐定,就接到张铭山从临朐打来的电话:张几乎哽咽着告诉我赵紫阳去世的噩耗,虽是在意料之中,但我还是十分悲愤。老人15年来实际上是在终身监禁中度过的,是在精神折磨和政治冷冻的双重暗昧中绝望而死去。由于近日刚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追悼会,身边恰好有一朵小白花,我拿出来别在胸前,我们3人肃穆哀悼。如此狭小的空间,如此简单的悼念仪式,如此朴素的心。

电话铃声再度响起,另一位参与89民运的朋友也打电话给我告知赵去世的消息。

同是“6.4”沦落人,同样的感觉同样的心。

一会儿,我订的晚报也来了,对赵紫阳的去世只有寥寥几句话,不留心根本看不到。我的心勃然被一阵寒意袭击:我为当局在“6.4”问题上以一贯之的冷酷和毫无根据的顽固所惊诧,最近中共当局空喊“和谐”在政治上却依旧我行我素,与世界文明主流和13忆人民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看不到一点新思维。此请此景反而使善恶泾渭分明,尤其凸现出赵紫阳的人格力量和悲剧意义。

活着或者死去,这不是个问题。如何活着,如何死去,这才是个问题。

对赵紫阳是肯定,还是继续否定这才是个不可逾越的问题。

赵紫阳精神的意义在于他能够舍弃最高权力和既得利益,在于他敢于挑战一党霸权,在于他把人民生命和利益至于党的利益之上,把正义作为第一要义。他以良心对抗暴力和强权,对抗党内政治寡头和邪恶力量。

赵紫阳的精神资源本来可以是共产党吐故纳新,走向新生的的一个起点,可是3年、5年、8年、15年,一直到今天这个老人黯然消逝……

如此悲怆的中国啊!

可敬的赵紫阳老,我们向你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中国公民、89“6.4”受害人:姜福祯、张铭山泣悼

民主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