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琳:被中共利用分裂流亡藏人社会──我对「雄登问题」的看法

Share on Google+

李江琳-雄登次扎喇嘛截图

达赖喇嘛反对依止雄登护法及其修行方式的主要原因是雄登派白纸黑字地主张宗派分歧主义,引发寺院和各派僧俗之间的不信任,亵渎宁玛派的形象和教义,阻碍格鲁派从宁玛派接受教法和传承。雄登派在造成流亡藏人社会的分裂……

自一九七O年代以来,「雄登护法神事件」成为西藏流亡社会一个极具争议性的问题。事情起源於达赖喇嘛尊者於一九七O年代公开规劝信徒们不宜依止「雄登护法神」,部分雄登信仰者对此不服,声称达赖喇嘛剥夺了他们的「信仰自由」,开始组织小规模的抗议。一九九O年代以来,抗议逐渐升级。二OO八年之後,达赖喇嘛在欧美各国演讲或举办法会时,人们常常看到雄登信仰者,其中包括一些西方人,在会场外呼喊侮辱达赖喇嘛的口号。近年来,雄登信仰者的抗议越演越烈,我就见识了几次,并看到他们抗议形式的改变。

二O一三年十月,我在纽约曼哈顿灯塔剧院参加达赖喇嘛的讲经法会。剧院门外一侧,有几个雄登信仰者被警察隔离在一个小圈里,他们拉着一条横幅,在一个中年人的指挥下喊口号。最近一些年来,达赖喇嘛在演讲和举行法会时,总会有雄登信仰者抗议,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那天,几千听众在剧院门口排队等待入场,当中年人喊出「Dalai Lama…」的时候,几百名听众齐声接上:「…long live!」这样的场景使得雄登信徒的抗议显得很滑稽。

二O一四年八月下旬,我在德国汉堡参加《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会议,期间到汉堡音乐厅去听达赖喇嘛的演讲,雄登信仰者就在会场对面的街上抗议。不过,这次的情况大不相同,抗议者人数近百,以西方人为主,有些还穿着袈裟。他们拉着大幅横幅,举着各色标语牌,使用若干个高音喇叭,制造出极大声响,其中有些人手舞足蹈,明显处於迷狂状态。同年十一月,我在曼哈顿灯塔剧场参加达赖喇嘛为汉人佛教徒举办的专场讲经,这次来抗议的雄登信仰者可谓「鸟枪换炮」,人数虽然远不能跟参加法会的人相比,但闹出相当大的动静,显得阵势很大。

「雄登护法」的前世今生

「雄登护法神」,亦有「多杰雄登丶俱力护法神丶凶天丶朵杰雄登丶多杰修丹」等名称和不同的汉字音译。「雄登信仰」是近四百年以来藏传佛教格鲁派内部的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从宗教学角度来说,也可以说是格鲁派中的一个边缘信仰(cult)。雄登信仰起源於五世达赖喇嘛时期,根据藏文文献记载,「雄登护法」是一位与第五世达赖喇嘛不和丶在可疑情况下死亡的历史人物的转世。有关雄登护法神的来源,藏文史料中有一些记载,民间也有各种传说。由此可见,围绕雄登崇拜的争议并非当代出现的新问题,而是格鲁派内部自第五世达赖喇嘛以来断断续续一直存在的现象。有关雄登护法,以及雄登信仰的起源和历史,已经有了不少藏文和英文学术论文和资料出版,部分资料也有汉语版。各方资料显示,雄登信仰自其出现以来,从未成为格鲁派主流,而且一直伴随着各种争议。历史上,第五世达赖喇嘛丶第八世达赖喇嘛和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以及萨迦丶格鲁丶噶举和宁玛派的多位高僧都曾明令禁止信徒依止雄登护法神。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多次公开说明,他一度也曾供奉过雄登护法神。正是出於亲身经验,以及对雄登护法神来龙去脉及其精神实质的深入调查和研究,达赖喇嘛确定雄登并非护法神,而是来自「朵」地区的邪灵领袖,其仪轨中包含了谴责其他教派和宗教的内容。由此,他认为供奉雄登有诸种不利之处,对藏传佛教宗派和谐及藏民族的团结有害无益。更为严重的是,雄登信仰有使得藏传佛教堕为神灵信仰的危险。对佛教基本教义有所了解的人来说,这一点不难理解。从佛教角度来看,依止雄登护法神违背了佛教的根本教义。每个佛教徒在皈依的时候,都会很清楚地知晓,自己皈依的是「佛丶法丶僧」(三宝),而不是皈依神灵或鬼怪。因此,经过深思熟虑,达赖喇嘛决定停止供奉雄登护法神,并公开规劝信众们放弃此一信仰。

在宗教层面上,「雄登争议」具有「原教旨主义」与「教派宽容」两种不同理念之争的色彩。简言之,围绕雄登信仰的争议,与格鲁派内部要坚守祖师宗喀巴大师所传教法的一派,同主张教派之间可以相互学习丶相互宽容的一派之间的争议有关。五世丶十三世和十四世达赖喇嘛都主张教派之间互相宽容和相互学习,并都从宁玛派学习教理和仪轨,而雄登护法则反对格鲁派僧侣从其他教派,特别是从宁玛派取得教法传承。

当下「雄登争议」的实质

当下的「雄登争议」与历史上的「雄登争议」有本质的不同。如果说历史上的「雄登争议」主要在宗教层面,当下的「雄登争议」,特别是二OO八年以来,已经完全政治化。当下的雄登信仰者抗议的目标是针对达赖喇嘛个人,其主要方式是在公开场合,特别是在有众多记者出现的重要场合,攻击侮辱达赖喇嘛,扩大自己的影响,给外界造成「藏人和佛教徒反对达赖喇嘛」的印象。这种情况自然引起境内外多数藏人的反感,这样一来,就在藏人社区中造成种种混乱和冲突。

二OO七年我第一次去达兰萨拉时就听说,雄登信仰的背後有中共的参控。闻此我丝毫不觉得奇怪。研究过中共党史的人都知道中共无所不用其极的策略特点。打入「敌对势力」内部,利用其内部矛盾,使得矛盾扩大而无法达成一致,这一招叫「分化」;继而逐渐扩大事端,改变其性质,使对方互斗,彼此为敌,无法形成统一的力量,这一招叫「瓦解」。「分化瓦解」是中共「对敌斗争」的基本招数,无论是对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还是一九五O年代在非汉民族地区强制推行中共模式的「改革」,乃至於如今对付国际社会,都用到了这个招数。在不同的时期,对待不同的对象,这个招数有时会以「统战」的「软」形式出现,有时会以「斗争」的「硬」形式出现,有时候「软硬兼施」,收买与威胁同时进行,最终目标无非是为了「分化瓦解」对手,通过破坏对方的团结来削弱对方的力量。

中共占领西藏後,面对藏人的激烈反抗,除了战争之外,也使用了这一招。「平叛」战争一开始,中共在甘孜立刻扩大藏人士兵为主的「藏民团」,并将这支部队派到第一线,与他们的同胞作战。前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张向明在其内部出版丶限量印刷的回忆录中就详叙了中共在樟木口岸设立情报站,派出藏人情报员与某些木斯塘游击队领导人建立联系,取得情报,继而导致木斯塘游击队内部的分裂冲突,最终瓦解的经过。该回忆录中还谈到,一九八二年,他向当时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冲和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杨静仁汇报西藏工作时,彭冲给他的指示:「西藏的主要斗争,还是达赖,你们在达赖上层里有没有人,要打到里面去嘛。」事实上,达赖喇嘛流亡印度,西藏流亡社会建立之後,中共从未放弃「打进达赖集团」,进行或明或暗破坏的努力。

中共利用「主动作为」

因此,很难想像中共会放过西藏流亡社会中的「雄登护法争议」而不加以利用。二O一五年四月,国际声援西藏组织(ICT)披露了一份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办公厅的文件。这份文件题为《关於正确处理「俱力护法神」(杰钦修丹)问题的几点意见》,日期是二O一四年二月二十日。文件一开头就指出:「『俱力护法神』问题,是我们与十四世达赖集团作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制定这份文件,是为了「掌握处理『俱力护法神』问题的原则方法,做到立场坚定丶旗帜鲜明,讲究策略丶掌握主动,沉着应对丶妥善处理」,而且要「把正确处理『俱力护法神』问题作为同十四世达赖集团作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做到认识统一丶清醒坚定丶冷静观察丶主动作为」。这个文件透露了一个信息:中共对「雄登护法」问题高度重视,而「主动作为」四字可圈可点。从这个文件可看出,中共显然有一套不公开的计划来做到「主动作为」。

今年六月二十三日,就在达赖喇嘛尊者八十岁生日两周前,波士顿的一家民间电视节目公布了一段原「雄登组织」主要负责人之一的次扎喇嘛口述视频(http://goo.gl/DXkezZ)。在这段近一小时的视频中,来自理塘的次扎喇嘛说出了许多有关雄登组织主要负责人自一九九O年代中期以来与中共合作丶接受中共经费和指令,在藏人社区中制造事端,破坏藏人内部团结的事,还指出雄登组织负责人制定了暗杀名单,策划暗杀包括桑东仁波切在内的几位高僧,甚至暗杀达赖喇嘛。将次扎喇嘛透露的一些信息与近年雄登组织的发展动向对照分析,我认为次扎喇嘛的口述有相当高的可信度。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雄登信仰者以达赖喇嘛为攻击目标,本身就相当可疑,而且不合逻辑。按照雄登信仰者所说,他们供奉的雄登是护法神,那麽,雄登护的是什麽法?雄登信仰者认为,他们护的是宗喀巴大师所传之法。宗喀巴大师是格鲁派创始人,他传的当然是佛法。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所修的法,都不出佛祖所传之法,彼此间或有修行方法的不同,但绝非敌对。作为护法神所要摧毁的,应是「佛法的敌人」。然而,从五十年代起,是中共以现代武器丶武力毁寺灭教,烧经书,杀僧侣,迫使藏传佛教的最高精神领袖和藏民族的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境外。现在是中共对藏人施行沉重压迫,使得境内外一百四十多位僧俗民众自焚抗议。中共在藏区严厉控制佛教的正常发展,使寺院无法行使正常的宗教功能,沦为从信众和旅游者手里敛财的「景点」和「统战工具」。这些不争的事实说明,当今之世,佛法的敌人正是在藏区毁寺灭佛的中共,雄登派却和中共明里暗里配合,专门攻击藏民族和藏传佛教各派公认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

团结还是分裂关乎藏人前途

众所周知,由於历史因素,藏传佛教有多个不同的教派,现在经常称为四大教派。不同教派都尊奉佛陀的教法,互相之间也有交流和重叠,历史上却由於教法和区域的差别,也发生过尖锐的对立和分歧,甚至流血冲突。这种教派分歧削弱了藏传佛教的影响力,也加深了藏民族内部区域和文化上的封闭丶保守与分裂。

藏传佛教的一些领袖人物很早就看到了这一问题。从十九世纪开始,一个不分教派运动在前藏地区发端,最初的推动者多半是宁玛派与萨迦派高僧。这个运动藏语叫作「利美」运动,这个运动号召弥合各教派的分歧,对不同教派的教义和传承一视同仁,共同回到佛陀最初教导的核心精神。这是近代藏传佛教最重要的文化复兴运动,是藏民族走向现代化的重要一步。

利美运动逐渐得到了各派领袖的赞同和加入。我在聆听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讲经的时候,就多次听到达赖喇嘛解释,他是从宁玛派或萨迦派的某位大师得到某法脉的传承。达赖喇嘛作为藏传佛教的领袖,在学习的过程中得到来自其他各教派的传承,从而能将各派传承融会贯通。达赖喇嘛半个多世纪来倡导全人类各宗教和文明传统的对话,寻求共同的价值和理念,获得了全世界人民的拥戴和赞赏。我相信达赖喇嘛的对话主张,一定受到了利美运动理念的启发。

但是,有一些保守的佛教人士反对利美运动,认为必须恪守传统教法的纯粹性,并因此而把别的教派视为异端。这些保守人士主要来自格鲁派,他们现在主要就集结在雄登信仰之下。

在一九五九年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之後,藏传佛教各派高僧大德几乎全部流亡境外。共同的生存危机使得各派僧侣都认识到了藏传佛教和藏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利美运动的理念成为不言而喻的共同原则。处於危难中的藏人流亡社会,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在国际舞台上生存下去,分裂将把流亡藏人和藏传佛教引向毁灭。历史上各教派的分歧和恩怨,在流亡中自然消失了。流亡社区的所有各派寺院,都尊奉达赖喇嘛为最高上师,都宣布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弘扬佛法利益众生。我在田野调查中朝拜过很多各教派的寺院,在他们的大经堂和办公室里,都把达赖喇嘛的法相置放在尊贵的位置。可以说,藏传佛教在流亡中的发扬光大及在西方世界的传播,西藏问题在国际舞台上的持续重要性,流亡藏人社会的生存和未来,都得益於利美运动的理念,得益於藏传佛教各派和藏人社会的团结。对流亡藏人来说,没有团结就没有生存。

就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雄登争议一再浮上水面是值得人们警惕的。雄登派的诉求理由,带有中共宣传的特点:先歪曲对方,断章取义地将对方极端化,然後将自己的诉求放低身段,以博取国际社会第三者的同情。雄登派指责达赖喇嘛「禁止藏人信奉雄登护法神,剥夺了藏人的宗教自由」,达赖喇嘛多次解释,他只是向自己的信徒建议,不要依止雄登,但是最终取决於信徒本人的选择。事实上,达赖喇嘛没有权力在流亡国家禁止任何人做合法的事情。就在此刻,南印度的两大格鲁派寺院的部分僧侣选择建立自己的学院来依止雄登护法神,他们有这样做的自由。在流亡社区,依止雄登护法的藏人信徒始终存在。达赖喇嘛的观点也很明确,反对依止雄登护法及其修行方式的主要原因是雄登派白纸黑字地主张宗派分歧主义,引发寺院和各派僧俗之间的不信任,亵渎宁玛派的形象和教义,阻碍格鲁派从宁玛派接受教法和传承。雄登派在造成流亡藏人社会的分裂,这是明显的事实。

以达赖喇嘛为首的各派僧侣及流亡社区同雄登派的对峙关系到藏人的未来,这是团结还是分裂,生存还是灭亡的对峙。

来源:《动向》杂志2015年8月号

阅读次数:2,7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