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玉闪案被二度退侦情况不明 郭妻亲自代理吁外界关注

Share on Google+

 

2015-08-21

image (51)图片:维权学者郭玉闪。(网络图片)

北京传知行郭玉闪、何正军涉嫌非法经营罪案,近日第二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其妻也是其代理律师潘海霞告诉本台,退侦有可能是当局拖延时间的做法,目前情况仍不明朗,希望外界关注。她本周三会见丈夫,他已经知道此消息,有心理准备面对任何结果。

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维权学者郭玉闪与行政主管何正军涉嫌非法经营案上周五被检察院二度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郭玉闪的妻子同时也是其代理律师的潘海霞周五告诉本台,第二次审查起诉期满后,再度退回公安机关侦查,期限为1个月,这是最后1次退侦。她又指,本周三曾到海淀区看守所会见丈夫,他有先天性肝病,目前相比刚入狱时的情况有好转,他已有心理准备面对任何结果。

潘海霞:“退侦是一个法定程序,就是有一些敏感时期可能不合适送法院,就用退侦或延期这种方式来把时间往后推一下,还是有就是,检察院这边确是认为证据是有欠缺的,不足以提起公诉,一个月之后公安局可以选择撤诉,或者再次送给检察院起诉,送给检察院的话检察院就不能再退了,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内要决定是否起诉。”

记者:“最近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潘海霞:“这个周三,他肝功能比较差,但他身体还不错,我经常会见,因为他在里面睡眠还可以,不需要半夜值班,这方面看守所对他还算是比较好,睡眠充足对他养病也有好处。”

今年4月,当局公布对郭、何二人的起诉书,当中称其被指控的罪名是“与境内外基金会、非政府组织及驻华使馆合作”,两人针对中国税制改革、教育平权、法制改革、社会民生等多个社会领域进行调研,并将调研报告、文集“非法”印制成书籍,并进行发放。

当时有网民发表的一则评论获得广泛转发。

“非法经营得以谋利为目的。政治陷害这么明显,就是警告大家不能用境内外资金维护中国老百姓的基本平等权利。专治各种不服,宁愿把法律当草纸。”

对此,潘海霞表示:“这么长时间内他做了比较充足的心理准备,对这个案子的实体问题他没有太多要说的,传知行印的那些书所谓的证据这都是很明白的,只是对这个事情的定型我们有不同的看法而已。印刷这个行为是否是罪我们有异议,但是对于我们印刷哪些书,数量多少,我们心里是有数的。我以前可能谈论这个案子比较少,也是因为我知道中国的诉讼过程是很漫长的,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要大家时时关注这个案子非常难,而且最近确实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觉得每一个阶段的消息对于现状来说都是一些小事,等到真有质的改变,还是请大家多多关注。”

针对当局的指控,传知行8位员工今年4月曾发表联署声明,称传知行的资料向公众免费赠阅,分文不取,既非谋利、更谈不上“扰乱市场秩序”。声明呼吁,中国司法机关在该案中遵守法律、不敌视中国非政府组织的国际合作,并要求检察机关调查北京警方在该案中的滥权违法行为。

对此,曾发文支持传知行的北京法律学者杨支柱周五告诉本台,对郭玉闪等人的控罪是针对公民社会进行的大清洗的一部分。

“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的法律系、最高法院都用了福特基金会的钱,传知行还是很注意的,他们好几个小伙子我都认识,国外的基金会很敏感的他们都没有的,所以我觉得不是因为他们用了外国人的钱。关心社会现实对政府提出批评的这个样一种科研机构都被搞的差不多了,不只他一家,原来许志永、范亚峰、陆军、万延海,对中国形象不利的这样的NGO都被端掉了。”

据了解,郭玉闪是“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创办人之一并担任该所首任所长,多年来一直倡导破除垄断的管制改革,参与传知行税收、计程车业、三峡工程等领域的研究。他曾参与帮助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8年“毒奶粉”事件、2009年的“邓玉娇刺官”等事件的维权活动,“传知行”也成为公民维权运动中的重要组织。2013年7月,北京当局取缔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2014年10月,郭玉闪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今年1月3日,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他正式逮捕。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阅读次数:6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