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墅“同学”录·七

──记我的潍坊老乡:刘济潍

1989年,中共在北京血腥镇压“六四”民运的消息传来,刘济潍愤而挺身而出。他以三国张飞横枪立马长坂桥头的气势,蔑视中共群小,孤身一人提着油漆桶,刷写标语,从工作单位潍坊印染厂一路过去,把标语一直刷到中共潍坊市委、市府,一路向围观者介绍中共动用野战军屠杀北京学生、市民的惨烈暴行,为潍坊的“六四”民主运动,增添了最为亮丽的一页。后来,刘济潍被中共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八年。

1989年5月初,北京学生民主运动正如火如荼、风起云涌。一直关注北京学生运动的刘济潍,骑着自行车、带着照相机,不远千里奔驰北京。刘济潍在北京拍照、捐款,与大学生交谈了解情况,参加游行,全身心投入到这场举世瞩目的民主运动中来。5月底,刘济潍返回潍坊,组织工人罢工,声援北京学生运动,但因响应者了了,一直尚在酝酿中。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发生后,刘济潍义愤填膺,更耻于潍城百万之众诺诺于中共淫威,拍案而起,虽孤身一人,亦谔谔于潍坊最高政府机关门前,以此获罪中共,被发配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思想改造。

刘济潍,是我最早知其人不知其名的山东“六四”政治犯。1990年2 月,潍坊市法院庭审人员,在我被判刑前提审时曾告诉我:潍坊你有一个同案(指一个案件的同伙)被判八年刑,你大概也得判八年。并告诉我:“判你们刑期长,别怪罪我们,判你们刑期短,你们也别感激。你们如果是一般刑事案,我们几个人一商量,说判你们几年就几年。但涉及‘六四’案件,我们什么也说了不算。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庭审人员,判你们多少年由上面决定。”

听到潍坊市还有一个同案,我既感到安慰,又感到好奇、好笑。我孤身一人报舍命之心,不甘于80万人的临朐面对如此丧尽天良的暴行,无一人恪守正义良知发出不同声音,跳了出来,倍感孤独。如果潍坊没有因“六四”入狱者,那潍坊辖下临朐的草民我,真可就更高处不胜寒了。现在,听说潍坊还有同案,既感欣慰渴望早日见到他,又感到滑稽,“六四”政治犯,都是我的同案,我的同案遍天下,看来中国最不孤独的要数我们“六四”政治犯了。

1966年出生的刘济潍,个头不高,但两眼炯炯,满有精神,举首投足迅捷机敏,给人“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感觉。刘济潍到北墅后,除强制的政治学习外,师从陈兰涛学习英语,六年劳改(实际刑期)打下来,也颇有所获。

刘济潍对朋友仗义大方。我刚到北墅不久,刘济潍考虑我经济困难,家见(家属探监)时嘱咐其妹刘潍娟,给我汇来50元钱(当时差不多是一个青工一月的工资)。刘济潍家见带来的食品,自己吃得很少,大多与朋友们分享了。刘济潍到教务处后,也经常在我值班时,把家里带来的食物,偷偷地送给我。山东“六四”朋友齐聚潍坊第三监狱后,刘济潍对朋友的帮助就更多了。1996年刘济潍出狱后,经常到潍坊监狱看望朋友,给他们送食品。陈兰涛、张宵旭等朋友出狱时,当了出租车司机的刘济潍,亲自驾车把他们送到青岛家里。

我出狱后到过刘济潍家里。那时,刘济潍父母退休后开着一爿猪肉店,挣几个辛苦钱,缓解因刘济潍入狱,造成的家庭经济紧张。1998 年我去青岛以前,再次到潍坊找到刘济潍,他给我介绍了几个工作,但都不适合我的情况。1999年,燕鹏到临朐买树苗,通过刘济潍找到在潍坊打工的我,我们受到刘济潍的热情款待。其后,我与刘济潍因各自忙于生计,没有再见过面。刘济潍1997年结婚后,生一女孩。作为出租车司机的他,虽然工作辛苦,但收入还可以,劳累之余,守着温馨的小家,亦足慰人生情怀。

我没有问过“济潍”二字的本意,济世诚然不易,可是89年,济潍小弟的确算是“济潍”了一把。

2006-05-03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