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浩成2015年3月于浩成先生在家中。

2015年8月30日是于浩成先生91岁生日。先生的生日从来都是按阴历来过的。往年的生日一般都是在饭店过。但今年不同,他的生日是在家中过的。9月4日,张显扬先生的夫人张靓文,还有先生的忘年交少安兄、滨海兄和我及他的家人为他祝寿。没有蛋糕,只有好酒(董酒)佳肴。席间于老吟诗一首:

乙未中秋有感

病体缠绵到金秋,时局不宁更堪忧,

匹夫有责空言耳,放言无忌招祸由。

苟全性命于乱世,谨言慎行记当头,

且喜花好月圆日,全家团圆解千愁。

于浩成12015年9月4日在家中过生日。摄影:史义军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先生的履历,先生1925年7月17日(旧历)生于北平,父亲董鲁安,又名于力,原任燕京大学国文系教授兼主任。1942年8月到晋察冀边区,母亲关竞。受家庭影响,先生于1943年7月到晋察冀边区参加革命。1948年毕业于华北联合大学俄语系。1946年后历任《晋察冀日报》编辑,晋察冀军区司令部秘书处英语译员,天津市公安局科长,公安部群众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社长兼总编辑,《啄木鸟》杂志社社长,天津南开大学法学所名誉所长、教授,首钢中国法律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美国哥伦比亚等大学访问学者,中国出版工作者学会理事,北京杂文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总干事等。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新绿书屋笔谈》、《鸣春集》、《当代杂文选粹——于浩成之卷》等。

我们都知道先生是一位法学家、杂文家,其实他还是一位诗人。这一点可能是受其父董鲁安先生的影响。董鲁安先生出版有诗集《游击草》,董必武、吴玉章为其题词。 其实,先生对诗词写作自有心得,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笔耕不辍,到1985年就已经编定了《新绿书屋诗抄》共118首。先生对写旧体诗有自己的看法,我去年给他做口述时,他说:

这几十年来出版了不少同志的旧体诗集,除了董必武、陈毅等领导同志的诗集外,还有聂绀弩等人的《倾盖集》、李荒芜的《纸壁斋诗集》等等。这些诗集与新诗一样拥有大量的读者,其中也包括广大青年。鲁迅、郁达夫等人的旧体诗尤其脍炙人口,成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瑰宝。郭沫若的旧体诗,也同他的新诗一样受到广大的文学爱好者热烈欢迎。而五四以来的新诗,虽然拥有不少读者,产生出艾青、张志民、流沙河等不少杰出的诗人,获得了无可置疑的重大成就,但是作为诗这一文学体裁特征的格式和韵律却始终未能根据中国现代语言的规律定型化,(没有固定格式和韵律的自由诗,我理解只能是诗的一种,而且是变体)因而不能跳出少数人的圈子,从而像我国旧体诗那样为更广大的读者群所喜爱和欣赏。我们究竟有几首新诗能够读起来朗朗上口,从而长久地为人们所传诵呢?

他说,旧体诗是讲平仄的,而北方话中没有入声,我们现在作旧体诗,就不必拘执于“平上去入”的四声,改用“阴平、阳平、上声去”大概也是可以的。总之,思想内容应是第一位的,而形式则应服从内容的需要,因此,我认为今天也大可不必拘执于严格的韵律,否则就会产生削足适履,以词害意的结果。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写作的,近几年,先生诗兴越发浓烈,常有佳作。下面,我将先生的几首自寿诗刊发于此,请朋友们欣赏,同时也祝于浩成先生健康长寿!

六十自寿诗

光阴荏苒六十年,体尚顽健两鬓斑。

性刚才拙与世忤,道路崎岖走万千。

放言高论每失驷,祸从口出亦心甘。

得失岂为个人计?任重道远志弥坚。

六十五自寿诗

雨凉叶落又值秋,骨肉离分老少愁。

民不自由毋宁死,国无法治最堪忧。

刘伶遁世何足慕,葛亮出山岂为侯?

放眼五洲风云变,匣光终将射斗牛。

七十自寿诗(写于美国)

南冠免去效沙鸥,老迈无家亦堪忧。

美加奔走及台港,宪政鼓吹为自由。

甘抛热血迴天地,誓抗寒潮写春秋。

人攒钱眼活何累,我待还都醉一瓯。

七十一自寿诗(写于美国)

离家去国忽三年,每向黄粱觅长安。

千夫所指几时死?沐猴作状竟当权⑵!

鲁连蹈海羞秦帝,王粲登楼托楚天⑶。

世棋莫测云翻卷,何日长风迎我还。

[注] ⑴黄粱,梦也。唐传奇中有黄粱一梦的故事。陕西西安原名长安,曾是汉、唐几个朝代的首都,后遂泛指首都为长安,这里是说北京。⑵古语云:千夫所指,无疾自死。成语中有沐猴而冠的说法。⑶鲁连即鲁仲连。《战国策》中有“鲁仲连义不帝秦”一节,说鲁仲连宁可蹈海而死,也不愿向暴秦俯首称臣。王粲,三国时魏朝著名诗人,建安七子之一,归曹魏以前曾在荆州依刘表,著有《登楼赋》。五、六两句袭用先父诗原句,见董鲁安《游击草》,三联书店一九八三年版,第八十二页。

七十九岁自寿诗(写于美国)

老翁七九复何求?须尾俱全咏春秋。

鸟语花香真乐土,天青海碧任遨游。

残枰紫禁传无解,山姆扬威更堪忧。

乡愁客梦伤逝水,已是十年域外留。

八十自寿诗(写于北京)

早岁岂知世事艰,翻山渡水赴延安。

一腔热血革秦政,两度蒙冤着楚冠。

吾道难行浮于海,异邦虽好梦难圆。

万里归来人未老,壮心不已踵前贤。

九十自寿诗

忽忽行年九十秋,生不逢辰万世休;

几代独夫皆秦政,纳粹列斯共一丘。

保安维稳频亮剑,宪治开张梦里求;

忧愤难平无眠夜,且待鸡鸣破晓筹。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