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北京益仁平中心创始人陆军。

华尔街日报在9月7日报道的“中国最想抓捕的社会活动家之一:陆军”介绍了北京益仁平中心创始人陆军的近况:“43岁的陆军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纽约皇后区一所狭窄简陋的公寓里度过,通过电话和笔记本计算机努力维系远在中国的人际网络”。最近在被抓的大陆公益人士里,像女权活动家李婷婷等与陆军有关系的人很多。“中国最想抓捕的社会活动家之一”的称号也有可能不算夸大其词。

北京益仁平中心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反歧视NGO。他们从乙肝开始从事保护妇女、民工、残疾人等被歧视公民的权益的活动。为了保护他们的权益,益仁平常常用诉讼、告发等手段。十几年前,在中国,「反歧视”的概念不为常人所知。即是通过益仁平的活动,不少公民能意识到「反歧视”的概念,不少被歧视的公民能明白保护自己的权益的办法。

我第一次与陆军见面是在2007年春天,以后一直关注他从事的公益活动。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还不算长。但是,每到北京,就访问益仁平的办公室一次(我常常从河南、湖北等坐火车去北京。早上到北京西站,然后直接走到西站附近的益仁平的办公室)。每去益仁平一次,我就发现益仁平的职员和志愿者更多了,这让我了解他们的活动在大陆渐渐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

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他不是典型的中国市民活动家。我这样认为的理由是(1)他本人曾体验了被歧视。他以自己切身的经验来开始展开公益活动;(2)以前我见过的大陆公益人士大都是讲话说得很巧,很爱演讲的,而陆军不太爱讲话,以脚踏实地的工作和诉讼等事迹来表现反歧视活动。

华尔街日报指出陆军原来用“尽量低调的做法”,这是他“取得成功的部分原因”,但是目前“他放弃了尽量低调的做法”。确实原来他与官方之间的对立不太明显。我认为他用这些做法是因为反对歧视,他们要对立的对象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包括中国政府、还包括他们自己的中国社会。我觉得中国社会是一种“歧视社会”。当然哪个国家都有歧视的问题。但是中国的话,在老百姓的说话里、电视节目里、文化活动里,有很多让外国人感到受不了,而不少大陆公民没意识到的歧视表现。另外,我觉得大陆是虽然对于普通的健康人(在日本,“普通的健康人”的说法是一种歧视表现。因为这意味着残疾人是异常的)没觉得辛苦,但是在公共设备、社会福利等很多方面,对残疾人等被歧视公民来说,是很辛苦的社会。

要克服这些社会歧视,最重要的是被歧视公民,他们自己以主张他们的权益,为让中国社会慢慢了解歧视的问题。这是在市民社会里最基本的市民活动,也就是益仁平一直以来做的事业。目前陆军成为“中国最想抓捕的社会活动家之一”意味着中国政府不重视反歧视,还敌视公民主张自己的权益这个最初步的要求。在这样情况下,陆军当然回不了大陆,还只好顽强反对中国官方的做法。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