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困境

2062年10月10日,红沙市年度特大见义勇为颁奖大会在红沙市委大礼堂举行。红沙市委书记兼市长甄其民、以及市人大主任、市政协主席……等市各级领导一一出席。礼堂外张灯结彩,巨大的红色横幅拉在礼堂门口,上面用黑色的楷体字写着“王道德同志见义勇为表彰大会”几个字。走出礼堂就是人民路大道,人民大道上更是标语横幅漫天了。什么“向王道德学习”“见义勇为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维护社会和谐,要敢于见义勇为”“见义勇为拿大奖”等等。

近五十年没有人见义勇为。王道德五十年一遇的,近乎中彩票头奖的事迹,市委市政府决定要借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加大宣传。市委宣传部长甚至向市委领导们下了保证书:一定要通过王道德的道德模范作用把我市的道德水平推上一个新台阶。这次颁奖盛会各级电视台、政府门户网站也都要做实时直播。

王道德,快80岁的人了,满脸沟壑纵横,皮肤黝黑,虽然曾经一米八的个儿,现在却佝偻得像是一米六似的。王道德现在无儿无女,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婆,在没有获得见义勇为大奖前也无业,吃低保,住棚户区。王道德以为自己这一辈就要这么过完了。做梦也没想到他的生活会因为一起见义勇为的事迹而完全改变。今天和红沙市的市委书记兼市长甄其民坐在主席台上,而且就坐在他旁边。王道德感觉自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坐在严父身边,浑身每个毛孔都不自在。甄其民市长四十多岁,看上去却是三十岁不到小伙的皮肤,脸上偶尔堆出亲切的笑容,倒也不像平时电视上仰望的那样严肃可怕。甄其民在红沙市有着很好的口碑,接触过他的媒体和人都说甄市长亲民、俭朴、廉洁奉公,而且从没乱搞男女关系。甄市长桌台前面放着些水果、鲜花,他从口袋掏出五块钱一包的软白沙放在水果盘中,然后抽出一支烟朝王道德递过去:“抽么?”王道德的目光和市长的目光对接了一下,立刻就移开了,闪烁了,腰也更弯了。甄市长俯下身给王道德点烟,一脸的慈祥和恭敬。王道德闪烁的目光突然一亮,原来就在市长俯身给他点烟的时候,市长上衣口袋里的“九五至尊”不小心溜出一角。

台上美女主持人正在煽情地介绍王道德和他的英勇事迹。偶尔美女火辣的目光会像夜空的闪电一样袭向主席台,特别是主席台中央,而王道德就坐在甄市长旁边,那闪电差不多就要让他那衰老的心休克。主持人介绍着。2062年7月18日下午,在我市曙光路与人民路交汇处,一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一妇女实施抢劫,王道德同志看到这种场面怒发冲冠,虽然已经快80岁的人了,但王道德同志老当益壮,身手敏捷,很快就制服了歹徒,随即民警赶到。

王道德制服歹徒的第二天,《红沙晨报》《红沙都市快报》《红沙商报》等报纸旋即连续刊出报道,什么《八十老人擒歹徒》《八十老人赤手空拳制伏二十大汉》《五十年后再见见义勇为者——原来是八十老汉》《王道德,一个时代楷模》《王道德养生之道》等各式报道。王道德一夜之间成了红沙市的名人。市委、市工商联、市红十字商会、市妇女老年人协会等联合为王道德解决了一套80平米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并且还在市委机关大院为他谋得了一个看门的岗位。在这个年代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那已经成富人的象征了。在红沙市百分之八十的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许多年轻人从2012年开始不吃不喝地存钱,现在也买不起10平米。王道德当然也不例外。这次市委市政府是加大决心破财提升道德。即便那看门的工作,红沙市也几百个大学生毕业生挤破头想进来。

美女主持人介绍完,再是市长致辞,最后颁奖。王道德颤颤巍巍走上领奖台从市长手中接过“见义勇为”大奖,双手颤抖,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这一辈子,快入土的人了,都不知道荣誉到底是什么。王道德发表了感谢党和政府的发言后,眼泪早在眼眶内打转。他似乎觉得这奖有点迟,如果五十年前另外一个人有这个奖就好了!市长紧紧抵握住王道德的手,充满了深情与肯定。

“见义勇为颁奖大会”第二天,以《红沙晨报》为主的市级各大报纸头版头条都是《我市甄其民市长出席王道德见义勇为表彰大会》的统一报道,并配发甄市长紧握着王道德的手,王道德感动得涕泪横流、更加佝偻着的照片,而各大副刊,不知道是那些文人或记者在报道市长居然抽红沙市最底层人民才抽的五元一包的软白沙烟。网络上就更不得了,有人大会上拍到甄市长口袋露出的“九五至尊”,发微博上去了,还有无聊的记者居然拍到“见义勇为颁奖大会”上美女主持与甄市长暧昧的眼神。网络上是爆了!

王道德年轻时候其实挺帅的,一米八的个头,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在南方,他算稀有产品。许多人见到他这外形都感到害怕,但只要你深入接触,看他游移不定的眼神你就会知道他胆小得像只老鼠,甚至你都会怀疑他夜晚会怕黑。

经过2012年那事,他更加敏感,在他脑子里经常出现恐怖的一幕: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向他走来,伸出手叫他:“救我!”王道德也是从2012年就没有睡过好觉。他的背从那时开始慢慢地越来越佝偻,本来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得好好的也慢慢地心不在焉,最后终于给辞成了无业游民。王道德平时走路就只看脚下巴掌大点地方,深怕自己的视野再开阔一点。他似乎就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点,或把自己装在一个无法选择的监狱。

王道德自从获得“见义勇为奖”,各大报社、电视台的记者就蜂拥而至。王道德起初还又躲又藏的,后来他发现记者跟蟑螂一样难以应付。他们甚至会络绎地登门守候。王道德怕记者影响到瘫痪在床的妻子就对记者们的采访要求一一答应。他想过一段时间就会平静下来。其中,他接受了一位《红沙晨报》名字叫吴此的记者的采访最让他难忘和难受。

记者:作为五十年来红沙唯一一位见义勇为,并且获得市委表彰的80岁老人,你有什么感想?
王道德:感谢政府,感谢政府的教育让我一直不敢忘怀。
记者:很多人都奇怪一个80岁的老人怎么制伏一个手持凶器的二十多岁壮小伙。有什么养生之道么?
王道德:邪不压正。那天下午六点多,路上下班的行人流水一样,歹徒毕竟是歹徒,在抢劫妇女得手的时候还是应该心虚的,那么多人看见他抢了,确实看到了,加上平时我并没有疏于身体锻炼,也干点体力活,就把他制伏了。
王道德不断地重复着“他们应该看到了!他们应该看到了”然后似乎陷入某种沉思。
记者:我听到一位市民声称是他制伏了歹徒,是他把歹徒撂倒在地上,怕歹徒的同伴报复所以就跑了,而你正好路过被拌了一跤,压在歹徒身上。一个市民拍了你压在歹徒身上的照片传到微博。真是这样的么?
王道德脸上的沟壑更加深了,虽然黑,但依然掩饰不住青筋暴跳。王道德有些激动:“那都是造谣!他们原来不知道政府会重奖一套房子和一个工作。现在看到眼红了,就来造谣。”
记者:“别激动,老先生,注意身体。我也认为是造谣。人要60岁以前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也会造谣说是自己制伏了歹徒。我们谈别的吧。我们听说你夫妻俩很恩爱,但很不幸老人现在瘫痪在床。听说年轻的时候她很漂亮。”还没有等王道德说自己的妻子,记者又接着问了:“听说那是你年轻时候从你好友那里抢过来的,而你的好友死于一场意外。”
王道德气不打一处来,平时游移的目光终于聚焦有了点怒火。老先生想起身走。记者赶忙笑着拉住王道德赔不是:“老先生理解理解吧!现在的人都爱看娱乐、八卦、花边新闻什么的。”老先生知道这个世道,也知道做记者的难处就忍了下来,但从此的回答便是“嗯”“啊”打不起精神。

后来,红沙市又有不少人传说。说什么歹徒没过几天就放了出来。那歹徒逢人便忙对人说倒了八辈子霉,抢了这么长时间,同道中人抢几十年都没事。在大街上看到猎物,只要被抢的人一看干不过就认了,街上的行人那就像流动的稻草。那一天,这歹徒放松警惕一个人就下手了,正得手,把那妇女的钱包攥在手里还没握热和,不知道是从哪个鬼地方传来一声:“抓小偷”,要平时就直接去揍那破坏好事的王八了。这时恰巧一辆警车路过,歹徒就拼命地跑,一个不长眼的老家伙佝偻着背都要入土了。看着看着就要撞散那老不死的了,可那老不死的眼都不抬,我一让,一下就撞旁边的电线杆子上,就不知道后来的事了。那老不死的,真活该撞死了他。现在倒好,说成被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抓住。还怎么在道上混啊?如果不到处解释。

王道德得了一套房子一个工作。见义勇为的事随了时间,因为有了新花边,大家也就渐渐忘了。平时,王道德按时去市委机关大院看门,回家就服侍自己的老婆。他的背现在却似乎越发地佝偻。在他脑海里的画面也越来越清晰。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伸出手来,似乎不是在喊救命,而是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

王道德五十年来就没有一天夜晚睡安宁过。前几年老伴瘫痪在床,几乎就成了植物人。这让他很难过,也仿佛让他终于解脱了。王道德终于不用去向自己的老婆解释那过去的一切。王道德尽责地照顾着妻子,洗脸檫背端屎端尿绝没什么怨言,这反倒让他觉得很踏实,心更轻盈。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抚摸着还带体温的木头一样的妻子,他就在想:“也许快了,他终于要来找我了。”几十年来,他也一直在问自己:“如果没看到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么?叫你装着没看到了。你不听!”王道德心里五十年来一直在想这事一直在纠结着。

如今老婆已经快成植物人了,而梦里模糊的人面目开始还原。那不就是他的朋友刘尾生么。王道德、刘尾生和现在自己的妻子三个人从小玩到大,一个小学上学,一个中学读书,还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而且最后更巧合地王道德和刘尾生还在红沙市同一个单位上班。那时候刘尾生和自己的妻子相好,他们从小到大都被人看成是天生的一对。王道德虽然那时候也喜欢当时的妻子,但他从来都是暗暗地喜欢,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娶到她,因为他们太相爱了。王道德从梦里惊醒,老脸泪水填满沟壑。王道德握着妻子的手,五十年前的一幕历历清晰。

2012年,一个夏天的下午,王道德和刘尾生一起从307研究所下班回家。他们走在曙光路与人民路交汇的地方,王道德停下来在曙光路的一个小报亭买一份报纸。刘尾生往人民路走去,突然又折回来,紧张兮兮的又很激动地说:“道德!我看见两个歹徒正在人民路上对一个妇女进行抢劫。我们去帮忙么?”王道德拉住矮自己一个头的刘尾生:“你不要命了?!你知道到底有几个歹徒?你知道待会街上的人会帮你么?你看这么多人谁看见了?谁喊了一声?”刘尾生:“可是我明明看见了!不帮我会良心过意不去。”王道德:“我可没看见。你也可以装着没看见,我认为你是在开玩笑。好了!尾生。别傻了。这世界!”刘尾生:“你到底帮不帮?我过去制伏歹徒了。看你来不来。”说完,刘尾生一缕烟就转过街角消失了。王道德大声喊已经来不及,但也没有立即追上去。他心想:“我又没看见抢劫!关我什么事?这刘尾生告诉我抢劫的事做什么?是他看到的,那就他自己良心不好过去!”王道德犹豫着,时间也这样一点一点过去,等他决定从曙光路转向人民路的时候。刘尾生已经倒在地上,双手抱着一个歹徒的腿,一边喊着:“抓小偷。”路上的行人如流水,他们要么只看着自己脚前的路,要么就没看这个方向,要么看着这个方向就只是像一个睁大眼睛的稻草人漂在水上。刘尾生朝王道德的方向期待着,当他们的目光交汇,另一个歹徒挡在了他们视线,而等障碍物消失,他们也就再无法用眼神交流了。被刘尾生抱住腿的歹徒用匕首狠狠地刺向尾生,边刺嘴里边骂:“倒八辈子霉了,遇到这该死的傻东西!”

刘尾生倒在血泊之中,歹徒扬长而去,王道德冲上去抱起自己的朋友,眼前已经一片模糊。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