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夸咱们的张大师

张五常先生的“粉丝”,一向推崇张先生的学问不是一般人能看得懂的。这是真的。我曾拜读过大师的几篇大作,对老先生身在海外能如此透彻地领悟党中央的精神,并能及时提出颇有见地的应对方案颇感惊诧,联系他的身分、经历,感觉百思不解,一头雾水。本人学识浅薄,更兼没有对“经世济民”的经济学有过系统刻苦的用功,所以一向只是看看秦晖、郎咸平、何清涟、金雁等人,对草芥民众倾注同情的,代表“落后生产力”的浅薄文章,而对学识高深,又兼“帝王师”的张导师、历以宁大师、张维迎大师等,那些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渊博学问,历来是敬而远之的。非我无心亲近圣贤,实在是无法窥视大师们的心肺也。

今从江迅先生文章《独家专访经济学家张五常》,拜读到大师吐自肺腑的侃谈,方才领会大师深邃的学识,崇高的精神。大师的话语,直指中国当前重大问题,其绝妙见解拨云见日,真是声声天籁、字字玑珠,闻之如听仙乐,读之口舌含香。大师英明,当空前绝后。

大师先给“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邓设计师打了个满分,称赞我们伟大的邓设计──他最钦佩邓的智慧。这种评价真是准确极了。

邓设计在宦海险涛中,三沉三浮。伟大领袖、英明领袖,都曾被他老人家玩于掌股之间。伟大领袖毛死后,他先乞英明领袖华国锋得以出山,后利用自己在中央的老关系,以及包括民运势力在内的民众力量,上下夹攻,三下五除二把“犯了错误”的英明领袖赶下了台。在清理“三种人”(文化大革命中的“打、砸、抢”分子)时,把年轻的异己分子清除掉;在老干部落实政策过程中,把自己的“铁哥们儿”拉进来;干部年轻化一上一下,满朝文武尽掌手中。邓设计一朝权在握,当然把令行。他在1979年,一面对外“自卫还击”,用战争手段在军队扬刀立威;一面对内抓捕“民运分子”,枪打威胁中共独裁的出头鸟。紧接着在1983年开展“严打”,震慑全国。1987年,他把为他出山和清除政敌出生入死的战友胡耀邦拉下马。1989年,他在对付要求民主的学生时,不惜血洗京城,终身囚禁自己的朋友赵紫阳。邓设计在政治上简洁明快的作风,只有少有的几个伟大领袖,如毛泽东、斯大林能与之媲美,就连“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曹操曹孟德先生,也是望尘莫及的。

邓设计在经济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更是英明伟大。王震先生只知道“还是把权力交给自己的孩子放心”,在把财富交给自己孩子的问题上,还没有上升到理论高度,可见技逊一筹。邓先生号召“两手都要硬”,真是英明之至,只有一手紧紧的抓住权力,另一只手才能放心的抓钱。有了权和钱,世上何敌不克?何坚不摧?在邓设计的理论指导下,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伟大业。现在0.4%的家庭,已经胜利的完成了70%的财富的积累,相信那一小撮的30%,在越战越勇的“先进生产力”们的努力下,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胜利的拿下来。

邓设计在全球共讨之的危难之际,在国际上,以金钱这种“最先进的文化开路”,先摆平亚、非诸国,再克东京、平巴黎、陷柏林……,一路上旗之所指,望风披靡。最后,最顽固的美利坚、英基利,也顶不住了,坚定英雄不起来了。在国内,邓大人把些许的残羹剩汁赐给那些所谓精英们,让他们咸与发财为党所用。至于被蒙蔽的群众,有政府、公检法和解放军教育引导,觉悟很快就得到了提高。

邓设计以非凡的智慧,高超的才能,在危如累卵的局势下,处乱不惊,取得独赢的辉煌战绩,其智慧和才能,世间无有出其右者。他自己打了60分,那是谦虚。张大师拨乱反正,还邓设计100分,是实事求是。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张大师识人解事的英明伟大。

张大师给朱青天也打100分,称赞他“市场开放做得最好”“市场大肆放宽”,这些“都是他任内的事”。真是准确极了。

深谙中国传统文化的朱青天,上台伊始就棋高一筹,先行瞒天过海、声东击西之术。他抬出100口棺材,“99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摆出与“先进生产力”们决战的架势,使“落后生产力”们欢欣鼓舞,稳定了情绪,为中国的改革大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随后,朱青天发起了“国企改革”、“住房改革”、“医疗改革”、“教育改革”等一系列攻坚战,把改革全面铺开,一步步走向深入。中国今天的改革成就,朱青天功莫大焉。朱青天退休后,虽然有极少的不懂事理者,讥讽他是“豆腐渣总理”,但上至“先进生产力”的权贵,下至“落后生产力”的草民,敬仰者有之,为他退休惋惜者有之。朱青天这席豪言壮语,得到举国赞赏,赢得如此台上退后名,可见其识见深浅。

朱青天一开始把学贯西东、见微识著,前知20年后知无数载,有着近70年丰富阅历的张大师都蒙了,可见其智慧确是非凡。张大师秉公评分,给朱青天如此高分确是公正,从这里也可看出大师慧眼。

大师对其他领导人尤其现任领导人打高分更是英明,试想在大师“见到的最好的制度”下,那些代表了一切的党的领导人,方针能有不正确的?决策能有不英明的?成绩能有不巨大的?没有这些好得方面,大师能舍弃家乡香港和美国的优厚条件,爱国爱到深圳来?

大师反对规定最低工资,反对福利经济,反对经济住房规定,真是太正确了。这些规定都是不利于中国改革大业,不利于“先进生产力”们尽快完成对剩余30%财富积累,尚待急需改革的方面。大师的思想真正代表了“先进生产力”,洞悉了中国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前瞻的思想见解。

大师认为中国的“贫富差距不仅没有扩大反而收缩了”,更显大师非凡的眼力。试想,中国财富向极少数人手中的集中,越来越呈加速趋势,除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这极少数人,其他绝大多数人,随着占有财富的日益减少,贫富差距必定日益“收缩”,等到极少数人完成对剩余的30%财富的集中,绝大多数人的贫富差距就没有了。

大师对西方的制度给以抨击,对中国的好制度给予赞许,尤其是对中国“有钱就能搞定”的这个好制度相关的高效率,给以高度评价,更见大师眼力。试想,如果没有这种与制度相应的高效率,中国的“国企改革”、“住房改革”、“医疗改革”、“教育改革”等,那能如此迅速顺利的完成?象国家大剧院、三峡工程、南水北调、青藏铁路,这样举世惊诧的工程,那能说上就上?艳丽多姿的形象工程,那能在全国遍地开花?鲁能收购这样的人间奇迹,又怎能在于无声处完成?更不用说譬如为维护稳定平息“反革命暴乱”,取缔“法轮功”等果断英明的决定。

张大师一个香港人,70多岁了,不远万里,从大洋彼岸的美国跑到中国。一个局外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的改革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高尚的精神。他在遭人误解攻击的情况下,坚持真理;他在学通中西、有着70年沧桑经历,一切洞明于心的情况下,坚持真理。他这种虽13亿减150万人(即中国那0.4%的家庭)吾往矣的精神,更是令人钦佩、令人赞叹。

张大师如此高风亮节,又如此赞赏支持中国的好制度,我们衷心的希望大师带领您的全家加入到中国这个如此美好的国度,让我们一起享受这种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不然,我们生活在如此幸福美满的人间天堂,而大师和您的全家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让我们心中不平难安。

张大师与李敖等生活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度,对资本主义的罪恶有着深刻地认识。通过你们对资本主义的无情揭露,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由衷赞美,使我们更加认识到中国制度的美好,并对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们已经把万岁送给了使我们生活在幸福中的党和伟大领袖们了,只好把千岁这个稍差一点的名号送给您以及李敖等中国人的好朋友了。

张五常大师千岁!千岁!千千岁!

(2007-03-13凌晨5时)

民主论坛 2007-03-1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