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巴黎】各种恶势力都善于利用文明的善良宽容,而自由主义文明在面对宗教恐怖主义的时候,也有纵容绥靖之嫌。由于道德资源不足,自由主义虽能导善制恶,但文化、法律及军事各方面力度都有所不足。比如对宗教恐怖主义势力,批判不能严厉,法律不能严峻(甚至主张废死),军事打击不够积极及时。

【宗教】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双峰并峙,各有范围。批判的武器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不会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对于各种宗教,人们有信仰的自由,也有不信和批判的自由。对于批判者,宗教势力可以反批判,但绝不允许施加暴力,不允许开展武器的批判。另外,任何宗教不允许破坏政教分离原则。

【看世界】或说欧洲的噩梦开始了,我说更是宗教恐怖主义势力噩梦的开始。中西文明都不是好欺负的,自由主义文明的纵容绥靖也是有限度的。面对如此猖狂凶恶的挑衅和血腥暴力的攻击,面对宗恐势力持之以恒的超限战,美国和西方的耐心有可能很快丧失,从绥靖变成狠厉。宗恐势力待付的代价将异常沉重。

【看世界】@杨锦麟说:“法國遭遇的恐怖襲擊,再度證明暴恐份子是全人類的敵人,他們並沒有任何最起碼的宗教信仰!”这是为宗恐洗地,实质上构成了双重侮辱,既侮辱了读者的智商,又侮辱了宗恐分子。它们为了信仰不惜对无辜平民大开杀戒,草菅人命也草菅自己。居然被杨锦麟说成沒有任何宗教信仰?

【看世界】对于宗教恐怖主义,法律惩罚、武力打击只是斩草,文化清算和宗教改革才能除根。对于伊斯兰教义中的不良成分,各国政界文化界有必要予以严正的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督促该教反思教义,反思历史,放弃政教合一的反动追求,消解暴力恐怖的反常冲动,尊重生命,融入文明。

【看世界】宗教的品质,取决于教义的品质和信徒群体的品质。三者一高俱荣,一劣俱劣。一种宗教,如果信徒中出现大量暴恐分子,其信仰必严重不正不良,其教义必存在重大错误。很难想象,佛教道教会孕育暴恐集团;很难想象,正教信徒会开展针对平民的暴恐活动。

2015-11-14余东海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