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妹:

6月28日出狱至今还不到10天,每天忙着看病和购物,开始新的生活。今天是周日没去医院,坐在家里看你写的《国家公敌》(中译版)。边看边按你文中的顺序写下附后的“随笔”。九年身陷囹圄,所获信息有限,思路狭窄。(在狱中我即是以“井蛙居主”笔名与其他难友交流的。)但因《国家公敌》一文是你写的,又是写的我,因此有感还是想说,仅为“一家之言”,供参考。

○我的所谓“罪行”是参与组建一个反对党——中国民主党(CDP)。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我们不是第一次去冲击组党这个禁区,但确是第一次完全公开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组党活动,20几个省先后成立党的分支组织,但还未成立全国统一的中央领导机构即遭严厉镇压。

○刚入监时,监狱警察告之,如问到你的姓名时,要大声回答“我是罪犯×××,犯×××罪。”我拒绝这种有损人的尊严的作法。警察回答:“你可以除外”。监狱里殴打犯人非法使用警具的事时有发生,但警方对我是很客气的,犯人们亦是如此。他们都明白,我们不是一般的犯人。

○《哈维尔文集》能送进监狱实在是因为检查警官的无知。而我们一下就接受了哈维尔关于“后极权时代”的概念。讨论当代中国——后极权时代的起始时间,本质特征,主要矛盾,与“极权时代”的区别变化,向民主社会转型的原则和路线图都成了我与某些难友交流的热点。

○是的,大多数国人不知道我们的奋斗,这正是中共当局的主要策略。知道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逐渐“被世人遗忘”。这不是我们的可悲,是中国政治的可悲。遗忘受苦难的人,那么苦难就可能降临在更多人身上。

○因为“六四”,我三次写申请书要求退出中国共产党,终被批准。对共产党和毛泽东的认识进入了完全新的阶段。

○像出租车司机那样,很有些人在劝我:唯有以暴制暴才有成效。不!面对着崇拜暴力,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维持政权的执政党,我们一贯的原则是:和平、非暴力、理性、公开、合法地活动。我们对执政党明确的政治态度是四个字:“承认批评”。承认其现实中执政地位,但批评其把自己的执政地位神圣化、永久化的专制作法。我们针对的是游戏规则,而不是游戏人。我们的政治主张可以浓缩成一句最通俗的话就是:“老百姓选谁谁干”。共产党是:选不选也永远是我干。这是游戏规则之争。

○文中讲“不知是因为无比的勇敢还是出于天真,民主党人决定公开地做一切事情……”。当其勇敢达到“无比”的极至时和“天真”还真相似了。反过来说,当一个成年人还有赤子之心般的“天真”时,他才能把英勇发挥到“无比”的层次。我们公开建党是鸡蛋碰石头,但不是“狂妄和愚昧”,而是有目的,有预见,有意义的一次冲锋。是以身试法。宪法不是有“结社”自由的条款吗?中国政府不是刚刚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吗?(1998年我们建党前签署的),放着权利在那,13亿人没有一个人敢去试着用用,不正让执政者自我吹嘘:自己是最民主的党,最民主的国家,最民主的时期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揭露执政党的虚伪性欺骗性,少数异议人士一次次冲锋其试金石的意义即在这里。

○没有拜读过李泽厚、刘再复二先生的大作。但我始终认为共产党正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一股最激进思潮的代表。(当然,中共最大错误不在手段的激进,而是指导思想和目标错了),靠激进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而在共产党建国几十年后,在全世界人权浪潮中,中国国民奋起要求自由民主能定位于“激进”吗?没有人认为民主可以“一蹴而就”。现在焦点问题不是民主进程“速度之争”,而是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民主模式的“目标之争”。目标正确,慢点又何妨?目标不正确,讲民主就是欺骗!

○文中讲“至于‘民主’倒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会对这种问题有多少关注”。无独有偶,在我出狱前一个月,市、区、街道派出所三级警方联合去监狱“看望”我。他们就讲到: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不是你们爱讲的自由民主(大意)。真是这样吗?真正的民意国情是什么?谁在体察民意方面最有洞察力呢?是的,这是一个消费的、娱乐的、经济为重的时代,但工人、农民工、农民、知识分子、私企投资家也都在维权。一党专制与广大国民的维权活动是当代中国的主要矛盾。维权又分维护人身权利、经济社会权利、政治权利三个层次,而政治权利是对前两个权利的保障。我会努力去认识与世隔绝九年后的中国社会,去了解各阶层国民对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利是不懂得维还是不想维还是不敢维?对有人站出来进行政治维权是无所谓还是冷潮热讽还是其他什么态度?换句话说,我们要回答:持不同异议人士是盲目的超前者,还是直击执政党“命门”的头脑最清醒的,斗争最勇敢的“先锋”?是“在新时代迷失”的人,还是大潮前沿的弄潮儿?是“世界早已风云变幻弃他而去”,还是世界正随“他”而跟进?

○让人恐惧是专制者维持统治的不二法门。是的,我们具有很多人性的弱点,但我们突破了一个人性的弱点,就是恐惧,就是不敢坐牢。试着想想,如果一万人中有一人不恐惧,敢于公开维护自己组党的权利,那执政者能把13万公开组党的人都投进监狱吗?当不敢把这13万人投入监狱之时,就是几百万、几千万人站出来之日,就是翻开中国新历史之日!我爱讲,我(或者我们)是三流知识,二流见识,一流的人格力量。我们非常理解批评我们“傻瓜”“荒唐”“头脑简单”的议论,但我们还是希望用自己的牺牲让更多的人更勇敢些。

○讲得好:“事实上,他们之所以无牙无力是因为他们的对手太强大”。我们太清楚自己的对手了。我们知道没有正确的策略就没有成功,但正确的策略是在一系列试错的过程中才能产生的;我们知道不能保护自己就不能进攻,但保护自己并不是永远高于进攻;我们知道很多时候妥协比进攻还重要,但对手根本不把你当成对手时,你的妥协又有多大的空间?所以妥协往往在进攻之后最有效;我们知道渐变式的改良是那样的重要,但我们仍在为可能的突变做准备;我们知道创造历史是“社会运动”,但社会运动是多元的合力而成,“孤胆英雄”和“精英”都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知道对手是多么的强大,但再强大也要有人出来说话,13亿人没有一个“政治犯”那才是这个有几千年历史、有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之悲哀;我们知道自己作用的有限与渺小,但哪一个角色不要有人去扮演?就让我们去扮演那个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的角色吧!我们知道并欣赏“打擦边球”的艺术,并给予那些打擦边球的人极高的评价(我每次见到打擦边球的文章总会会心的一笑,心情开朗之极),但善打“擦边球”者总不会去嘲笑用自己的牺牲度量出“球台尺寸”,甚至扩大了“球台尺寸”的人吧;我们知道就自己个人政治前途而言,那永远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请不要用自己“利己”之心来度别人还有“利他”之腹,中国历史从来不缺少铮铮铁骨为民为国牺牲者!

○讲“他们代表着一极”,是这样的,但我认为“他们”没有“冰冻”,他们时时关注着时代的每一个变化。他们时时与广大老百姓同呼吸而不断测试着民意“温度”的上升。他们努力向一切有见识、有不同实践的人去学习。他们愿意和任何人(包括一个普通警察)去交流,愿意不断地反省检讨自己的言行,做事先做人,治世要修身,请多了解众多的异议人士吧!

○连续三个小时一口气看完《国家公敌》,也草就了这篇灯下随笔。可能是“血浓于水”吧,我深深地被你的兄妹深情,你的客观因此更准确的白描叙说和大胆又准确的不时“点睛”因而深刻的理念而感动。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些他们不了解而统治者又力图“”掩盖“的事情,正是此文非同一般的作用。请接受哥哥这最后的感谢吧!

夏安 哥哥建国 08年7月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