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与万里、赵紫阳一样,都是那个时代值得称道的政治家。在耀邦百年诞辰之日之际,太多人撰文缅怀耀邦先生,而且,耀邦先生的生平事迹、政治情操和历史贡献可谓举世皆知,这里就不锦上添花,而想谈谈万里、Z阳先生当年有意无意中成就的一段历史“辉煌”。

听到老李同志想在胡耀邦诞辰100周年之际撰文纪念八十年代几位值得称道的政治家,朋友老王便笑:“老李,还是明君情结,好人政治那一套啊”。

听了老王的话,不禁一阵脸红:因为年轻时很长一段时间里,咱不但对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还有包青天、海瑞同志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伟大领袖、全国各族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世界革命人民的导师更是顶礼膜拜:会背一百多条“最高指示”,会唱一百多首“语录歌”。那一年,伟大领袖兼导师没等人类解放就到马克思那里报到去了,追悼会上,年方十五六岁的小李看大队吴支书一把鼻涕一把泪边哭边喊:“M主席啊,您逝世了,我们贫下中农今后怎么办?……”不禁一阵惶惶、一阵困惑、一阵迷茫……

为何一阵惶惶、一阵困惑、一阵迷茫?林副统帅说:“毛主席这样的天才世界上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天纵英才的伟大领袖,二十六七年间举国却一直处于“暂时性困难”之中。如今他老人家去了,要等上几百年、几千年才会有如此伟大的天才领袖出现,怎能不让人惶惶、困惑、迷茫?吴支书怎能不哭着喊:“我们贫下中农今日怎么办?”

在伟大领袖英明领导的二十六七年中,“暂时性困难”太多。其中最大的“暂时性困难”,就是一直没能解决饿肚子这个天大难题——老李同志从懂事开始,就常常为饿肚子而犯愁:那时,村里人都遵照伟大领袖关于“闲时吃稀,忙时吃干。平时半稀半干。杂以番薯青菜之类”的教导,只有到了大年三十晚上,才能美美地吃上一顿白米饭,吃上鸡肉和猪肉。

MZXYL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因饿肚子而犯愁的,只是咱们村里和邻近村镇的贫下中农——因为那时报纸每年都这样说:“在×和×××的英明领导下,我国又迎来一个伟大的丰收年”。若干年后,不用躺在被窝里偷听敌台了,才知道全县、全省和全国的贫下中农都为吃不饱肚子而犯愁。城里人呢?每月有二十七斤大米(工人多一些),每月有限量的、份额极少的猪肉、油、白糖等食品供应,比农村当然好些,但也只是勉强可以吃饱肚子罢了。

说伟大领袖英明领导的二十六七年一直没能解决举国贫下中农饿肚子的问题,绝非造谣——伟大领袖最铁杆的粉丝孔`庆东先生曾无比自豪地告诉过大家:“毛泽东时代解决了我们不挨打的问题,邓小平时代解决了我们不挨饿的问题”(详见 http://www.szhgh.com/html/97/n-10397.html)。

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次的伟大领袖也未能解决“不挨饿”的问题。所以,从当时的报纸中得知:伟大领袖逝世那年不但咱村里的吴支书哭得眼泪一行鼻涕一行,举国不少革命群众和干部同样如此;不但小李感到惶惶、困惑、迷茫,无数国人也同样惶惶、困惑、迷茫……

国人的惶惶、困惑、迷茫并非杞人忧天:华主席虽然也号称“英明领袖”,然而两三年的“抓纲治国”也没解决“不挨饿”的问题。于是,不少人又唱起“北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M主席”那首歌来,叹息他老人家为何不活到万岁才去见卡尔同志……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令人万分惊叹的事发生了:小岗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经验向全国推广后,三十年没有解决的“不挨饿”的问题,一年便解决了。先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安徽、四川,甚至流传开了“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的民谚。

听到“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Z阳”的“民谚”,万里、赵紫阳据说都很羞愧。说自己作为一省父母官,看到弄了二十多年的大锅饭实在不行了,于是对治下农民偷偷地搞“单干”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态度。看到“单干”这一老祖宗搞了几千年的办法果真管用,于是顶着压力,冒着再次丢乌纱帽的风险将“单干”美其名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省推广。随之取得“辉煌”成果。所以,自己所做的,无非将束缚农民二十多年的手脚解开而已。这,有啥好值得歌功颂德的呢?

万里、赵紫阳那时自己也可能没意识到,不具“伟大领袖”天赋的自己,竟成就了一段历史“辉煌”。

之所以在“辉煌”两字打上双引号,是因为这个“辉煌”实在令人羞愧——解开农民手上的束缚,恢复传统的农民自耕自食的生产方式,饿了二三十年肚子的农民终于又可以吃饱饭,这怎能说是“辉煌”呢?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解开农民手上的束缚,却需要极大的勇气,在长达二十六七年的时间里,“单干”是一个极大的罪名——破坏社会主义集体化制度!

伟大领袖二十六七年未解决“挨饿”问题,不具“伟大领袖”秉赋的万里、赵紫阳却有意无意中成就了“辉煌”,或许可以说明这样一个问题:打天下与治天下是两个绝然不同的“技术活”。一个国家面临外族入侵、国家处于生死存亡之时,才需要一个雄才大略、号令天下的伟大领袖;和平时期需要的,却是务实、理性,有一定政治远见、政治才干的政治家。这就难怪二战刚打完,英国人民便立马将赢得世界名誉的伟大统帅、伟大领袖邱吉尔撵了下去。邱吉尔同志开始心里极是不爽,然而稍后一想,便说出了一句伟大至理名言:“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一个伟大民族的标志!”

有一次读《华盛顿传》,曾数次叹息:当初革命成功后毛主席要是能学华盛顿同志,该是一宗令千秋万代传颂的美谈。不过后来一想,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左派幼稚病”是多么可爱:刘邦、朱元璋一类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革命之目的,岂能与项羽、华盛顿一类资产阶级革命家革命之目的相提并论?……

回归本文主旨:和平时期无须超天才的伟大领袖,而需要务实、理性,有一定政治远见、政治才干的政治家。而在历史转折关头,却需要像耀邦、万里、紫阳一样能摒弃小集团利益,“以百姓心为心”,勇于顺应潮流、积极顺势而为,并具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精神的政治家。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